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有一口井,井边站着一个傻子,盯着井里念叨:十三、十三……树上的疯子看见了,跳下来问他:你念叨些什么呢傻子?傻子白了他一眼,接着说:十三、十三……疯子纳闷地朝井里看了一眼,傻子一抬脚,“扑通”,疯子就掉了进去,傻子接着说:呵呵,十四、十四……

从前有一个姜文,拍了部电影叫做《太阳照常升起》,他站在电影院门口喊:十三、十三……一个疯子从电影院出来说:黄秋生是房祖名他爹,姜文笑了:十四、十四……又一个疯子出来说:姜文是房祖名他爹,姜文接着喊:十五、十五……第三个疯子出来说:房祖名是房祖名他爹,姜文一愣,接着哈哈大笑:十六、十六……我从电影院出来,姜文正笑眯眯的看着我,我看了看太阳,突然觉得有些困倦,于是坐在电影院门口睡着了……

第一段:疯

女人,活在记忆里的女人,活在对丈夫的零碎记忆中的女人,其实这些记忆零碎到快要忘记,所以她不断疯狂的温习着。她只记得丈夫是“最可爱的人”,他的枪越来越短,只记得他曾经说过的那些骗人的情话:“我知道我知道。”“你也不是什么都懂。”“不怕记不住,就怕忘不了,忘不了,太熟,太熟了,就要跑。”

女人对儿子说:“你的模样减去我的模样就是他的模样。”儿子身上必然有丈夫的影子,所以他摔掉儿子的算盘,不让儿子上学,让儿子不停的念那些丈夫用来骗女人的信,然后狠狠的打他,其实她打的是心头挥之不去丈夫。可是儿子一定要长大,所以女人用石头建起了白房子,把儿子的照片和李铁梅贴在一起。

儿子远没有长大,他希望了解到母亲和父亲的一切,他希望成为父亲,可是他心里一点父亲的影子都没有。于是他偷偷的找到了母亲盖的白房子,可是一不小心几个喷嚏击碎了这里的一切,他不知道的是,他还将击碎自己。

女人把白房子盖好后便再也没有什么挂念了,正好儿子要去接人,所以女人冷静的对儿子说:“我就在这里等你。”等到儿子回来时,女人消失了,只留下鱼鞋、丈夫的衣服和裤子随水漂流。轻松舒缓的歌声响起,《美丽的梭罗河》,女人解脱了……

第二段:恋

小梁坐在食堂门口,弹着吉他,惬意的唱着《美丽的梭罗河》,食堂里五个穿着白衣的姑娘随着歌声一边劈腿一边揉面。小梁活在自己的幻想里,在幻想里自得其乐,他把周围的女人也安插在自己的幻想里,做自己美丽的梦。

林大夫,一个湿漉漉的女人,她身上每一寸皮肤都会不断浸出水来,所以她要找男人帮她拧干衣服,擦干身体,老唐是其中一个,万人迷小梁更是一个。

晚上,露天看电影,《红色娘子军》,每个人都望着幕布幻想着自己的美事,小梁在摸着女人的屁股,可是一声“抓流氓”敲碎了小梁的美梦,小梁疯狂的跑着,可是最后摔断了腿,被四十二个手电筒照清楚了自己的脸。

小梁的梦已经出现了裂痕,可是现实并不会弥补裂痕,而是会继续敲碎它。在幻梦里离自己有距离的女人现在离自己只隔着两层衣服,第一个来的是湿漉漉的林大夫,第二个来的是“阿蕾”。

虽然自己洗清了罪名,可是这个世界对小梁来说已经“陌生”,于是在短暂的狂欢后他用枪带把自己吊了起来,双手插着裤兜,面带微笑,《美丽的梭罗河》再次响起,天堂里又多了一位自由的神仙……

第三段:枪

小梁的死一直萦绕在老唐的心头,他一直思考着小梁说的“陌生”,一直在思考着人死了会不会笑。虽然老唐这么在乎朋友,可是他对女人却不这样,他内心里对于女人只有两个字:占有,不管付出什么代价。

所以即使妻子随自己下放到山村,老唐依然会把妻子抛在一边,每天带着一群孩崽子在林中吹号,打猎,还不忘在孩子门面前显露一下自己的善良,“弋不射宿,钓而不纲”。

女人是不能装在箱子里保存着的。妻子遇到了年轻的小队长,“你唐叔说,我的肚子像天鹅绒。”于是,小队长在这块天鹅绒上打了个冷颤,就在母亲留给他的白房子里。

一次美妙的经历之后,小队长却更加迷惑了,什么是天鹅绒,于是他生平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去了外地,找到了天鹅绒,可是他却发现唐婶的肚子根本就不像天鹅绒,他的幼稚的认真劲给老唐带来了极大的羞耻,于是老唐的枪响了……

第四段:梦

大戈壁的路上,缓缓的走着两匹白色的骆驼,两个女人,一个口似悬河,不停的讲述着男人如何不顾一切求得她的爱,另一个却一直沉默。

口似悬河的女人是去路的“尽头”和男人结婚,而沉默的女人是去领他死去丈夫的遗物,一个路标,左边指向“尽头”,右边指向“非尽头”,其实她们不论选择哪条路都逃不开命运的禁锢,一个是别人的禁锢,一个是自己的禁锢。

一位苏联老修女向女人述说了她的丈夫的死,留给她一袋丈夫写给别的女人的情信、带有三个弹孔的衣服、三条女人的辫子和一本车尔尼雪夫斯基的《怎么办》,她的丈夫是和情人一起死的,不管他的情人是叫阿辽莎、娜塔莎还是喀秋莎。

在路的“尽头”,女人和老唐举办了一场狂欢式的婚礼,在婚礼上,小梁不断的摸着女人的屁股,快乐的享受着别人玩笑式的殴打,而老唐却在婚礼上喝得烂醉,睡在帐篷里什么都不知道了……

女人不愿相信丈夫已死,她带着遗物,挺着肚子上了火车,一面火帐篷随着火车飞舞,不知不觉中,女人产下了孩子,孩子掉到了火车下面。火车停下了,女人疯狂的往回跑着,刚出生的婴儿躺在开满鲜花的铁轨上。太阳缓缓升起……

“阿辽莎,别害怕,火车在上面停下啦,他一笑天就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