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渎下列材料按要求作文

校园里,二人正在修剪路边冬青树,两个学生看到便议论起来。一个说,冬青树被修得整齐划一,失去了个性。一个说如不修剪,虽然有了个性,却失去了应有的价值。

请从“个性与价值”为话题写一篇文章

要求:(1)立意自定;(2)文体自选;(3)题目自拟;(4)不少于800字。

立意

“个性”,又是一个寻常话题,一个似乎已经被我们思考过许久“咀嚼”过许久似乎已经不会有任何问题了的寻常话题!

个性嘛,不就是在一定的社会条件和教育的影响下形成的一个人的比较固定的特性吗?

“张扬个性”不就是敢于“宣传自己”,勇于“推销自己”,在大厅广众之中敢于勇于“为自己喝彩”吗?

莫非我们还有什么地方没有考虑过,没有考虑周全?其实,还是古人讲得好:“泾溪石险人惊竞,终岁不闻倾覆人。却是平流无石处,时时闻说有沉沦。”问题常常就出在这里:越是我们自认为安全的地方,就越隐藏着“杀机”。因为你的懈怠与麻痹,因为你的自负与自持,一个很容易展开很容易铺叙很容易幻化成美妙文字的话题,就会把你弄得焦头烂额,就会把你弄得“左支右绌”……这也许就是笔者始终在强调“此时此刻”,“想”比“做”更为重要”的原因。

想,想些什么呢?你总不能从文章的一开篇就直着嗓子喊:时代呼唤个性,飞速发展的世界需要有个性的人,“张扬个性”是时代进步的标志,敢于“张扬个性”的人是最具有创新意识的勇士……一直喊到文章的结束吧?得找到说话的突破口,得找到能把“话题”说得尽可能透彻尽可能深入尽可能生动而美妙的切入点!面对“个性”这样一个话题,突破口与切入点究竟在什么地方呢?

首先得想到,个性是创造的原动力,是创造性活动的源泉。这是由个性的种种特征所决定了的。不人云亦云,不苟同于他人,不囿于他人已有的建树,不轻易地改变自己的操守……勤于思考,敏于发现,敢于坚持,勇于创新……这才是“个性”的种种特征。也正是由于这些“个性”的“棱角”,使得有个性的人的心中始终燃烧着创造的烈焰,始终躁动着创造的不安,始终灵动着非凡的思绪。

个性的种种特征,又决定着有“个性”的人的行为与表现,在常人的眼中总有几分似乎说不清楚的“叛逆”、“怪诞”、“孤僻”、“傲慢”、“张狂”……一句话,在安常守顺的人的眼中,有“个性”的人的行为与表现太“出格”,太“离谱”,太“桀骜不驯”!也正因为如此,有“个性”的人就使得一些“人”不舒服,受刺激。于是,掐尖,打岔,磨棱角;于是,诋毁,贬损,孤立他……有“个性”的人之所以遭受到种种非议种种打击种种磨难,原因就在于此吧!也正是从这个角度上讲,才有了“每个人的个性都应尊重”、“良好的个性需要发展”、“培养个性是教育的目标”的种种呼唤吧!

有了上面的思考,再来行文,一切也就有了根基,就有了着落,就不再是“空对空”地发一些不痛不痒不凉不热不明不白的议论了!可以这样讲,时代之所以呼唤个性,飞速发展的世界之所以需要千千万万有个性的人,就因为那是能使世界日新月异,能使生活无比绚烂的活力与动力。于是,我们在文章中,给那些领导者们,给那些教育工作者们进上一言:不要因为有个性的部下、有个性的学生——一切有个性的人的身上闪耀着“不合常理”、“有悖常情”的光辉,有着太多的“奇思异想”,有着太多的“离经叛道”,一句话,他们“不乖”,“不驯服”,“不听指挥”,就视他们为“异类”,就视他们的行为为大逆不道,旁门左道吧!

