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寂寞的夜空下,两个失眠的美国人在酒吧里相遇了。或许是眼底那份不自觉外泄的孤独令这对陌生男女悄然走到一起,他们在绝望中又若有所盼,暗自期待一次奇遇来改变一切。

鲍勃·哈里斯,逐渐过气的好莱坞影星,悲哀而无力地看着风华一点点逝去。爱情从婚姻中黯然退场,所有生存的激情消失殆尽。生命对他不再有任何意义,仿佛只剩一具麻木的躯壳在茫然行走。哈里斯来到东京拍摄一则威士忌广告,他对这份工作毫无兴趣。回到旅馆,只是一人枯坐,他并不是疲倦,而是彻底厌倦——不仅是对现在的生活,而是对生命本身。

夏洛特,年轻美丽的大学毕业生,正当青春妙龄。她与一位摄影师结婚,陪丈夫来到东京,却发现丈夫完全沉浸在工作中,几乎忽略了她的存在。夏洛特只好一个人百无聊赖地在城市里闲逛,漫无目的地在街上游荡。她突然感到自己对这种状态是多么烦恼,而对丈夫又是多么不了解。

一对同样落寞而沮丧的男女相伴潜入这座城市中,最终在生活隐藏的无限可能中重新找到了信念。

相关评论

一句话评论

对一段不可能的罗曼司的精巧细致的观察。

——旧金山编年史

这部有趣的、苦乐参半的电影是对那些在生活中迷失了自我的人的一种跨文化隐喻。

——好莱坞记者

精彩影评

不知是不是科波拉家族的人都有点王者之气,似乎总要到导演的位置上体验一把才行。连尼古拉斯·凯奇都去玩了一回。索菲娅·科波拉算是这些小字辈中做导演做得比较像模像样的一位。

自小就在父亲科波拉的《教父》中当演员,耳濡目染地受到电影教育。她当了一段电影服装设计师后,就到大学学习艺术。出来后开始自己导演电影,从短片到大获好评的第一部长片《处女自杀》,至今已被认为是一部很能代表美国新人类的生活观的影片。

索菲娅过去的作品总是以年轻女性的视角显示出自己的独到之处,而这次她进入了一位中年男性的心理世界。她认为事实上片中男女主人公处于相似的人生困境中,无论是中年危机亦或青春的迷惘,同样是对人类自身存在的置疑,这种困境因处于他乡而更得以激化。

影片的灵感来自索菲娅20多岁时在东京的旅行,那段经历令她产生许多感慨。比如她感到在异国突然遇到同乡往往产生一种奇妙的亲切感乃至激动,同时她发现陌生的环境中,很容易在午夜时分陷入对生活的检视与思考中。而在东京抬头就是布拉德·彼特的咖啡广告更让她有怪异的错位感,这促使她直接给影片设定了好莱坞影星来拍广告的情节。

比尔·墨里也是她想拍摄此片的一个重要原因,她非常欣赏墨里的表演,并希望为他量身定做一个剧本,挖掘出他特别感性的一面。

影片全部在日本完成拍摄,只用了27个工作日。对于这样一部投资有限的独立电影来说,简直是一次冒险。实际上,索菲娅的剧组里只有8个美国人,其他都是在当地找的工作人员,大部分都不会说英语。语言障碍以及风俗习惯、社会规范的限制都让影片拍摄困难重重。索菲娅认为日本文化的核心就是尊敬、礼貌与荣誉,所以她尽力通过表现出对日本文化的尊重来克服阻碍。她希望影片的操作方式更具日本风格,而不是把美国的一套照搬过来强加给日本的同仁。她清楚地记得一次租借一家旅馆拍摄,约定是借到下午四点,她们仅超过时间10分钟就被店主断了电,负责安排外景的日本工作人员也感到这是对他的严重失信和不敬。

索菲娅特别强调以一种流动的方式表现东京,她对这座城市的记忆就如同一系列快照。他们很多时候没法组织大规模外景拍摄,只能利用轻便摄影机在运动中捕捉城市的断片,不少镜头其实都是在街头偷拍。但是与当下普遍使用DV的潮流相反的是,索菲娅坚持要用胶片拍摄,因为她觉得只有胶片方能拍出那种记忆中的浪漫色彩,胶片赋予电影以距离感,而DV突出现场直击效果。

索菲娅希望通过这部电影表达她对东京的热爱与怀念,在她看来,人生总会经历那样的迷失时分,也会有男女主人公那般美妙的邂逅,都不能永恒,却会对生命产生不可磨灭的影响。

索菲娅与斯派克·琼斯的婚姻曾经也是好莱坞名噪一时的才子佳人配,但如今这段关系已告破裂。所以也有人说这部电影是她对自己当下心境的书写,多少带有自传色彩。片中那位因丈夫只顾工作而完全被抛在一边的年轻女子似乎就是索菲娅本人的写照,自从她和琼斯相爱以来,这位大忙人几乎是马不停蹄地接下一个又一个的工作。或许就如同夏洛特一样,她渐渐发现了两人之间的隔阂,从而引发了对自己生活的重新认识与定位。

在她导演的第二部作品中,索菲娅·科波拉取得了跳跃式的进步。

这部情绪化的影片有一股自然的幽默感,来自“美国人在东京”的差异性情境造成的文化冲突。事实上影片还有第三位主人公,那就是东京和它所代表的日本文化,或许更确切地说,是索菲娅·科波拉眼中的日本社会。在这里,她是用日本,这个陌生的国度强化生存的孤寂感。那种身处异乡、难以与周围的环境取得有效沟通的境遇将人的永恒孤独具像化了,与周遭现实仿佛脱节般的疏远感突显出一股不知所措的迷茫。索菲娅是如此精确地抓住了当代人灵魂深处的失落,轻轻触动每个人心灵中最柔软脆弱的部分,牵引出所有被隐藏的孤寂与伤感。

