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岛惊魂》是朋友推荐给我看的影片,看完之后觉得有必要为这场惊魂电影之旅写点什么。与其说这部电影让我感受到恐怖,我更情愿说这部电影惊艳到我了。并且看完之后,由电影情节带给我的悲伤、迷茫、阴郁的感觉,就像电影里那终年笼罩在大宅子周围的迷雾一样挥之不去。

【 二战结束,格蕾丝(尼科尔•基德曼)在英伦的小岛上独自抚养着一对儿女,耐心等待着丈夫从战场归来。儿女怕光,受到光照会发病,因此家里的窗帘常年拉得严严实实。就在这样一间阴暗的古宅里,格蕾丝迎来了三个新仆人。这三个人到来之后,各种奇怪的事情却相继发生——窗帘经常被拉开,门无故打开,钢琴自动发声,而她的女儿说,在房间里经常可以见到的并不存在的小男孩和他的一家人。格蕾丝陷入了精神紧张的状态,她不明白怪事为何屡屡发生,不明白丈夫为何迟迟未归,而这三个仆人似乎也捉摸不定........】

以上的故事梗概(呃......因为楼主比较懒,所以这是楼主我网上找来的故事梗概)是不是让你嗅到了恐怖片诡异刺激的气息?你是不是开始心里蠢蠢欲动然后各种剧情猜测?因为我就是这么做的。身为影迷在看恐怖片时都有一种暗暗和电影编剧及导演进行博弈的自觉心理,虽然这场博弈影迷输了,但是说明这部电影成功了一半,影迷输得心服口服,同时也拥有了一段物超所值的观影之旅。

也许在这里我就要对恐怖片分分类,在我的心目中的恐怖片就两类(为什么只分两类?呃.......还是因为楼主我比较懒):视觉类和心理类。视觉类就是诸如《咒怨》、《电锯惊魂》、《死神来了》、《午夜凶铃》等等主流恐怖片,这类片子就不太需要上面我所说的“博弈”了。各种血肉横飞、女鬼乱爬、目露凶光、血流成河以及一惊一乍出现的恐怖恶心镜头让观众惊声尖叫都来不及了,哪有什么时间来猜测和“博弈”?这类片子不太费脑,但是尖叫一下对舒缓生活压力还是有点帮助的。而《小岛惊魂》就是我要说的心理类恐怖片,同类型的还有《灵异第六感》、《乘客》、《闪灵》等等,以希区柯克、斯蒂芬金等一众大师的经典之作为优秀代表。这类恐怖片故事里面的悲伤、敏感、阴郁会给影迷深刻的感受,这往往得益于拍摄手法、演员的演绎、气氛的渲染和故事的逐渐深入发展以及结局的震慑力量。一句话说来,一部好的心理类恐怖片必须是全面细致的,缺少其中之一都会令其大打折扣。

接下来回到《小岛惊魂》本身。(注:从此处开始为剧透,没看过该片并想看的朋友慎入!!)

《小岛惊魂》的故事含有一般恐怖片都涉及到的生和死的两重命题,但是从电影一开始却颠覆了这两个命题,而这种颠覆是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发展的,被利用的恰恰就是我们的惯性思维。我们的惯性思维是什么呢?就是:活着的人感觉到生活中出现了各种不寻常的、神秘的现象,这一切一定和死去的人的鬼魂有关,而这鬼魂必定有有一段鲜为人知的悲伤或凄惨的故事,这故事又和活着的人和他周围的环境周围的人相关。生和死的扑朔迷离、前世和今生的暧昧不清,再出现一两个阴谋.........我们的惯性思维也就是我们的经验,这种经验是长期看片累积起来的,对于《小岛惊魂》来说这种“经验二重命题论”也不是全错的,至少我们猜对了有活人有鬼魂的部分。错了的地方就是,这鬼和人被猜反了。

用一位影迷的一句话说就是“我看的时候等好久等鬼的出现,没想到原来是在等活人的出现。”和《乘客》还有《灵异第六感》一样,《小岛惊魂》的主题就是:死了的人不知道自己死了,并在结局最后才发现自己已经死了的事实。

其实电影里面的诸多细节都给出了线索,观众在看完之后再返回寻找往往就能恍然大悟。

格蕾丝是一个有点精神紧张、对儿女有点保护欲过度的母亲,她苦苦守着一座大宅子等待战后归来的丈夫。妮可基德曼演绎的这个角色可谓入木三分,修长的身材、苍白美丽的脸庞、神经质的眼神,她将这个女人近乎分裂和破碎的性格诠释得很完美。这个女人苦苦守着生前所珍爱的一切,包括她的孩子、丈夫和那曾经美满的生活,当丈夫战死的消息传来时,她的信念和精神都崩溃了,甚至疯狂到用枕头闷死了自己的两个孩子并自尽。但是这种眷恋又是那么的深刻,使她竟然死了都不自觉,以为“上帝又给了我第二次机会”,并拥抱着这个残念和也成为了鬼的儿女继续在这个房子里坚守下去。

这种坚守是那么无望又固执,以至于已经成为了鬼的格蕾丝都不自知自己的死亡,但是她也常常悲伤、迷茫,她说:“为什么笼罩着这座房子的雾总是那么多,我都看不见外面的世界。”其实这里在电影里也是一个提示,没有永远不散去的浓雾,这些雾其实就是她的执念,轻易的隔开了生和死两个世界。

这是格蕾丝的世界,代表着阴郁和死亡。但是还有一个生的世界与她的世界形成了对立,格蕾丝常常听到奇怪的脚步声和关门的声音、还有钢琴自己响起的声音,她把他们称为”the others(不速之客)",她所认为的这是鬼的声音其实是活人住在这座房子的动静。直到这个时候,格蕾丝坚守的世界出现了危机,她迟早都将发现自己已经死了的事实。那三个仆人的到来就是想要告诉他这个“真相”,但是这个女人的执念之强烈使她不那么容易接受即将面临的事实。最后房子的主人不得不用招魂的方式使他们现形,可怜的格蕾丝终于接受了自己已经死了并且还曾亲手杀死自己的孩子的事实。

电影里面最令我动容的镜头是格蕾丝获知真相后流着泪搂住自己的孩子,三个人坐在地板上一遍一遍地低语:“这座房子是我们的,这座房子是我们的........”

是啊真相揭露了,一定程度上说他们成功了,住在房子里的活人无可奈何搬了出去。但是这场坚守永远没有结局,还是会有别的人搬进来,格蕾丝他们得到了真相也不再害怕“不速之客”了,但更多的拥有的则是绝望的悲伤和迷茫。这种苦果的造成都是因为她犯下的过错,她必须咽下。

这个绝望的母亲的悲剧令我不由深深叹息,如果肉体的死亡不能终止生前的眷恋和伤悲,那真的是一种莫大的悲剧。

电影的最后,格蕾丝的女儿在阳光灿烂的窗子下跳舞,她说:“妈妈,你看,我们没事呢。”这个镜头色彩明艳,似乎充满了希望,也算是这个既定的悲剧的明亮的一面。我个人还是挺喜欢这个开放性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