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蒂凡尼早餐》(Breakfast at Tiffany's)讲的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这是一个关于无业女青年与大龄文青如何走到一块的故事。 高中的时候我勤奋的不得了,总是大清早天还乌漆抹黑的就往学校跑,甚至为了这一目的忽略掉早餐。那个时间段整个校园空空荡荡的连鬼都没有,人也就那么一两只。总之是因为这种氛围让人浮想连连,以至于好一段时间我都上了瘾似地干着这种早到争头名的事情。有一天,我从窗户爬进教室里时,电还没来,没灯,天色还铁青,不太明朗。我看见有个东西占着我的位置,趴在我的桌子上一动不动。这着实让我吓了一大跳,因为看着像具尸体。但我马上一琢磨,就突然记起了前一天似乎有个女生好像信誓旦旦地对我说一定要来的比我早。于是我突然觉得她不再像是“那么的信誓旦旦”了,以后的日子里证明,她确实是属于那一种非常稀有的“真的装腔作势”的女人。这也就是我喜欢她的理由。 那么,本片中的霍莉或者说奥黛丽·赫本,就如她在剧中被人给予的评价,就是这么一个“真的装腔作势”的女人;当然我们同时也可以看到她最后还是在保罗或者说乔治·佩帕德面前揭去了自己的伪装,显露出她无时无刻不在逃离着某些东西的另一面。让人似曾相识,因此这也正是我喜欢她的理由。 不过,到底为什么这样的女人会让人着迷呢?想想牙齿和舌头,阴和阳,钢与柔,因为这种矛盾的存在反而让这个矛盾统一体变得更加完美起来。不用去想的太远,事实上完全就是因为这样的原因。 蒂凡尼早餐,或者说珠光宝气的早餐,是一种在精神状态严重空虚下进行的一次早餐,但是内啡肽还是让进餐中的人们心情振奋、精神愉悦。所以说,我从来不认为YY是件不好的事情,你骗得了自己就能瞢了整个世界。真正能活在自己精神世界里的人那可都是BH的人。 上面说到的精神早餐只是个引子,那种虚的东西做太多次就一点趣味都没了,除非变着法子干以前没做过的事情才能得以保持新鲜度,这样的例子想想棒子的“娱乐精神”;因此,我想说更多一些的其实是关于现实中的早餐。 关于早餐的回忆,其中印象比较深刻的一些居然都来自于高中的同学。或至少是跟他们有些关系的。 第一个其实是跟早餐,我是说甚至还包括中餐晚餐乃至夜宵午后点心等等都有纠缠的家伙,我们叫他肥猫,就跟《肥猫正传》中的肥猫郑则士的形象特接近。因此我们叫他肥猫;要么是因为胖点的人都叫肥猫?可我还从没叫过我弟弟肥猫,我顶多偶尔叫他几声“猪”。总之,我想说明的是,有一种胖子会让人看着觉得特安心,这样的人就叫肥猫。此君在高三上半学期的时候因胃癌去逝,应该是高三上半学期吧?我不擅长记日历,只记得那天下着毛毛细雨,从天亮一直到天黑,后来还一直漫延到了那场葬礼上,不痛不痒,但刚好对上气氛,悲伤的不得了。我们最后见到他的时候他已经躺在自家的大堂里了,并且打算永远不再醒来。 当然我不是为了想要说明为了变身肥猫(即给人以安心感)就一定得把早餐跟其它几餐一视同仁对待,就拿我作个例子,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一天就只有中餐和晚餐,要么哪天对肚子发发善心来个三餐,但第三餐也不是早餐,而是夜宵。在家里的时候被母亲管着,那就不得不早餐了,有时候甚至觉得都对早餐上瘾了。家这个东西果然是温柔乡,很容易让人养成逆来顺受的习惯。 当然我也不是想就此让你们产生这样的不良逆向联想:不吃早餐就会得胃癌。 不过不巧得个胃炎,溃疡什么的那就是小CASE了。 第二个家伙,也是高中同学,嗯,其实是他的小弟,是个瘦不拉叽甚至比他还来得高的小伙子。那时候饮水机开始在我们那里红遍全球(林夕同学语录),因为有买水送机的便宜事情,几乎每个人都可以捞到一台,人手一机。机器嘛,只要是机器外行人看上去就觉得是高档货;甭提外表,它们的功能也变得越加花哨起来,除了制热的居然还有制冷的功能,直接抢了电冰箱的生意。然后有一年夏天,同学小弟每天起床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直接跑向饮水机,接一杯冰水,一饮而尽。豪饮。这样坚持不懈了整个夏天之后,有天他突然就病倒了。去医院一检查,医生说是因为大清早空腹喝冰水喝出来了胃穿孔。 这么BH的事迹恐怕是前无古人了,我先不去管会不会有来者,这件事情教育我们:宁可不吃早餐,也要选准了早餐对象。 下面说到的这个关于早餐的第三个例子,也是教育我们要选对早餐对象的。在说到正经事之前,我们先来猜一个大家都知道答案的谜语。 城里人说(也不知道是哪座城里的人),谁杀死司芬克斯怪物,他将为王,并娶寡居的王后为妻。俄狄浦斯去问司芬克斯的时候,司芬克斯还是傻不拉叽地抛出那个快要生锈的谜语: 什么动物早上四条腿,中午两条腿,晚上三条腿? 俄狄浦斯一下子就猜对了答案,甚至没有给司芬克斯一个情绪缓冲的机会。所以也难怪司芬克斯会羞愧地马上跑去跳崖。 这件事情告诉我们,做人千万不要像那个司芬克斯那样一层不变,但也不要像俄狄浦斯那样一时得意最后却发现自己落了个弑父娶母的悲剧。我们要去做那种不惹怪物,也不要去跟皇亲国戚攀上丁点关系的普通人。 不过这个故事到底和早餐有什么关系呢?那就得从故事中谜语的答案说起。当时俄狄浦斯只说了一个字就让司芬克斯去跳崖自尽了。一个“人”字。(请不要向我询问原文有几个字母,我是文盲) 早上是代表人的幼儿时期,是用爬的,所以就是四条腿。 中午是代表人的成熟时期,是用两条腿走的。 下午呢,就是代表人的老年时期,因为老了,所以要用根拐杖拄着走。 所以,由此看来我们小时候尽是在吃早餐了。 换句话说,你知道这时候我肯定是要提起“三聚氰胺门”事件了。大致上的情况我知道的跟你们知道差不多,也没有更多的见解,唯一有些感慨的是,年初去参加了几个高中同学的婚礼,很快女方们生产初期是四条腿动物的预产期就将临近,我觉得他们到时,或者现在已经在感慨起来了。 不过,“三聚氰胺门”事件的好处是,肯定会让更多健忘的人忽然想起居然还有母乳喂养这档子事。怎么说还是自家的饭香啊,这可是公认了的,还不用找名人代言广告。 精神上的早餐,我们不时YY一下,也不全是坏处,而现实中的早餐,不管是让人上瘾,受伤,中毒,甚至是丧命的,这是我们躲都躲不开的,所以那就认了吧,良心是别人的,而我们自己呢,以前怎样现在还怎样,他们孩子是孩子,我们这些长大了的,喝两杯奶就会挂掉!?请不要引起奶牛的情绪紧张不安,不然很多奶农都会因此破产。现在经济不景气,虽然仍然表面看上去很美,但大家都不好过。 生命只在旦夕,相比起风烛残年时以挂点滴维持生命,现在的早餐才是正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