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因为微博,袁莉红了,顺带李冰冰也红了,圈外人看圈里人总是新鲜而有趣的,看客们猜想着这两位现如今身价天差地别的女演员到底谁才是厚黑到底的高人,不过最后还是没有下文吧,一场闹剧。李冰冰的《雪花秘扇》已经风靡过去了,王颖对古中国的解读似乎并没有被认可,连带邓文迪和李冰冰的那热气喧腾的宣传攻势最后落得个竹篮打水一场空,雷声大雨点小,临近年末的颁奖季,不免会联想到这个团队的尴尬。唯独那给李冰冰“陪衬”的全智贤能够全身而退。这应该不是偶然,前阵子戛纳电影节时,李冰冰精心的穿着Georges Chakra的高级定制白色礼服在红毯上抢尽风头,而全智贤却不功不过的穿了件设计低调的Ralph Lauren藕粉色礼服,引来部分国人的嘲笑,认为全智贤被李冰冰比了下去,可进一步想,这难道不是全智贤有意而为之吗?《雪花秘扇》毕竟不是自己做东,只是客,哪有招摇的做起东道主的?对于李冰冰没有偏见,而且对于她的敬业也有目共睹,但当全智贤凭借《野蛮女友》风靡亚洲的时候,李还是一个摸爬滚打的电视演员吧,离《风声》让她凤凰涅槃的时代还有一段距离,所以,全智贤的红是一个过程,让人有浏览的余地,她是真正的明星。而自走红以来她没有因为成名而急功近利的接拍粗制滥造的电影,她的作品寥寥,却多是经典,这也证明了她的淡然,这难道不是我们国内某些“缪斯”值得学习的吗?

今天看了全智贤《野蛮女友》之前的电影—《触不到的恋人》,在一个直白的面对干涩生活的如今,可以有这么一部平和而浪漫的电影湿润自己的眼睛,将这浮躁的心慢慢平复下来。全智贤在这部电影里纯美异常,白净的脸庞,乌黑的秀发是对女子最天然的赞美,不需雕饰。而男主角李政宰也是我非常喜欢的韩国男演员,两位欣赏的演员一起彪戏,并且还能在这部纯纯的爱情电影里擦出火花,这是最原始的观影享受吧!

《触不到的恋人》在剧情上有些平淡,台词多是两人通信的口吻,角色也是寥寥几个,仿佛刻意的在煽动者无时无刻都不曾远去的寂寞。这部电影适合夜深人静的时候独自观看,应该颇有意境。

影片中海边孤立的房子颇有寓意,难道不是象征着当代人面朝大海却无处依托的心吗?大海的广博深邃是令人迷恋的,但始终还是无边无际,没有一个可以归依的岸。小屋的阶梯的尽头,那一个锈迹斑斑的信箱,承载着得是对外界交流的期待,虽然因为害怕失望而犹豫不决,但那个信箱永远是开着的,充满了期待。即使那是一个陌生人。电影中,男女主角的际遇虽看来安定却也充满了波折,男主角虽看起来生活优雅,却一直放不下对抛弃自己的父亲的埋怨;女主角翘首盼望留学的男友早日归来,却意想不到对方提出了分手,外界的压力让他们都无处宣泄,这成为了一个支点。于是偶然的,一个信箱让他们相识,虽然他们生活在不同的时间段中。是孤独弥漫了理智,《触不到的恋人》是送给所有御宅族的礼物,一个不可能在现实中发生的故事,却还是一厢情愿的因为感人的剧情而哭了。

我们的心房也存在着那么一个信箱,里面也有那么一封描画着自我的信,盼望着一个人能够读懂它,最好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不存在刻意和掩饰,但生活的剧情就是那么反转,也许我们可以遇到很多充满好感的陌生人,从陌生到熟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但开始的好感也许会随着熟悉而荡然无存。如果有那么一种能让人充满了距离的衣服多好,本能的两人保持了适当的距离,也许总是相安无事的,就像周朴园记住的只是鲁侍萍年轻时候的剪影,模糊不真实的谎言,而这个谎言却能陪他度过年老,而当他见到和他同样老去的侍萍时,美丽的谎言被拆穿,他不得不露出伪劣的本性以应对。《触不到的恋人》的爱情就是这样在“时间”的距离中升华的,试想,如果两人是在同一时空相遇,总会有好的开始,却未必能够善终,柴米油盐、世态炎凉的现实拆散了多少有缘人,恐怕它才是最欠缺阴德的瘟神。总觉得电影在男主角车祸身亡、女主角深有遗憾的时候戛然而止就好,男主角"复活"、二人在现实中相遇似乎让这场虚无而美妙的梦化为乌有,我是喜欢悲剧的,因为总有一个遗憾却美好的结局。就像电影的一句台词“爱过而失去总比没有爱过要好”。

总会遇到千万万的陌生人,明明知道进一步是了然的失望,多数人还是毅然的迈过去了,这就是爱情的魔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