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下面的文字,根据要求作文。(60分)

黎巴嫩诗人纪伯伦说:

曾有七次我鄙视了自己的灵魂:

第一次是她可以上升却谦让了的时候。

第二次是我看见她在瘸者面前跛行的时候。

第三次让她选择难易,而她选了易时候。

第四次她做错了事,却安慰自己说别人也同样做错了事。

第五次她容忍了软弱,却把她的忍受称为坚强。

第六次当她轻蔑一个丑恶的容颜的时候,却不知道那是她自己的面具之一。

第七次是当她唱一首颂歌的时候,自己相信这是一种美德。

读了上面的材料,你产生了怎样一些共鸣?请选择其中一点,以“鄙视自己”为话题,写一篇作文。

立意

①从第一次对灵魂的鄙视,我们可以从“当仁不让”这个角度来写,告诉读者,因为我们是一个讲究“谦让”的过度,但“谦让”并不等于“由于我们自身的努力,得到了荣誉,得到了回报时,如果心安理得地去接受,怕被人说成不‘不谦让’,‘不谦逊’,‘不谦虚’,于是就不敢接受”,我们应当“理直气壮”,勇敢地去接受,不要在乎别人说什么!

中国有许多老话从表面上看,是善意的,但却在无形中磨平了我们的棱角,钝化着我们的进取精神。比如“是虎你得卧着,是龙你得盘着”,表面上是在告戒人们,不要锋芒毕露,得韬光养晦;但是站在时代的高度来看,我们就应该反其道而行之:是龙就决不老老实实窝窝囊囊盘着,一定要来它个九天遨游;是虎也决不规规矩矩的卧着,一定要来它个啸傲山林。

②从诗人第二次对自己灵魂的鄙视,我们可以从“决不应该拿别人的短处取乐”,更不应该用这种方式去嘲讽别人生理、身体上的缺陷;如果我们帮助不了他们什么,至少也不应该把他们当成自己的笑料。

我们一定要尊重他人,尊重他人的人格;一个不懂得尊重他人的人,就是一个不懂得自尊的人。有一句老话讲得好,“笑人者不如人”。

③从诗人第三次对自己灵魂的鄙视,我们可以把观点确立在“人不应该有畏难情绪”上。

如果在“难”与“易”中,非要我们做出选择的时候,我们应该毫不犹豫地选择“难”,不要避重就轻,要知道“最美的风光总是我们的‘脚力尽时’方可在我们的面前如画卷一样铺展开来”。

另外,可以说古今成大业者,无不是那些“敢为天下先者”。记住,“天不会降大任于懦弱之人的!”

“天下事有难易乎?为之,则难者亦易矣;不为,则易者亦难矣。”

④从诗人第四次对自己灵魂的鄙视的提示中,我们可以把立意确定为“不要找任何的理由与借口来原谅宽恕自己所犯下的错误”,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在今后的日子里不犯错误或少犯错误。姑息牵就(同“迁就”)了他人,如果可以说成是还多少有点宽容在,那么姑息牵就自己的错误,那简直就是对自己的不负责。

⑤从诗人第五次对自己灵魂的鄙视中,我们可以这样去立意,忍让,忍受从某种意义上说,应该是对的,但是如果一个人容忍自己的软弱,却要把这种忍受,说成是一种坚强,这就无异于“在别人打了自己左边的脸之后,不仅不表示反抗,反而送上去自己右面的脸去让别人继续打”的所谓的“仁慈”,所谓的“忍”是一样要不得的。

无论到什么时候,逆来顺受都是不值得提倡的人生态度!

我们可以忍让他人无意间对自己的伤害,甚至有时也还可以忍受有歹意的人对我们的恶毒攻击,但涉及到了一个人的尊严的神圣时,我们是决不能忍让、忍受的,

真正的坚强是奋起,是“琼枝玉朵尤弃绝,总把霜雪蔑”的气度,是“待到霜天落英时,大胆着金衣”的气势,是“大刀向鬼子头上砍去”时的气概,是“拼将十万头颅血,须把乾坤力挽回”的气血!

⑥从诗人第六次对自己灵魂的鄙视中,我们应该这样去思考:当我们轻蔑他人“丑恶的容颜”,而且用词一定也是非同小可般的尖刻的时候,我们应该解剖一下自己的灵魂,问一问自己的灵魂这一切的发生究竟是为什么?是不是因为自己也有着同样“丑恶的容颜”,希冀通过这样的“轻蔑”与“诅咒”来掩饰自己的“丑恶”呢?

“丑恶”就是“丑恶”,即便是戴上金镶玉的面具,也没用!“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只有改过迁善,才不至于到头来鬼都做不成,遗臭万年,世人“骂你都怕脏了自己的口”的可耻复可卑的下场!