是的,有个性的人,确实不如那些平庸的部下,那些乖顺的学生们“听话”,好“摆弄”,因为,他们的身上有“刺”,有让人面子上经常“过不去”的“激烈”。但古人讲得好“千人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不是吗?用模子浇注钢锭,那是生产的需要;但如果用模子去铸造人,果真铸造出“模样一律”的钢锭般的人来,则是教育的悲哀,则是未来的不幸。步调一致,众志成城,万众一心,那是建设与发展的需要,但众口一词,异口同声,千琴一调,则是生活的悲哀,则是世界的不幸!“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天公果有知,会降下无尽的人才来的,但愿那所有带着“刺”降落到世间来的人才们,都能够得到呵护、关爱、培植,最终在那有“刺”的地方开出最灿烂的花来!

怎么样,沿着这样的思路,作出这样深入的剖析,再来为文,就不仅顺畅,不仅真切,而且接近透彻了吧?

应该再说几句告诫的话。真正的“个性”是建立在正常而健康的人格之上的!万不可将一切“荒唐”与“怪诞”的行为与表现,全当作“个性”,继而宣扬,继而“张扬”。要知道,横冲直撞,胡搅蛮缠,冥顽不灵,“不服天朝管”,“天马行空,独往独来”,是不能与“个性”划等号的!另外,话题本身的倾向性也已经决定了我们思考的方向与写作的指向,我们只能从“良好的个性”,“才有魅力”,“才有创造”,才应“尊重”,才是“时代的需要”,才是“教育的目标”来认识来分析来展开,才符合题意。

还应该再说几句叮咛的话。所谓“张扬个性”,“个性”需要“张扬”,是因为中国——古老的中国有许多老话,许多“古训”对人,对人的“个性”的束缚,已经到了非“铲除”的地步了!那些出自善意流传了很久的老话太多太多。可惜的是整日守侯在“象牙塔”中的考生们,对此是很“陌生”的,笔者但怕在写作文时,一旦需要了,张口结舌,想说说不出来。因此,提醒一下考生们,一旦需要了,下面的这些老话就可以用来作为“靶子”,进行剖析,给予批驳,在这样一个颇带有几分思辩味道的过程中,使自己的文章从“言之无物”提升到“有的放矢”的高度。

如,“枪打出头鸟”,“出头的椽子先烂”,“人怕出名猪怕壮”,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是龙你得盘着,是虎你得卧着”……不一而足。

单就针对“是龙你得盘着,是虎你得卧着”这句老话为例,我们就可以说出很多漂亮的话来。“时代在进步,新世纪的阳光已经洒满人间,是‘龙’怎能消消停停地‘盘着’?是‘虎’又怎能老老实实地‘卧’着?为什么一定要等待着伟大的伯乐去‘发现’来‘物色’,然后才可以‘大展宏图’呢?若果真是‘龙’就来它个‘九天遨游’;若果真是‘虎’,就一定要啸傲山林!鲁迅先生在他的遗嘱中曾讲过:‘倘无才能可寻点小事做做。’是在告诫海婴也告诫了人们,不要好高务远,应该讲求实际;但换个角度再看看,‘倘有才能’呢?‘倘有才能而又有机遇展示才能’时,难道能够因为怕被别人说成‘出风头’,‘太张扬’,怕被别人指责为‘尾巴翘到天上去了’,就甘于寂寞,就‘夹起尾巴’安于‘做小事’吗?不。这不是时代的精神,未来的生活正在奏响着铿锵的旋律,是决不会需要那些畏葸不前,连自己的才能都不敢宣示都不想自觉奉献出来的庸人的!”

怎么样,很有几分力度吧?文章就是这样,找准了“突破口”,思路就畅通,美好的思绪就会如火山喷发一般,带着灼人的气势喷涌而出的!

