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年代之后,我们进入到一个加速运转的世界,连电影工业也跟着一并躁动,那之后的影片,很难再有之前的平华低调与沉稳内敛,更别说是与枪林弹雨打交道的黑帮片,所以出而步步为营,壮年气势磅礴的教父,很遗憾地没有守住晚节,在最后得瑟了一把,用教父3夸张的戏剧效果代替了前两部的内敛与精密,用外在的嚣张代替了1、2内在的奢华,每一次暗杀都变成光天化日下的屠杀,这究竟是黑手党还是杀手党?直升机扫射大楼、街道火拼和暗杀梵蒂冈的段落,也都已脱离一个黑帮的行事范畴,不仅不刺激,反而嫌浮华。舞台搭的大,又难免易散架,因此尽管教父3的剧情主线浅显单薄,却一定要拖到快3个小时,这与一个镜头背后有至少三个潜镜头的教父1实难相比。

还有很多没用的镜头,譬如在街头追杀扎萨时游行出现的四个蒙面人抬着圣母怀抱圣子的雕像,在托尼的歌剧演出上再一次出现,本意是华丽的前后呼应,就是圣象下的暗杀,虔诚与罪恶构成对比,好像天父在上面注视,从而反映“恶有恶报,出来混,总是有还的一天”这样一种宿命论。但是不能构成对应的是,尽管迈克为保护家族杀人无数,独独杀扎萨这次是文森特动手,不能算作迈克的罪孽,所以这种有形无实的对比反而绣花枕头,还无形中失去呼应的震撼。

与教父1相同的地方是,教父3也描写了两代教父的传承,但是3里面对新教父文森特的刻画,却明显不如教父1中的迈克深刻,文森特从暴戾到审慎冷静,连玛丽中枪也只是动容而已,前后性格的逆转毫无铺垫,不如迈克当时一步步的变化来得可信,描写的欠缺造成的人物失衡,使得欲以两条支线架起的张力大打折扣,影片也随之疲软。

那么整部影片,也便变成纯粹围绕迈克进行的独角戏,帕西诺倒是好好玩了一把演技,尤其在这样戏剧夸张的剧情设置下,无论是犯病、告解、女儿死后的哀嚎,还是死时的挣扎,是细腻得到了每一个表情的细微变化,但是出来的效果,和白兰度的杀人无形比起来,却是过犹不及的夸张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