⑦从诗人第七次对自己灵魂的鄙视中,我们应该这样去分析。唱颂歌是必然的,仁人志士们已经长眠于青山绿水下,是他们用一腔的热血浇灌出了阳光灿烂的今天,难道我们不该为他们唱颂歌吗?不,我们但怕的是和他们开创的业绩相比,我们的赞美会在顷刻间显得十分苍白与无力呢!……这就说,唱颂歌本身是没问题的,问题在于唱给谁,唱什么,怎么唱。

从材料的倾向性上看,因为纪伯伦是在鄙视自己的灵魂,可见,在他说“当她(灵魂)唱一首颂歌时,自己相信这是一种美德”时,诗人是认为面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竟然有着这样卑污的灵魂,实在是该鄙视的!那么这个“颂歌”就一定出了问题。出了什么问题呢?其实,用不着太多的思考,结论就在那摆着呢。诗人并非是在鄙视自己有着一颗感恩的心,有着一颗知恩图报的心,而是在鄙视自己有意无意间竟然也曾经有过“阿谀”、“逢迎”、“巴结”、“讨好”、“取悦”、“献媚”所谓的上司、上级一类的卑行劣迹!

诚然,对于那些一心为民,兢兢业业,不辞劳苦,勤政廉洁,急群众之所急,忧天下之所忧,“些小吾曹州县吏,一枝一也总关情”的上司、上级,我们是该肃然,该为他们唱些颂歌的,但是,如果是为了自己获得某些机会,为获得升官发财的机会而不择手段地去“阿谀”、“逢迎”、“巴结”、“讨好”、“取悦”、“献媚”的人,对那些凭借着这样无耻的手段获得了机会之后,于是“一朝权在手”、“所砍头渐多”的人,我们还能够为他们“唱颂歌”吗?

不!如果我们还没有能力清除这世界的污秽,那么至少在我们纯净如赤子般的灵魂里不该有这些龌龊的意识,更不该给期冀以“唱颂歌”的方式加入到这污秽的行列中去的污浊想法留下能够令它膨胀起来于是彻底玷污了我们灵魂的些小空间!

题目

①再也不能那样“活”(套用歌名)

②不做精神上的瘸者

③荒地,正等待着你

④安慰乎?纵容乎?

⑤给精神加钙

⑥纸包不住火

⑦颂歌?阿谀?痛斥!

[例文①]

七鄙吾身

高三学生 王超然

生命里,一鄙可以上升时谦让,二鄙瘸者面前跛行,三鄙于难易中择易而为,四鄙犯错时迁就自己,五鄙以软弱为坚强,六鄙于丑恶容颜前投以轻蔑的眼神,七鄙以唱颂歌为美德。

——题记

七次鄙视自己的灵魂,是纪伯伦对人性的洗涤,他用“嚼然泥而不滓“之志,傲然于纷繁的世界中。而无论是那纷飞战火的黎巴嫩,还是流淌出几千年灿烂文化的大河岸边,都不乏勇于作对灵魂深刻解剖的人。

“误落尘网中,一去三十年。”你起身于桌案,推开雕花的门梁,踏入洒满月色的庭院。进入官场的你本想凭满腹芳华在黑暗中闪现一丝光芒,然而,太多的勾心斗角,太多的我诈尔虞,让你在翻滚的洪流中渐觉自己已迷失方向,成了统治者手中的一个玩偶……迷蒙的晓雾中,透出一枝菊花的辉。终于,你毅然乘着轻飏的舟,和着徐徐的风,远离了污浊,从此,静静的守着南山下的孤松倦鸟。

鄙视自己,使你完成了你一生中最完美的一次蜕变,成就了你的清高,成就了清高的你。

“申管晏之谈,谋帝王之术,奋其智能,愿为辅弼,使寰区大定,海县清一”,这是你曾经的信念,一心梦想着闯进那红墙碧瓦的深院。然而,当你真正踏进,才看到,那纸醉金迷的大门之后隐藏的是污秽,是暗垢。迷失的你,纵有力士脱靴,贵妃捧墨,御手调汤也不觉欢畅。终于,你喊出“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跳出那本不属于你的戏台。从此,明月为友,白鹿为伴,高唱出诗仙的洒脱。

鄙视自己,使你远离了你一生中最不该涉足的浊秽,成就了你的飘逸,成就了飘逸的你。

你是文坛泰斗,是你用你的《家》、《春》、《秋》,用你的《雾》、《雨》、《电》。用你的《灭亡》、《憩园》、《寒夜》,你的《第四病室》、《马赛之夜》、《春天里的秋天》,用……构筑起来起来的是怎样的一座巍峨的文学巨厦啊!可是你为什么却常常夜不能寐,坐立不宁,总是在谴责自己,反省自己,甚至近乎残酷地在忏悔自己?那实在不是你的错,是妖风迷雾满乾坤的“文革”给了我们这个民族的伤害与劫难,你为什么就不能像那些“变色龙”一样的人一样,宽恕自己,饶恕自己呢?啊,直到我读到了你的《随想录》中的“我也亲手烧毁过自己保存多年的书刊信稿,当时我的确把‘无知’当做改造的目标”、“我明明记得我曾经由人变兽”的时候,我才真正懂得了伟大是怎样铸就的!

鄙视自己,使你本就光辉的一生散射出更加瑰丽的光辉,成就了你的高尚,成就了高尚的你!

让我们学会在迷失中鄙视自己吧!鄙视自己,摒弃心中过重的贪欲,以重拾散着兰花香气的微小幸福;鄙视自己,清点心中的梦想,以重获飘着杨柳新意的点滴感动;鄙视自己,打点生活的行装,以重整漫着清水碧波的丝毫信念。

古人三省其身,一为言行,二为作为,三为修养。今日,我们七鄙吾身,去追求信念,追求情操,追求傲骨。但愿七鄙之后,我们闲看月缺月圆,任天外风卷云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