[例文①]

冬青树物语

高三学生 王冬卉

校园里,工人正在修剪冬青树,两个学生看到便议论起来。一个说冬青树修剪得整齐划一,失去自己的个性;一个说,如果不修剪,虽然有了个性,却没了价值。两位同学的议论,从不同的角度表达了不同的观点:前者强调个性,后者强调价值。那么个性与价值是否总是这样对立呢?有个性是否一定意味着将失去价值——反之亦然呢?在我看来,个性和价值是成正比的,它决定着价值、代表着价值。英语有句名句:艺术是我,科学是我们(Art is I,science are we。)。意思是说:艺术追求个性,科学追求共性。换言之,艺术品水准的高下、价值的大小,常常取决于其个性是否凸显。古今中外,大凡为人们认可的艺术家,必然是有鲜明个性的艺术家,是创作出了具有鲜明个性特色的艺术品的艺术家。试想一下:李白的飘逸不群,杜甫的沉郁顿挫,曹雪芹的博大厚重,鲁迅的尖锐辛辣,哪一个是可以拷贝的?有人说,世上能使他感慨万千的事物只有三种,一种是人与人之间的深沉博大的爱,一种是群星万千,气象万千的银河,另一种便是李白俊逸不凡的诗歌。李白有如此慑人心神的魅力,皆由于他不凡的个性。

如果没有个性,就没有米罗点彩的抽象,毕加索夸张的变形和梵高疯狂的色彩;如果没有个性,就没有吴昌硕的山,林风眠的花和八大山人傲骨铮铮的莲。至于贝多芬桀骜的人格,梵高疯狂的色彩,尼采令人瞠目的自大,不正是与他们杰出的作品和伟大的形象紧密连接在一起的么?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可以说:正是他们与众不同的突出的个性,颠覆了人们原有的认识和陈腐的观念,在艺术发展的历史上开创了一个又一个新的时代。个性是璀璨的星光,使这些伟大的艺术家们在艺术的天空中永远熠熠生辉。实际上,个性之价值,又岂局限于艺术领域之内。说当今的时代是崇尚个性的时代,估计不会有多少人反对。历史告诉我们,个性往往是和人才“捆绑”在一起的,是和创造性和创新能力捆绑在一起的。尤其是在经历了漫长的扼杀个性、铁桶般禁锢创新能力的黑暗时代的血的教训之后,人们更是懂得了保护个性、展示个性、张扬个性的重要。只有庸才,才会在庸庸碌碌、唯唯诺诺的奴才和敢作敢为、个性彰显的人才之间选择前者。当然,我们崇尚个性,并不等于赞同刻意的标新立异和我行我素。而且在特定的条件下,收敛个性,强调共性与同步,也自有其价值。比如在军队等团体中,我们决不会认同以个性为旗号而置集体纪律于不顾的所谓的个性。冬青树只有经过修剪,才具有价值,与上边的情形大概类同吧。

【点评】写作文,尤其是高考(微博)作文,“先发制人”是我们所追求的;没有谁不想在文章一开篇就“迷”倒一大片的!但在这世上,天随人愿的事却不可能总会发生。要么是题目太纠缠,在瞬间阻碍了我们一向都很顺畅的思路,“剪不断,理还乱”,一时语塞,甭说叫来葱翠的“小草”,召来花底“间关”的黄莺,多少“卖点力气”,给我们的文章加点诗意的“调料”了,此刻,能说出话,把话说清楚,就已经是“幸事”一桩;要么是思前虑后,总想能在“蓦然回首”间,“凤凰”飞来,“奇峰”耸峙,笔锋一抖,便是一个“春天”,结果,却“走进”了荒漠!怎么办?学学王冬卉吧,稳下心来,复述一下材料,没准儿,顾恺之的故事就会穿越时空在你的笔下有声有色地演绎开来。顾恺之的故事,原见于《晋书·顾恺之传》:“恺之每食甘蔗,恒自尾至本,人或怪。云:‘渐入佳境。’”我们姑且称聪明的王冬卉的这种写法为“渐入佳境法”吧。更何况古人又云:“屈之甚者信必烈,伏之久者飞必决。”