幕后制作

关于影片

这部只花了27天拍摄、耗资仅400万美元的小成本影片一经推出即获得包括奥斯卡、金球奖在内的全球多项影评人奖和提名,在好莱坞主流商业电影当道之际换得不错的口碑,被誉为“有诗意而具深度的独立电影”。

《迷失东京》于2002年9月30日在日本实地拍摄,全部在日本取景。导演索菲亚·科波拉只带去了包括自己在内的8个美国剧组演员,许多工作人员都在当地招募,语言、风俗习惯以及社会规范都令拍摄困难重重。影片的拍摄过程及手法更具日本风格,鲜有好莱坞特色,使影片弥漫着一股自然的幽默感,恰倒好处地展现了“美国人在东京”的差异性情境所造成的文化冲突,同影片所要表达的主题——对人类自身存在的置疑,这种困境因处于异乡而得以激化——丝丝入扣。

虽然拍摄的时间和经费都非常有限,但苏菲亚却坚持用胶片拍摄,因为她觉得只有胶片才能赋予电影以距离感,才能拍出那种记忆中的浪漫色彩,而时下流行的DV突出的是现场直击的效果。

一部属于索菲亚·科波拉的片子

虽然许多影评人对主演比尔·默瑞在片中的表演大加赞赏,但《迷失东京》却始终不是一部属于演员的影片,它更多的是属于编故事的人和拍故事的人——编剧兼导演索菲亚·科波拉。

被认为是美国新生代电影代表的索菲亚·科波拉是好莱坞著名导演科波拉之女,在演员、编剧、导演、制片和服装设计方面都有着不俗的表现,1999年执导了大获好评的第一部长片《处女之死》,《迷失东京》是她的第二部剧情长片。影片灵感来自苏菲亚20多岁时的几次东京旅行,东京的形象一直徘徊在她的脑海中挥之不去,“迷人而又怪异”。她回忆道:“东京是如此令人迷惘、失去方向,身在其中寂寞、孤立。一切都那么疯狂,折磨着你。”这个地方让她产生一个想法:把中年危机和20岁的无所适从并置演绎。片中许多场戏和大量的对白来自她听过的对话、她的经历和她所认识的人。“你写下的任何东西都是自传性质的。”索菲亚说,“甚至《处女之死》也是,我并不是为写‘一本书’而写。”她的台词设计饱藏智慧,听似即兴随意,却准确地揭示角色内心的混乱。而在东京抬头就是布拉德·彼特的咖啡广告更让她有怪异的错位感,这促使她直接给影片设定了好莱坞影星来拍广告的情节。索菲亚在《迷失东京》里的夏洛特身上投射了自己的影子,那种被丈夫冷落的伤感是过去心境的写照:和片中那位工作狂一样,自从两人结婚以来,琼斯就接下一个又一个的工作,正是在此过程中索菲亚发现了两人的隔阂。随着《迷失东京》的上映,他们正式宣布了离婚的决定。

索菲亚·科波拉还是个编织情绪的高手、调动演员的天才,把喜剧开掘到辛辣而不留痕迹的境界。某些场景没有录音,只是让摄影机转动着捕捉情绪。“她会等上我们一会儿,而不是武断地喊停。”女主演斯佳丽·约翰逊说,“她清楚她想要什么,得到了才往下进行。你是在一个独具慧眼的人手下工作。”

演员们

擅演喜剧的天才演员比尔·莫瑞也是触动索菲亚·科波拉拍摄此片的一个重要原因。索菲亚极为欣赏莫瑞的表演,此片即为是为莫瑞量身定造之作,挖掘出其特别感性的一面,并以在片中的冷幽默而为其赢得不少掌声。

比尔·莫瑞曾出演过《疯狂滚球王》、《终极细胞战》、《查理的天使》等片,在《迷失东京》的发布会上,比尔·莫瑞边喝红酒边说:“电影中很多笑声是我演电影以来认为最满意的,影片的喜剧效果非常棒,索菲亚创造了这部电影,她值得一切褒奖。”而索菲亚则开玩笑地说:“我是用鱼子酱和香槟把他贿赂了。”

而现在红得发紫的斯佳丽·约翰逊在出演此片时年仅19岁,早在12岁时斯佳丽斯就获得过美国独立精神奖的褒奖,又以出演《马语者》获得新星奖,后又在科恩兄弟的《缺席的人》、《八脚怪》、《赛末点》中有着不俗的表现。《迷失东京》使斯佳丽在2003的威尼斯电影节上获得了“逆流单元”的最佳女演员奖。

在本片中饰演另一个旅居东京的美国女孩凯丽的演员是曾出演过《惊声尖叫2》的安娜·法莉丝,她还演过《惊声尖叫3》、《五月魔女》、《变身辣妹》等。

摄影

摄影上,索菲亚·科波拉动用了其全部的视觉经验并形成个人化的影像风格,她更喜欢从一个感性的角度来触摸镜头前的影像,强调以一种流动的方式表现东京,使得她对这座城市的记忆如同一系列快照。

影片的摄影很帮衬,虽然《迷失东京》的拍摄日期很紧张,但最后在银幕上却显得从容、精致。摄影师Lance Acord有着不错的银幕感,将令人头疼、黑得一塌胡涂的宾馆酒吧、PUB里的戏处理得具有一种疏离感。画面有着颠狂的动感,同时亦具沉静的寂寥。对细节的突出、对色彩的敏感让这部片子在视觉方面丝毫不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