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第一天,选了《转山》作为龙年的开场戏。因为自身对这一题材的强烈偏好,给了9分的高分,这应该可以谅解吧?听说狮子座的新年是“外地年”,也是为了我的2012行走计划作一个好的开头。

几年来,我都在陆陆续续不断地走着,走在路上,一点一点填满我的地理坐标。但是,一直没有西藏。不是不想,而是太想。关于西藏的书,历史的、旅游的、宗教的都买过、借过很多本,不停地看,然后悄悄记下,埋在心里。有些地方,因为太渴望,反而就怕了,总感觉还没准备好,还没沉淀够,就这样去了,会不会留下太多的遗憾。

不知道张书豪上路的时候,会不会想那么多,应该什么都没多想就带着哥哥的遗物上路了吧?哥哥突然的离世,带给书豪的震撼远比表面上的大。于是,没有多想,不顾劝阻,也就带着车来到了云南,准备走完哥哥尚未开始的梦想。

初来乍到,便被丽江来接的人骗钱。在这样小资的地方,各种寄生虫的出现也就正常了,或许他想着也不过是骗了个伪理想主义青年,让他交点文青的学费吧!这也应该是书豪最开始的挫败感。不过还好,万幸,碰到了骑友------云南的晓川。他丰富的骑行经验仿佛印章似的刻在了他的脸上。一开始,当书豪伸出手却扑了个空时,他就开始了对书豪入驻他的队伍的考验。当然,考验通过,这是对自己选择骑伴的条件,也是为这个没经验的年轻人负责,如若身体条件达不到标准,上去就是送死。就这样,从丽江到拉萨的艰辛路途开始了。

记得在路上,晓川对书豪拿树枝做地理形势分析时,我竟然是生出了一种敬畏感。这种感觉也应该是晓川在讲述时带着的,是向往,是敬畏,是骄傲,是坚定。这上上下下,海拔变化不断的路途,多么像人生,总是有上有下的,要是没走过,哪里知道下一站是高峰还是低谷,你又要如何应对?相信,书豪面对的现在应该是人生的一个低谷吧,应该怎么走出,这段路或许能给他最好的解答。

途中遇到的景致,一直让他们期待看,并且不厌倦的就是那远方巨大的雪山冰激凌了吧?第一次看,云层缭绕,始终没见真面目。晓川突然不淡定了,站起来长吹口哨,脱光衣服显示诚意。后来才慢慢意识到这对他的意义。直到后来出了意外,晓川被迫退场,书豪带着他留下的冰激凌火机看到了真正的雪山冰激凌。这些甜品,是晓川对生活、对生命的巨大热爱,爱女友,想和她开一家冰激凌店。只有对生有无限的眷恋,才能让他一次次地上路,一次次地与死神擦肩而过并且乐此不疲地走下去吧。

从2000多米的海拔,到5020的青藏公路最高处,一路的危险和艰辛,只有上过的人才能体会。没有食物,没有火源,车子坏掉,藏獒群袭,食物中毒甚至差点死在风雪中……车后的行李从一开始的一后座,到后来干脆什么都不要,向目标冲去。其实,这就是一个书豪在逐步丢掉内心巨大包袱的过程,一切的悲痛、不解、疲乏、挫折感都随着转山路途的延展而慢慢消解并终于释怀。我们转山,求的不也就是这样一个卸下沉重包袱的过程吗?一切的一切,到了最后,尘归尘,土归土,白茫茫一片真干净。

当然,转山旅途中最灿烂的,自然是那些纯净温暖的笑容。晓川自然不用说了。还有那个给他喝下第一杯正宗酥油茶的藏族老奶奶、那个单纯的喜欢玩反光镜的孩子和他的好客的家人,甚至还突如其来遇到了类似爱情的东西,他那刻一定充满感动,一定。还有救了他命的牧牛人、医生、需要禁言修行的女朝圣者……甚至还有一路上遇到的所有对他竖起过大拇指的路人都是温暖他的动力。当然,最大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哥哥。在生死边缘挣扎时,梦到哥哥变成了喇嘛向自己伸出手,终于将他带回人间。在历经将千辛万苦,逃脱藏獒撕咬、货车碾压、饥寒交迫、食物中毒等等之后,终于给台北哥哥的电话答录机打了电话,告诉哥哥,他在西藏,想他。然后泪如雨下,转身继续上路。那么久以来,那是情绪最大的释放了吧?好像终于可以对哥哥、对自己有了个交代,终于可以面对哥哥去世这个事实,终于让内心得到了释放和解脱。这,才是转山的目的所在吧?

很多人不明白,为什么要磕长头匍匐朝圣。我相信,这种长途的坚忍是需要惊人强大的内心信仰才可以完成的,这一路肉体的极度艰辛或许才能让心灵得到相应的净化和升华,这种过程,也是修心的过程。只有亲眼见过,甚至要试过,或才能理解个中滋味。

最后,想借晓川的话来结尾:我热爱生命,所以必须走,必须走出去……

扎西德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