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规划局》,一个绝好的创意,但编剧和导演的功力所限,可惜最终流于平庸,只能归为一部出色的科幻片,但离经典尚有距离。

时间是什么?在爱因斯坦之前,这个最平常的事物却最难以定义,它是事物发展的度量单位,是时空的第四维。

在影片的未来世界中,所有人类的自然寿命被人为的限制在25岁,当手臂上的绿色时钟倒计时为零时,生命即戛然而止。但是人们可以通过工作获得报酬——时间,同时又是生命。这里有几个基本设定:1,时间成为通行于世的唯一货币,可以流通,消费。时间规划局等同于警察监狱等国家机器,维持社会基本秩序2,自然人之间可以通过手臂上时钟的接触来完成时间的转移。3,时间可以像信息一样存入硬盘,进入银行。4,所有自然人生来即不平等,他们生活在不同时区,少数富豪拥有大把时间,以至于要雇用大量保镖保证自身安全,穷人为了维持每一天的生命奔波忙碌,死亡仍如影随形。这是对现实世界的真实映射,但又将阶级矛盾的根源极端简单化。现实世界中,时间不等同于金钱,因为在现实中,金钱不能买来生命。而在电影里,富人接近永生,他们行事缓慢而优雅,但处境又十分危险而尴尬,因为只要另一个人的手臂与之接触,只要其中任一方有索取或给予的意愿,生命就将不可遏止的流走。

我不想过多的讨论这几点设定的逻辑和理性,完美如阿西莫夫的“机器人三大定律”(可参考《机械公敌》),其自身也包含矛盾与谬误。正是以上这几个设定为影片故事的展开奠定基础。男猪脚小贾同志,极品帅哥一枚,引无数女影迷竞折腰,他出身贫民窟,愤世嫉俗而富于正义感,无意中救了一名看破红尘的时间达人,后者讲述了永生的空虚和贫富分化的根源后自杀,留下遗言“别浪费偶的时间”,将自己的1000年生命无偿赠与小贾。小贾暴富后,却在最后时刻无法挽救年轻的母亲(影片中的人年龄都在25岁上下,确实有些别扭)。于是抱着“偷回被别人偷走的东西是合理的”这一信念,花费巨资闯入富人区,展开“劫富济贫”大业。其实死去的神秘有钱人已经将社会分配不均的原因揭示的很明确了——资源的先天性不合理分配,富人是规则的制定者,体制的守护人,资源的控制者,他们可以通过提高贷款利率和物价水平来收回分配到劳苦大众手中越来越高的工资,这即是剥削的本质。这一点不仅让我想起了老美的“占领华尔街”行动,这可能是秉承了甘地的“非暴力不合作”精神,运用理性的合法的(在外国)手段来宣泄对社会体制不公之愤慨的现实表现。老马的理论无情的撕下了笼罩在资本家和上层社会精英人物脸上温情脉脉的面纱,将之归为赤裸裸的剥削。在不同意识形态下,人们(不说“人民”)的仇富心理是可以理解的,只不过表达形式不同而已。放到咱们这,可能某些富人的一些行为过于嚣张和专横,加上国人一贯的粗暴解决问题表达情绪的光荣传统,导致了新闻中、网络上层出不穷的匪夷所思事件,多次侧目之后,见惯不怪了。

再说女猪脚,哎,难怪很多男影迷口水流一地,阿曼达妹子真不是盖的,细腰丰胸黑丝大长腿,加上一对水汪汪慑人心魄的勾魂大眼睛,绝对一称职满分大花瓶。大眼妹在小贾同志爱情的感召下,心甘情愿的被其革命理念所俘获,一同走上了“雌雄大盗”的美好新生活,抢劫银行后便是敲诈自己的富豪父亲。在这里,我的仇富心理再一次发作了,她的富豪老爸怎么看怎么别扭,就是一彻头彻尾的大反派,哪像有些女影迷说的“从中世纪穿越过来的贵族”啊,他坚决不肯支付那1000的时间赎金,导致和女儿的彻底决裂。在被女儿和准女婿抢走1百万年的资金储备后,他有了一瞬间的惊慌,但随即说:你们只能制造一时的混乱,但改变不了这个体制。很不幸,他是对的。

作为一个学经济的,我知道经济其实研究的是社会资源的合理分配,合理的标准是效用最大化,经济人假设驱使每个自然人无休止的追逐利益的最大化,贫富阶层的对立是客观存在的。影片主题流于表面的原因正是如此:男女猪脚没有意识到,或者无力改变整个社会的分配制度,只能将矛头对准银行,采用犯罪的手段来满足穷人的一时之需。时间规划局的工作人员及其职能也显得较为尴尬,他们出身贫民,靠着几十年的辛勤工作打入“好的”时区,但同时靠着微薄的薪水维持生活,不时担心手臂上跳动着的绿色追魂令。当1百万的巨额时间注入社会后,时间规划局整个机构一时间土崩瓦解。我想现实世界的金融体系应该比这个坚实许多,但背后也隐藏着巨大的危机。

影片的某些方面还是很深刻的讨论了哲学命题,比如为何将生命倒计时的开始设定为25岁,这是人生中生机蓬勃的清晨,“年轻”的最理想状态。但是心智却在不可避免的老去,永生是令人无限向往的,但,它又是一个深邃的黑洞,空虚而可怕。

影片的配乐,迷离而梦幻,适时而发,恰到好处,可我在网上遍寻不着,很遗憾。我准备再看一边,还有更多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