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至4月21日,2014年全国共有9省市调整了最低工资标准,月最低工资平均增幅约13%。

这是《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各地陆续披露的信息基础上作出的初步统计。据了解,人社部将在近期公布这方面更详细的信息。

统计结果显示,今年已有重庆、陕西、深圳、山东、北京、上海、天津、山西、甘肃等9省市调整了最低工资标准。从绝对数上来看,全国月最低工资标准和小时最低工资标准最高的均为上海,分别达到1820元和17元。其余三个直辖市中,北京市为每小时不低于8.97元、每月不低于1560元;天津为每小时不低于16.8元、每月不低于1680元;重庆最低,为每小时不低于12.5元、每月不低于1250元。

从调增幅度看,今年最低工资涨幅收窄迹象比较明显。上述9省市最低工资平均调增幅度约13%,为近年来最低。2011年全国有24个省份调整了最低工资标准,平均增幅达22%;2012年有25个省份调整最低工资标准,平均增幅下滑至20.2%;到2013年,全国有27个地区调整了最低工资标准,平均调增幅度仅为17%。

但值得注意的是,与涨薪同时出现的,是企业持续攀升的招聘需求。前程无忧近日发布“2014年第二季度雇主招聘意愿调查报告”,在调查企业中,所有职位薪酬增长超过5%的雇主占30 .5%,一年前这一调查结果为51.4%。不过,88.6%的受访雇主表示将在今年第二季度招聘比去年同期更多的雇员,高于今年第一季度的调查结果。

《经济参考报》记者近日走访劳务市场发现,最低工资的提高在为劳动者提供保障的同时,也使得企业工资支出压力上升,并进一步加大了企业经营难度。

在上海宝山区的一场招聘会上,上海石洞口冶金设备修造有限公司打算招15名焊工、10名车工和10名生产线操作工,焊工、车工月工资在3500元到4000元,与去年年初相比已有一成以上涨幅,但招工依然不容易。

“看似最低工资线没有意义,但实际上一旦调整对企业影响还是很大。”上海一家从事电子配件生产的公司经理蒋远林告诉记者,目前劳动者期望收入和实际收入都要高于当地的最低工资标准,但由于最低工资与企业多项其他用工成本直接挂钩,因此企业用工成本的上涨往往高于最低工资标准的上调幅度。

“每次最低工资标准上调,公司的工人就会要求涨薪,为了留住工人,我们实发工资基本是跟着最低工资上调幅度走。”蒋远林说,“除了工资上涨,社保支出水涨船高也进一步提高了企业的用工成本。对于我们这些原本就不景气的制造企业来讲,真的是雪上加霜。”

事实上,由于关联着许多其他因素,最低工资标准的调整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职工医疗期间待遇、试用期待遇、死亡后的赡养标准以及部分省份的失业保险基数均与最低工资标准直接挂钩,任何幅度的上调都将带来企业用工成本更大幅度提升。有专家认为,当前国内实体经济并不十分景气,制造业的冬天并未完全过去,一旦最低工资标准频繁大幅上调,对企业带来的打击可能是致命的。

但长期来看,薪资上涨的趋势不会改变,而中低收入人群将会成为受益最明显的群体。咨询服务机构韬睿惠悦此前发布的一份调研报告显示,经历了近十年的“全球化”后,中国高管阶层的平均收入增长空间已经有限,而中等及低收入人群、一线操作员工以及应届毕业生都是涨工资的热点群体。未来收入增长更集中于中等及低收入人群,受其影响,中国在人力成本上的优势正进一步减弱,这将倒逼经济发展方式转型和产业结构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