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扁说,看完《初恋这件小事》,姐哭了。我说,你个花痴,出息点成不。所以等我看的时候我没哭,我没哭的原因是我直接用嚎的了。我得承认的是我比花痴小扁更没出息。深夜裹着大棉袄坐在电脑前看完这部泰国纯爱电影,外面是妖风阵阵的冬季,两个小时的神游给了我一个抽离现实的空间,隔着屏幕我竟然也觉得宿舍是夏天。这支横贯十二年的夏日恋曲,清新如雨后的空气,小调缠绵如香草冰激凌的柔软,把过去的暗恋狠狠地咀嚼一遍,不是我太贪婪,只是这似苦又甜的味道太久不曾遇见。

黑瘦的小水,鼻梁上架着一副难看的要死的眼镜,俨然一只还没长开的丑小鸭,暗恋着宛如王子的阿亮学长,一帮死党八卦着给她想办法,纸条,礼物,秘籍,星空下的愿望,餐厅里的魔法,恋爱中的小事就是花痴,幻想和犯傻。校花们美、白、媚会装会表演,坐在阿亮学长的车上得胜而去,可爱的阿霞想着能让小水变白的办法,却把小水折腾成了黄疸病的颜色。诸如此类的桥段恰如其分的缓和了纯爱电影沉闷的氛围,没有刻意的夸张和做作,初中时代的单纯青涩,偶尔的疯狂大胆,拼在一起就是一段温馨的笑话。

小水蜕变的过程就是一个为爱成长的过程,从话剧中白雪公主的惊鸿一瞥开始,小水努力的改变自己。当她高挑美丽到可以与帅气的王子比肩时,他却因为一个无足轻重的允诺与她错过,游泳管里心碎的告白像是碎了的玻璃鞋刺出了血。她在窗前哭泣,他在窗外徘徊。一本记录小水点滴成长的相册沉默着讲述着阿伟学长同样甜中带泪的暗恋,原来他也爱着她,即使天各一方我还在等待,时间的尽头系着思念,河流静默的冲刷着第三岸,只等再次遇见把你手牵。

丑小鸭变天鹅,王子与公主终得团圆,仁慈的导演给了一个圆满的结局,光影世界里的美好只是个华丽的泡泡,镜头呈现给我们如诗如画的初恋只在梦里才会出现。没有几个丑女能华丽翻身,没有几段青涩的初恋能逃过曲终人散的梦魇,不是每个人的青春都能铺开华丽的地毯盛大开幕完美谢幕,留下的常常是迷蒙的泪眼和低语的遗憾。

犹记得,厚如瓶底的眼镜看不清你含情脉脉的注视,反光的镜片遮住了我心如鹿撞的羞涩,我们沉默。

犹记得,浩如烟海的习题把你递来的纸条湮没,我低吟浅唱的歌不敌朗朗书声的波澜,我们还是沉默。

犹记得,被考试和升学充斥的毕业典礼简短刻板,来不及送出的礼物成了最后的祭奠,终于,我们错过。错过时间,错过地点,错过遇见。

小扁,我们为何会哭泣?

因为我们的头发从未超过10厘米,因为我们埋头题海的那个夏天,考试冲昏了我们的眼。

我们不花痴,我们不哭不闹不尖叫,我们是傻得不能再傻的傻子。

我们不做梦,我们不写诗,我们未老先衰,苍老如枯枝。

你暗恋的那人已不再,那个夏天已不再。

斑驳的树影,细细碎碎的阳光铺满的课桌上,偷偷刻下的誓言,已随风流散。

时间风化不了的回忆,逆流而上的星河,独木成舟,长篙起,长篙落,跌宕的水面,伤痕失眠。

我收集关于你的所有 不知道还要多久 把真相一一埋藏在心底

每一次我们相遇 每一次你回头看我 我装作毫不在意

知道吗,我的心中是多么难受 你听到吗,我的心,正在说爱你

但我不能,敞开心扉 但我却不敢,敞开心扉,表达我的这份爱

你听到吗,我的心,依然在那里等待,等你翻阅

希望有那么一天,你会明白 虽然我有爱,虽然我也有感觉

但内心深处的我却依然没有勇气 每一次我们相遇

每一次你回头看我,我装作毫不在意 知道吗,我的心中是多么难受

你听到吗,我的心,正在说爱你 但我却不敢,敞开心扉,表达我的这份爱

你听到吗,我的心,依然在那里等待,等你翻阅 希望有那么一天,你会明白

你听到吗,我的心,正在说爱你 但我却不敢,敞开心扉,表达我的这份爱

你听到吗,我的心,依然在那里等待,等你翻阅

希望有那么一天,你会知道有一个人在爱着你

希望有那么一天,你会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