开头多平啊!但有耐心且十分自信的冬卉,却不动声色地“扮演”着“翼伏”之“飞者”,孜孜矻矻,一路走去……忽然,“山重水复”的平淡不见了,一句英语中的名言,掀开了“柳暗花明”的篇章。真喜欢那句名言和冬卉对那似乎并没有什么深意的名言的理解。因为正是因为它和冬卉对它的解读,作为提挈语,引出了一大段有着排山倒海气势的事例;一个又一个,一桩又一桩,中间冬卉还忙里偷闲地“插着话”,却没有一句不是在“点睛”,接着又是……真有点让人透不过气来的感觉,但这感觉却是那么美妙,就有如漂流在万泉河中,把脚探出竹筏,往清澈的水里一蘸,就蘸出了一串诗化般了的浪朵!“一波才平,又起一澜”,三个最为典型的事例,“贝多芬”、“梵高”、“尼采”,如一道天光一闪,透过那耀眼的天光,我们再一次“看到”了“个性”与“创造”,与“价值”之间密不可分的“孪生性”。但中国毕竟是一个谁都不得不承认始终在赞美、倡导着“内敛”,贬损、抨击着“张扬”的国度,尤其是现如今,有谁还“能”还“敢”像谪仙之人李青莲高呼“天生我才必有用”,还“敢”还“能”如辛大将军放言“不恨古人吾不见,恨古人,不见吾狂耳”……冬卉是深知这一点的,于是便在没有任何人向自己“发难”之前,就用了整整一段文字“委婉”地堵上了一个可能出现的“窟窿”……

学学冬卉吧!因为我们不能要求所有的考生都是“天才少年”,“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实话实说,如果每一个考生都能做到冬卉这样,为人师者,已经可以踌躇满志了!(孙长江)

【例文②】

绝版无价

高三学生孔令怡

生活总是庸常,千篇一律。

而你,偏爱收藏限量版的邮票,偏爱涉猎意识流的文字,偏爱“因循”怀旧的靡靡风格,偏爱寻访人迹罕至的荒原……你说:喜欢,只因为独一无二。

因为个性昭彰,所以弥足珍贵,

——绝版无价。

我从前不知道,那个把自己浸泡在晦涩的哲学里的呆子,那个讷于言行表情稚拙的痴人,那个把自己放逐到撒哈拉沙漠的行者,原来是个文坛大家。

我不知道,那个衣冠不整样貌寒酸的穷人,那个把耳朵割下来送给风尘女子的浪子,那个自我折磨自我封闭的疯子,居然是个画坛巨匠。

我不知道,那个轻而易举考入世界名校的天才,那个半路辍学创业的异类,那个在事业巅峰递交辞呈的怪人,竟然是个商界奇才。

他们的个性像凛冽的刀锋,劈开大时代里虚伪的肃穆庄严,斩断流言声里的是非毁誉,最终退守内心,背对世人,只留下一个个令人唏嘘的背影。那些与众不同的尖锐在时光温润的洗练和历史狂烈的侵蚀后依然棱角分明。在被大众审美修建得千篇一律的学术丛林中,唯有他们像一棵棵形态各异的冬青树般绝世独立。他们用不容置疑的姿态把鲜明的个性烙印在时代的封底,成为无价的文化标签,让我们无从否认他们的价值。

不凡的个性造就不凡的价值。所以,卡尔维诺新奇的想象被誉为“人类最甜美的梦”,夏奈尔以其简洁的设计被称为“20世纪欧洲最有灵气的女人”,托尔斯泰以其人本的慈悲被赞为“俄罗斯的良心”。

然而,太醒目太特别太前卫,总为人言所毁。

那本《草叶集》也曾经被上流社会视为垃圾,扔进脚下的废纸篓里;那幅《向日葵》也曾被所谓的“专家”评定为“一文不值”,丢进身旁的垃圾桶中。几百年后的今天,他们特立独行的格调与才气才最终被世人认可,进而被视为无价之宝。个性的繁茂枝丫被拦腰斩断,只剩一片死气沉沉的整齐——恐怕这不是一个人的悲剧,而将是人类的悲剧。产生这样的悲剧并不是因为他们落后于时代,而是时代落后于他们,是他们生错了时代。

难道那些被屈辱了埋没了的声音是否只能在冷酷的静默中呜咽?如今的我们是否只能隔着幽长深邃的时光叹息扼腕?不!不要再听见这样的声音吧!那些宝贵的灵感火花,那些绝版的思维创见——只有留住它们,才能让人类文明的江河奔流不止!

