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通过日本电影《入殓师》让我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这样一份高薪庄重为逝者打扮化妆的工作,2009年美国电影《在云端》则让我了解到了在全球金融海啸乃至爆发经济危机致使大量的公司不得不通过精简人员压缩成本来抵御这个寒冬的大时代背景下,居然有一类公司因祸得福,经济好的时候他们业绩不景气,一旦经济困难时期那就是他们集体的狂欢。他们的职业就是——公司裁员专家。千方百计为服务对象公司裁员拉大旗,作虎皮。一站式服务,对话,说服,售后,保险,心理抚慰等等,建立“炒鱿鱼”快速通道。这样一来,一个崭新的行当茁壮成长,另外也解去了裁员公司老板心口的麻花结,省时省力避免面对面的激荡对抗。

影片男主角乔治•克鲁尼饰演的就是一名叫瑞恩•宾厄姆的公司裁员专家,他的工作是在天上乘飞机飞来飞去为各地公司去解决麻烦,飞机和旅店就是他的家,单身主义的他,人生的目标是乘坐飞机积攒的英里数达到100万,从而晋升为航空公司白金会员。他追求的里程数堪比地球到月球的距离。

在我们眼中看似孤僻,远离了人类伦理生活的乔治在旅途中邂逅了女主角,XX后,故事不用我说,大家也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故事将如何进展。中途男主角还带着女主角回了趟老家母校,此情可待成追忆,忆往昔峥嵘岁月稠。这样的情节与《东京爱情故事》里的经典桥段如出一辙。男主角本以为女主角也是便如他一般是个天天在天上飞,没日没夜奔波在各大旅店,公司之间的独行侠。不想在一夜,男主角按图索骥按响了女主角家的门铃。女主角开门,男主角看见了在屋里顽皮奔跑打闹的孩子,其次听见了一个男人的声音“亲爱的,是谁来了?”男主角很明显意识到他本不该来,退后两步,女主角开口:“是一个迷路的流浪汉。”

男主角幻想破灭,被打回原形,本想结束单身的他无奈又重新回到了他最为熟悉的天上。也许,那些云朵才是他最亲密的爱人。

影片中有我喜爱的青春女孩安娜•肯德里克 Anna Kendrick,近来客串大红大紫的《暮光之城》系列的角色,身材不赖,发育劲道。在本片中担任女二号角色,其中有一场哭戏,印象深刻。哭戏在电影中最为司空见惯,特别对于女演员来说这简直是居家旅行必备的杀手锏。但这场哭戏在Anna Kendrick演来却尤为吃力,哭的非常不自然,不真情流露。也许是因为Anna Kendrick面部肌肉太过紧绷滑细,哭的时候面庞褶子出不来,且哭声也比较干,不湿滑。白璧微瑕,这瑕疵倒觉得哭都不会哭的Anna Kendrick在我面前更真实起来。哭,是有讲究的,也是一门艺术。

影片开头用分镜头的方式从飞机上对地面的山川河流,农田城市等进行了航拍,之后我们又随着男主角在美国一个又一个的城市之间穿梭,可谓飞遍了老美的山山水水,住遍了美国佬的各大高档旅店。结束时,孤独的老男人伴着旁白再次登机,直上云霄。“今天大多数人都将回到自己温暖的小家,迎接家里闹腾的小狗,吵闹的孩童,他们的伴侣会关切的打听白天的事情,晚上,他们在夜幕中安然入睡,星星从白天隐藏的角落慢慢地爬升出来,而在那些天边的微光中,会有一个更为明亮,它就是我的翼翅闪灯,祝福着其他人,悄然拂过。”

远离地面,快接近三万英尺的距离。画面中,唯见云海与天际。至此影片戛然而止,非常干脆,没有继续进行男主角在云端的表情追拍,没有继续把抒情的话说得痛入骨髓,而是“悄然拂过”华丽收尾,既有徐志摩“轻轻我走了,不带走一片云彩”的淡然哀伤,又给人以老爹歌曲中所唱“逃开了你,我躲在三万英尺的云底”的男式温柔浪漫情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