什么是爱情?苏霍姆林斯基说:“它高于上帝,是人类永恒的美和力量。”那么,在这个浮躁自我、充满诱惑、对精神世界的追求已是似有似无、虚幻飘渺的物质社会里,我们该怎样谈论爱情,又是否会坚守爱情呢?

看罢《云水谣》,感动不已,唏嘘不已。一部跨越时空的爱情传奇,一幅浓墨重彩的爱情画卷,通过导演的精心诠释,演员的精彩演绎,带着凝重的历史叹息,久久地撞击着我的心灵。

陈秋水和王碧云,相逢于青涩年华。一个是家境败落的穷学生,一个是出身富裕的大小姐;一个是追求理想、以鲁迅先生为榜样的叛逆者;一个是纯真善良、只想与爱人厮守一生的美丽女孩。他们的一见钟情始于狭窄楼道里的擦肩而过,在母亲疑虑的目光里,在乡间如画的风景中,在夜晚朦胧的灯影下,爱情之花在慢慢绽放。可惜那是一个急遽动荡的时代,政治的迫害使他们仓促的分离,他悲伤的说:我身上什么也没有。她哭泣着揪下了他的一个衣扣。

谁想码头一别,竟成人世永诀。

从此她半生寻找,一生等待。那一幅肖像,一粒纽扣,伴随她走过六十年的悠悠岁月,美人如玉早已换做鹤发苍颜。“你一定要等着我啊!”这是临别时她对他的叮嘱,也成了他对她的承诺。陈秋水变成了徐秋云,那是母亲的姓氏,自己和恋人名字的组合,那是他一生的牵挂啊!在炮火纷飞的朝鲜战场,在寂寞艰卓的高原雪域,他苦苦寻觅,默默等待。最后,终于还是结婚了。是爱情的背叛吗?婚礼上那含泪的眼、那落泪的脸,那泪与泪交融的吻,诉说着多少不可言传的心绪。

王金娣,对陈秋水也是一见钟情吧!在战壕里,她望他清晰地说:“我爱你。”为了这份爱,她千里追随,不惜把自己的名字改成王碧云,她从来没想过在秋水心里抹去什么。她说:姐姐,是我叫他不要等你了,如果他这辈子见不到你,下辈子,我一定陪他去找你。

是什么使相爱的人分开?是什么隔开了生者与死者?陈秋水,王金娣,鲜活的生命定格于雪崩的瞬间,王碧云,在等待中衰老了红颜。他们似乎都是不幸的,都没有在生活中得到自己想要的爱情。他们又似乎都是完满的,执著坚守于心中的爱情,无论生与死,都应该是了无遗憾吧?

《云水谣》是一部成功的电影,感人的情节,精美的画面,动听的音乐,但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几位演员的精彩演绎。

徐若萱从少女演到中年,18岁时少女的单纯娇羞,还是人到中年时的焦灼凄苦,都真切感人;而李冰冰则成功地演绎出王金娣义无返顾的青春气息和对爱情一往不悔的执着追索,灵动、明亮而热烈。

相对于两位美丽女子的鲜明个性,陈秋水显得有些沉默,甚至有点被动。但他是整部影片的灵魂,相对于以往的《鸳鸯蝴蝶》和《理发师》,陈秋水从学生到军医,从台湾到西藏的人生和情感经历有更大的差异变化,陈坤准确地把握到人物年龄和思想的跨度,少年时的骄傲与自信、青年时的无奈与坚定以及中年时的悲情与深邃,在他看似平凡的演绎中细腻真实地透露了人物内心情感的涌动与波澜,他的表演是立体的,多维的,使你在不觉中沉醉深思。

如果说素雅的王碧云如一片白色的微云,那么跳跃的王金娣就是晨曦中火红的烟霞,而陈秋水更像一际深蓝的海,坚定幽深。他们共同交织成一幅浓墨重彩的爱情画卷,似梦似幻,令人动容。

《云水谣》里的爱情,真的像神话。然而透过爱情,透过坚守,我看到的是却一种信念,一份信仰。虽然我也说不清这信念和信仰到底是什么。在忙碌而又平凡的生活中,某些时候,某些瞬间,常常感到空虚,感到迷惘。我知道,那是因为在我的心灵中缺点东西。

《云水谣》,仿佛告诉我许多,又仿佛什么也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