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下面的文字,根据要求作文。

达尔文说过:“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有人认为,人生在世,有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适应环境。他们认为,人不可能要求环境来适应你,而只能是你去适应环境。这是自然规律,也是社会规律。也有人认为,人最重要的是保持自我,随波逐流容易,洁身自好、保持独立完善人格难。

“适应环境”与“保持自我”都有成为伟人的。那么,你是怎样看待这个问题的呢?

请以“适应环境与保持自我”为话题,写一篇议论文。立意自定,标题自拟,不少于800字,不得抄袭。

立意

①适应环境的同时,人更要保持自我的个性。

②适应环境并不意味着要“与世推移”,要随大流,甚至是与世间的龌龊同流合污,而是要“与时俱进”;保持自我也并不意味着孤芳自赏,故步自封,不去学习他人的长处,而是要“出淤泥而不染”、“皭然泥而不滓者也”。

③生活在发展,时代在进步,我们确实要努力地去“适应时代对我们提出的要求”。但我们也必须看到,我们身边的诱惑也随着时代的变化增多了。信仰缺失,导致了很多的人,“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得过且过;有的人早已把自己的志向丢到了九霄云外,整天醉心于歌屋、酒吧、夜总会、洗浴中心……有的人为了满足自己的贪欲,削尖了脑袋去为自己的头上能多个什么“长”(科长、处长、局长……),于是大搞其歪门邪道,请客,送礼,贿赂,甚至连“性贿赂”这样的卑劣的“武器”也用上了!最让人受不了的是,在许多现代人听到某某领导因“嫖娼”被抓,然后花上千元钱“私了”了;某某领导接受了“性贿赂”,第二天就跟没事人一样,还在台上大声呼喊着“廉洁”“廉政”,俨然他就是世界上最“干净”的人;如同“瓦釜”一样的人,果真混上了个“副×长”时,不仅不会觉得悚然、怦然,甚至脸都不会红一下了,甚至还会认为“这不是很正常吗,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在这样的前提下,我们是否还能“保持自我”的节操,是否还能底气十足的坚定地喊出“脚正就是不怕鞋歪”,“常在河边走,就是不湿鞋”这在许多人听来已经属于过去时了的“豪言壮语”呢?

题目

①风狂雨急立得定(化用《小窗幽记》中“花繁柳密处拨得开,才是手段;风狂雨急时立得定,方见脚跟” 。)

②当为花中之萱草(化用《幽梦影》中“当为花中之萱草,毋为鸟中之杜鹃” 。)

③富不润屋德润身

④文章,案头之山水(化用《幽梦影》中“文章是案头之山水,山水是地上之文章”。)

好的段落

环境,有顺境,有逆境,有困境,有苦境……在我们没有力量要求环境按照我们的意愿发生改变时,我们就必须去适应。

生活的贫困,世道的艰辛,剥夺了他读书的权利与机会,但是,永远也不会向命运低头的他却把那个恶浊的社会变成了自己的“大学”。高尔基正是凭借着对环境的适应,成就了一个不朽的人生。天是灰蒙蒙的,地是灰蒙蒙的,世界也是灰蒙蒙的,偌大的天地间竟容不下他和他的音乐,怎么办?叹息?哭泣?颓唐?放弃……不!那不是他,不是有着钢铁般坚强意志的他之所为;夜深时刻,他——冼星海爬上顶楼,将大半个身子探到了天窗之外,释放着他的生命支柱,于是一曲铿锵了整个民族的《黄河大合唱》诞生了!那是鲁迅吧,“挈妇将雏鬓有丝”,在那阴霾血腥腐烂着的“非人间”,又躲进了上海的半租界的亭子间里,与“大家去谒陵,强盗装正经。寂寞十分钟,各自想拳经”的杀人者展开着“韧”的战斗!东躲西藏的鲁迅,难道是因为怕死吗?不,曾于愤激中高歌着“我以我血荐轩辕”的他,我们民族的魂灵,正在以他的这种独特的方式适应着环境的同时,尽力地改变着环境!

[例文①]

适时者生 自我者兴

高三学生 郝芮

夜幕降临,偌大的天幕铺展开来,无数的明星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我总想搁笔“问青天”,是什么使它们变得这般神奇而美丽?青天虽无语, 冥冥之中,我却仿佛听到了答案。

“风起于谷,水成于堵”;“适时者生,自我者兴”。

风在山谷中生成,山谷对风应该是限制,可聪明的风却在适应中壮大起来,掀起阵阵悦耳的松涛;水在堤岸的夹持中流淌,堤岸对想要漫流的它无疑也是阻碍,可是机智的它却也在适应中澎湃出自己独有的激情。

不要再抱怨自己生不逢时,天无慧眼了吧!君不见“芙蕖夜放艳天下,风骨之底是泥巴”,是适应使它成为了“花中之君子”;君不见“仇雠毒手剔髌骨,佯狂装痴岂偷生”,正是因为已身遭厄运再不能挺刃而起的适应——隐忍,才使得孙膑终于在马陵道上痛痛快快地洗雪了千古奇冤;君不见“曾惊秋肃临天下,敢遣春温上笔端”,恶浊的世上,冲杀出的也是斗士,也正是这别样的适应,使他——鲁迅先生成为了赤县上空一颗永不会陨落的巨星……

很喜欢一段话:同是香醇,咖啡更让人依恋;同是幽香,碧螺更令人倾心;同是怒放,牡丹成了百花之王……说的也许就是万物只有适应环境,才能将自己的才情释放到最大值吧?

然而适应环境却并不意味着随波逐流,更不能等同于与溷浊的环境同流合污。一个人,更应该在适应环境的同时,永葆自己的节操,自己的个性,自己的追求,自己的真性情!

怀着经天纬地之才,经邦济世之志的李白,高歌着“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的心志,告别妻儿,走出家门,哪曾想到,入得宫门,就成为唐明皇的弄臣, “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天天只能作这样的软语呢喃,真也就惹怒了本就很是“不识相”李白!真的,他——李白若“识相”点,肯于屈就些,多少随波逐流点,荣华富贵自是享用不尽。但李白就是李白,他是知道自己究竟属于谁的,这样的酱缸,这样的脏水桶哪里是自己呆的地方!赐金放还,乐得如是,因为走出朝廷的自己还是一身的清白!

面对金兵的人侵,他——岳飞,“怒发冲冠”,仰天长啸;面对南宋小朝廷中“主降派”的可恶嘴脸,他——岳飞,却偏要“待从头,收拾旧山河”!真的,他也应该算是历史上的一个很不“识相”的人!他若“识相”点,哪怕稍稍屈就些,也跟着那些偏安于一隅的历史小丑们一起歌舞升平,一起吃喝玩乐,哪里会有“望到斜阳正在烟柳断肠处”,最终命丧“风波亭”中呢?但岳飞就是岳飞,“白首为功名,旧山松竹老,阻归程”,他永远望不了自己的后背上那四个苍劲有力的血字“精忠报国”!于是历史的长空之上,就又有了一颗永不坠落的巨星。

不远处,歌声悠扬,牵引着你我风儿一样飞扬的思绪:不远处祥云缭绕,吸引着你我花星儿一样的灼灼目光。但脚下的路泥泞曲折,坎坷颇多,值得我们追寻的不是他人的脚步,而是走出自己的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