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宇春《酷》:一个新晋唱作歌手的自我突破

正如“小清新”和“重口味”二者之间从来都相辅相成、互不排斥一样,曾自己给自己贴上过“文艺青年”标签的李宇春最近推出新歌《酷》,冷不丁或令旁观者以为她又在音乐上做了转型的动作,却其实深深了解她音乐的知音者们知道,这是李宇春一种顺其自然的音乐情绪之过渡、之流露。

当然,自从李宇春踏定了唱作歌手这条路之后,她对音乐的摸索、探寻、实验就一直没停过,而且基本上都走在了摇滚这条路上。如果说《会跳舞的文艺青年》和《再不疯狂就老了》还摇滚地不够露骨的话,《酷》则从第一个鼓点、第一句歌词起就赤裸裸亮明了李宇春的摇滚态度了,她从不藏着掖着,因为写摇滚、唱摇滚的确就是件很“酷”的事。

有道是“我手写我心”,最能写出当下符合李宇春心境的创作人恐怕还得是李宇春,再加上多年来的音乐伙伴张亚东的制作,《酷》已注定要在2014李宇春的新专辑推出之前占尽话题,还有口碑。主歌部分的吉他+电气声的交替行进,铺垫在李宇春低沉的女中音音色之下,勾勒的是音乐中那个颇有立体感的李宇春,她冷峻的眼神、她眉眼之间的不羁你都能在《酷》中听得到;而在副歌处喷薄而出的电音声墙压在电吉他音色上轰鸣而来,足以震撼到一双双挑剔的耳朵,越来越有女人味的李宇春也并非要完全单刀直入用音乐摆“酷”给你看,副歌“酷酷的快活容不下多余的感触”一句中“感触”二字的旋律还被李宇春捎带拿捏出了点印度音乐的魅惑。张亚东的高明之处在于他能很好地利用李宇春的中低部人声和吉他音色中的中高频成分有机互补,吉他音色的失真处理映衬出的却是人声质感的真实可触,看似冒险的制作手段才是歌手与制作人的玩酷态度。

大概林夕也有些年份没把国语歌词写得像《酷》这么干脆利落又酣畅淋漓了,如此反叛又直接的歌词消融的是夕爷过往那些诗情绵绵的惆怅,“一情深就庸俗/一怀念就落伍”直白的针刺之效甚至有点刺痛到一些矫情的神经细胞,这,才真正是成年人该听的流行曲,而这,也正中李宇春所描述“新专辑做给成年人听”的族群特征。

自从李宇春工作室成立之后,歌手身份的她虽也有做一些“不务正业”的动作——比如出演赖声川的话剧,再比如给周迅、朴树当摄影师——但李宇春所有这些外围的新鲜尝试最终被证明是为了刺激自己在音乐上更发散、也更多元的创作灵感。当众人得知周迅和朴树相继曝光的那些黑白大片背后的摄影师是李宇春时,可能大家的惊讶程度是相似的,至于在此之后《酷》一曲的面世,才真的值得围观者为李宇春在音乐上的坚持击掌叫好,那一幅幅黑白底片上的情绪、情调、情感投射在李宇春创作的音乐之中,其完整性自能被全然架构,而她的自我突破,至此,也便到达新的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