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日本动漫不只有天马行空散发着人文气质的宫崎骏,还有细腻唯美透露着诗意情调的新海诚。

日本动漫的精致和成熟总是令人惊奇不已,他们的动漫定位不只是一种青少年的文化商品,从那柔和奇妙的笔触可以看出日本动漫作者完全是将它作为一种艺术来看待,大概创作态度的不同也是国产动漫与国外动漫艺术作品存在巨大差距的重要原因之一吧。

电影《秒速五厘米》是一部伤感而浪漫的作品,无论画面还是故事都弥漫着浓浓的美感,一帧帧温柔的日本景色、一个个动人的蓝调音符共同勾勒出一首关于纯真情感的诗。最触动人心的是在那诗情画意中我们每个人几乎都会看到自己最美最真实的倒影,尽管可能那些已成过往,却绝不会像人们说的那样往事如烟消散于风中,初恋纯真在我们心理的印记有多么深刻但凡经历过的人都会明白。那不仅仅是一段回忆那么简单,也不是一个“美好”或者“纯洁”能够概括的。

三幕剧式的工整结构为我们分别展现了贵树与明里童年、少年、青年对于纯真感情的真实态度,情窦初开的童年可以为了见自己的心上人一面无视距离冒着风雪踏上火车,唯一考虑的就是列车的延误会不会导致自己迟到,单纯而优美;羞涩含蓄的少年虽已无法和对方联络,但他坚信远处的明里可以感知到自己的存在和想法,只是编辑好的短信却没有收信人,只能默默按下删除键,朦胧而偏执;青年的贵树还是无法割舍掉对于明里的思念,但此时真实的生活让自己充满矛盾,与明里擦肩而过的惊奇感觉一闪而逝,回过头去俩人却被疾驶的火车隔开,多么可笑的事实,童年火车使他们相见,而现在火车却将两个背影隔开,他们在茫茫人海中能做的就是不断在脑中重温那棵樱花树。

其实“长大了就不单纯了”这句话很有味道,当然这个“单纯”不仅仅是思想和认知的成熟。童年的贵树单纯到为了一封信一个诺言就可以冒着风雪千里迢迢去见明里,童年的明里同样也可以一个人在冷清的小站等到深夜。这种勇气恐怕也只有孩子才有。慢慢地成长,渐渐的真实,天真的幻想一点一滴地在不停地消逝着。终于火车也不知道该坐开往哪个方向的,短信也没有了合适的收信号码,甚至擦肩而过也会因火车而错过久违的彼此。于是遗憾为故事画上了伤感的省略号,整部电影也愈发显得纯美。

我羡慕贵树和明里,他们可以始终活在13岁那晚的樱花树下,始终抱着彼此在一起的执着,在都市的忙碌与平凡中会为了一个身影而落寞踌躇。樱花以每秒五厘米的速度落下,火箭以每秒五公里的速度升空,这两种事物都像极了人们自己。樱花落土的时候知道自己不孤独,火箭进入宇宙也知道有人会记得他想念他,尽管那只是心灵上的执着,但现实因为这种执着而灵动。这是爱,贵树与明里的爱,也是深埋在每个人心底的纯真情感。不是“天地合乃敢与君绝”的刻骨铭心,而是“人生若只如初见”的淡淡忧愁。即使他们有了一份属于自己的情感,甚至无名指上有了戒指,也无法让两人割舍掉对彼此的思念与牵挂。初恋最暖,回忆最美,残缺的遗憾或许无可避免,心灵的丝连却可以无视现实的重重雾霭。

新海诚处理情感戏的敏锐性和掌控力将观众深深地折服了,感谢他精心打造的这部《秒速五厘米》能让我们重拾往昔的纯真,去触摸依稀可辨的梦境。沉浸在“再一次,再一个机会”的曲调中,蓦然发现,原来爱可以如此纯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