【点评】

绝对是一篇“绝版无价”的好文章!笔者平生最无法忍受的就是那些毫无棱角因而毫无创建于是浑浑噩噩地在庸常中了却了本可以用来做很大很有意义的生命的人!人到底为什么活着?这看起来似乎并不存在任何问题的问题,究竟有谁能说得清楚?岳飞是坦诚的,“白首为功名,旧山松竹老,阻归程”,我喜欢;因为它一点遮掩拿捏都没有!功名有什么不好?凭自己的雄心和坚韧的耕耘,获得属于自己的那一份尊严,一个字:值!只是别去蝇营狗苟、欺世盗名,就好。最让笔者作呕的事就是,自己机关算尽,手腕用绝,把想弄到手的,能弄到手的,都弄到了自己身上了,然后用世上最平静的声音假惺惺地“告诫”道:要甘于平凡嘛!平凡没什么可怕的,平庸才可怕;孔老夫子早就有言:“吾恐季氏之忧,不在颛臾,而在萧墙之内。”好端端一个人,干嘛要受人蛊惑而甘于平庸呢?不想在庸碌中打发掉自己那同样能够用来震古烁今的生命,那好,首先得永葆自己的个性!身穿山羊皮袄、头扎白羊肚手巾唱着原生态民歌的阿宝是远比换上了西装唱什么英文歌曲的张少淳可爱的,同样,海南的文昌鸡也不该因为广东有味道也不错的清远鸡就改变了原有的味道!个性就是这样,它在,就什么都在,丢了它,任何辉煌,都是奢望。

也许是因为受到了从来也不会夹着尾巴做人净说些假话空话屁话的我的影响吧,在我的学生们身上,各个都有那么一股子劲儿,无论是做人还是作文,清清朗朗,明明白白,堂堂正正。

孔令怡就是我曾经的学生,凭着自己的个性与辛勤的耕耘,现在已经就读于还有着几分繁华的香港某大学。《绝版无价》是她留在了母校留在了我的电脑中众多文章中的一篇。越来越怀旧的我时不时就要翻看一遍,重温那些逝去了才更觉得明朗的日子。

开头,斩截的几个短语,因为用了对比的手法,它们就如同宣言一样,鼓动起我们的热情,想偷懒不读下去是不可能的。接下来,我们读到的是三个事例,三毛、梵高,还有一个为我所不知,虽然令我尴尬,但这并不影响我心潮的起伏;尤让我惊叹不已的是,孔令怡用的几乎是被所有的“光打雷,就是不下雨”的老师们深恶痛绝之的叙例法;无论用什么样的方法,只要你用得好,都是可以到达“罗马”的!孔令怡用的就很好,别的不说,单说说每一个例子的最后一句话,就足以证明她的写作功底到底有多深了!发现了吗?“原来是个……”、“居然是个……”“竟然是个……”,一例比一例深入,一句比一句强烈,我们实实在在感受到了“个性”的重要性。在这样的背景下,孔令怡用诗一般的语言,为由三个事例构成的“论证小单元”作了一个结,一个让读者既感到嘘唏又无比振奋的结!许多老话,似乎都充满着善意,什么“枪打出头鸟”、“人怕出名猪怕壮”、“出头的椽子先烂”还有说得更像那么回事的,文绉绉得可以,什么“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说来说去,不过都是在警告着那些“锋芒毕露”的人,也就是那些有着特立独行的个性的人,赶快收敛一下吧,否则“老子我”就要不客气地开杀戒了……谈个性,就不能不谈到浑身是“刺”遍体是棱角的人在这个只能听得见庸常之人欢叫声的世间里的遭际;孔令怡果真就笔锋一转,像“堵窟窿”一样,用了短短的三小段文字,一段是提挈语,“太醒目太特别太前卫,总为人言所毁”,我们的心不由得揪揪了起来;一段是举例子,曾经被庸人们视为垃圾的《草叶集》、曾经被“专家”看得一文不值的《向日葵》,几百年后才成了另一批庸人眼中的香饽饽,悲哀啊!最后一段是结尾;岂止是结尾,那简直就是在同庸人们开战前的宣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