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转行的都转了,没转的也在准备转——幼教毕业生去哪儿了?

“能转行的都转了,没转行的也在准备转行。”一位民办幼儿园的老师刘燕(化名)这样来描述幼教专业同学的“职业规划”。

幼儿教育,作为一个人教育与发展的重要而特殊的阶段,孩子的许多重要能力、个性品质在这个时期基本成型,因此近年来越来越受到社会的重视。然而,作为孩子教育“起跑线”上的“护航者”,幼教专业毕业生们却面临着一个极为尴尬、困惑的就业环境。

“现在幼师专业毕业的学生主要走向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高端幼儿园,主要是在一些大城市。在中小城市的毕业生,往往不愿意留在幼儿园,大都转行从事和专业不对口的工作。”湖南湘潭蓓蕾幼教中心园长宋羿说。

“幼师干的活很辛苦,可是收入、地位非常低。”湖南湘潭蓓蕾幼教中心园长宋羿介绍,以湘潭为例,幼师的工作时长大概是每天十到十二个小时。公办幼儿园的主教老师每月工资为3000元左右,社保、医保一应俱全。而民办幼儿园的主教老师,基本工资大概就是1400元到1800元,福利和保障不全。

“公办园的老师能干一辈子,民办园的呆不了几年就转行,能进公办园的人毕竟是少数。现在我的同学百分之八十都换了工作。”刘燕说。

湘潭某超市金器柜台的售货员姚娜(化名),是幼师专业毕业的学生,她曾在民办幼儿园工作过一个学期。“很累,工资少得可怜。所以我宁愿在超市站柜台,也不愿意当幼师了。”姚娜告诉记者,销售金器的底薪是1600元,此外还有各类提成和福利,加起来每个月至少能拿到3000元,工资比在幼儿园“多得多”。

有着类似选择的幼教专业毕业生并不在少数。湖南省国培专家、幼教专家李南介绍,湘潭某学校里幼师专业的学生,一届四个班不到200人,三分之二的人不会当幼师。“去年的毕业生中,70多个人选择到广东等地的高尔夫球场去当球童,还有很多转行去做迎宾、销售。”

宋羿向记者介绍,事实上幼儿园在招聘师资时,很希望招幼师专业的学生,每年都会去相关学校定点招生。“可是一方面需求量有限,另一方面,学生也不大愿意来。就算招进来了,能不能做长久也是个问题。”

“留在本行业的很多人都是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而选择在幼儿园‘过渡’。因为流动性非常大,很多民办幼儿园的师资力量不稳定,每学期几乎都是新面孔,教学质量也难以保证。”李南说。

即使是一直坚持留在幼教岗位上的毕业生,也多对职业前景充满着困惑。“幼师岗位没有全国统一的资质、水平认证。用人单位也缺乏为高能力员工涨薪的动力。虽然多年来经验、能力都有了积累,可是薪酬却一直停滞不前。”在幼教机构具有多年工作经验的幼师刘阳告诉记者,“尽管对孩子有着天生的喜爱,却也觉得这份职业让我越来越灰心。我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希望国家更加重视学前教育,加大投入力度,不仅要保障公办幼儿园教师,也要兼顾民办幼儿园员工的各项福利待遇。”宋羿说。李南则建议,还应提高幼师的社会地位,使从事学前教育的老师得到社会的尊重,让幼师成为一份有光彩的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