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空育种又称航空育种,是利用太空的空间环境使种子发生遗传性突变。种子到太空“旅游”之后,种植出来的植物与地面种子有何差别?本周起,全国范围内部分中小学将通过对比种植、专家辅导的方式,自己揭开太空种子的秘密。

宇番1号番茄、烟航优3号黄瓜、太空红皮南瓜……普通种子许多人都种过,太空种子你又种过没呢?种子在太空“旅行”后返回地面,种出来的植物与普通植物有何差别,食用安全吗?

记者从广东省青少年科技中心获悉,本周开始,全国范围内的一些中小学将开始试种“太空种子”,在实践中体验科学过程,广东共有20多所学校、科技单位分得“太空种子”。

共提供6种太空种子

太空育种又称航空育种,是利用太空的空间环境使种子发生遗传性突变。高空飞行环境所具备的多种特征,包括微重力、没有昼夜变化、重离子辐射、弱磁力、超真空等等,使得种子更容易获得在地面难以达到的基因突变。

“太空种子种植”是2014年青少年科学调查体验活动的拓展活动,同时也是2014年全国青少年载人航天科普系列活动的其中一项。本次种植的种子由中国航天科技集团航天育种研究中心提供,共有6个品种,包括:烟航优3号黄瓜、宇椒1号甜椒、深农1号尖椒、宇番1号番茄、宇番2号番茄、太空红皮南瓜。

小学生集体对比种植

记者从广东省青少年科技中心获悉,广东省共有20多家学校、科技单位获得“太空种子”。

广州市黄埔区荔园小学昨天组织了“农业科普教育活动启动仪式”,邀请两位来自广州市农科院的专家讲解植物种植知识,以及太空种子的育种。荔园小学本次分到6个品种共80颗太空种子,当中的“太空红皮南瓜”由于派发数量少显得尤为“珍贵”。该校科技老师林琼表示,学校将组织2年级一个班的学生集体种植。广东实验中学本次共分到5个品种的太空种子,生物老师黎慧表示,来自初一、初二两个课外小组共50名同学将参加种植活动。

据了解,“太空种子”返回地面后,种植方式并无特别,对光、土、水、肥等方面也没有特殊要求:因为只有在与地面种子享受同等栽培条件时,才能筛选比对出“太空种子”的变异情况。

专家解疑:

“太空种子”变异方向难预测

“太空种子”在生长过程中可能出现哪些情况?种出来的作物食用安全吗?记者采访了广东省农业科学院作物研究所副主任、研究员周桂元。周桂元团队从2003年开始培育“太空花生”,他们培育的品种“航花2号”在2012年时成为我国第一个获得品种审定的“太空花生”。

周桂元解释,太空环境对种子所造成的变异结果是不可测的,而且大部分变异并非人类所需要。除了个别可能会成为“巨种”外,有的可能会变矮、变小,或者死亡。以广东省农科院的“太空花生”为例,2003年、2004年分别有8粒、20粒种子搭载返回式卫星遨游太空,返回地面种植后,大部分都死亡,还有个别是白化苗。到了2005年,一共送了1000颗种子上天,最后才得出2个有益品种,成功率不到千分之三。

“有益品种指的是产量、品种、抗病性等方面都符合生产需要的品种。比如‘航花2号’,产量比汕油523(一个花生品种)增产10%以上,而且抗病性更高。”

“太空种子要经过多代培育才能得到符合需要且食用安全的品种。比如我们培育‘航花2号’‘航花3号’,从开始培育到获得省级、国家的品种审定,最快的也经过了8年时间。当中一共经过了10多代的培育和筛选,还包括广东省区域实验、国家南方片花生区域实验等多项实验。只有经过品种审定的‘太空种子’,才有资格推向市场。”

据了解,中国从1987年开始研究“太空育种”,目前我国利用航天技术培育的农作物新品种总数达到110个。

太空育种争议多

不可能大量培育

太空育种有可能大面积推广吗?周桂元坦承,“太空育种”即使在科学界也有不少争议。主要问题有两个,一是受到条件的限制,不可能大量培育。“在花生育种方面,广东省农科院这么多年来也只是送过三批花生种子上天,因为我们不可能自己利用航天器材将种子送上去。”另一个问题是,市面上常常有类似“太空番茄”“太空青椒”一类的宣传,但是否太空育种,根本没有科学手段可以进行判断。

周桂元认为,太空育种是将作物进行诱导变异的一种方式,太空可以提供复杂的、地面上难以完全模拟的辐射环境。但受到条件限制,“太空育种”只是常规育种的一种辅助手段。研究人员一般会挑选最好的但又有一些缺陷的品种进行试验。这些缺陷在地面育种过程中暂时无法改善,因此尝试将其送往太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