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缘起篇

有关超级英雄的诞生,他是雷神,他是克里斯·海姆斯沃斯。

2009年,克里斯·海姆斯沃斯还仅仅是一个默默无闻的龙套角色。这一年,他有幸出演了《林中小屋》,他的角色不算出色,但他的兢兢业业还是留给了当时尚未大红大紫的好莱坞编剧乔斯·韦登留下了足够的印象。

这部拍摄于2009年,却直到2012年才获得上映的《林中小屋》,克里斯并没有从中直接获益,还需要继续为自己寻找下一个饭碗。于是,他去了导演肯尼斯·布拉纳将要执导的《雷神》剧组中去碰运气。结果,他被选上了。

要知道,在漫威的算盘中,在拍摄《雷神》时已经启动了《复仇者联盟》的项目。而执导《复仇者联盟》的正是《林中小屋》的编剧乔斯·韦登。由于《雷神》率先上阵,肯尼斯·布拉纳在选择克里斯·海姆斯沃斯时,还专门向乔斯·韦登征询了意见。结果克里斯在《林中小屋》中积攒的人品显然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乔斯·韦登也显然为克里斯说了好话。

于是,一个超级英雄就此诞生了。这就是克里斯海·姆斯沃斯,他不仅在顺利在《雷神》中开张,还在其后的《复仇者联盟》中表现良好,现在,又在《雷神2:黑暗王国》中再次演活了锤子哥。

人生如戏,命运总是喜欢给人开玩笑,使你不知道在当前的戏份中该如何演出。常说命运多端,其实指的是未来,那些还没有发生的事情,看起来每一个都存在着N多的可能性,但真的在选择面前,又有多少人做好了准备。在随意挥霍着眼前的机会时,其后的人生也差不多就此跟着随意起来。不要把希望过多地寄予明天,其实所有的选择都在于眼前。

克里斯·海姆斯沃斯在拿到《林中小屋》的剧本时,他说,““一开始拿到这个剧本的时候,我觉得这是一部简单、无聊的恐怖片,都是一样的题材和故事,非常无趣”,但尽管如此,他还是尽力地表演,起码,他打动了自己,也打动了乔斯·韦登,不然,后者也不会再其后好友的征询中为克里斯说好话。

就是这样,克里斯善待了《林中小屋》,尽管在当时,他还看不到未来的样子,但因为他的投入,机会已经潜藏在了里面。就此,他把一个不是机会的机会掌握在了自己的手中。而且,当真的机会来临时,他也没让它溜走。

于是,因为《林中小屋》,我们看到了一个呆萌的《雷神》,然后看到它变成系列,看着克里斯·海姆斯沃斯开始走红。现实就像一个神话,克里斯·海姆斯沃斯演活了这样的神话,于是他也成了神话。

二。终结篇

这里的终结,是说对于惊悚片的终结,看过诸多惊悚片或者恐怖片,到了《林中小屋》这里,基本上可以被终结了。

有关好莱坞惊悚片及恐怖片,经过电影工业的深入发展,已经渐渐走入了程式化。用《林中小屋》的编剧乔斯·韦登的话说:我喜爱恐怖片,但是现在的恐怖片的情节却越来越平庸和无聊,看了前面就知道了后面,这令人很沮丧,而且杀人的镜头也愈发地恶心。所以,他想用自己的剧本改变这一切,对传统恐怖片的情节进行了改良。把他的新故事变成“写给挚爱的恐怖片的一封情书”。

再借用主演之一的克里斯·海姆斯沃斯的话说:一开始拿到这个剧本的时候,我觉得这是一部简单、无聊的恐怖片,都是一样的题材和故事,非常无趣,但是当我一页一页阅读下去,我却发现这个故事比我想象的要复杂的多,好像是一个全套一样,一开始给你一些你熟悉的东西,让你上当,后来再一点点颠覆你的认知。

编剧乔斯·韦登与导演德鲁·高达从一开始就想做一个具有颠覆性的作品,而他们想要颠覆的,就是好莱坞程式化的电影制作套路。

比如,在诸多的恐怖片中,往往都是一群远足的人,进入了一片森林之中,抵达一个小屋,然后在小屋中触动了不该触动的东西,于是,恐怖又凶恶的怪物就会出来惩治这群待宰的羔羊们。往往,这群远足者,需要满足五种类型:婊子(性格开放,胸大无脑),运动员(头脑简单,肌肉发达),学者(知识渊博,比其他人聪明冷静点),愚者(一般都是抽大麻打电玩的宅男),最后是处女(较为贤淑、比较健康聪慧的女士),这五种人物性格是恐怖片人物性格中的万能格式,不论是鬼片、僵尸片还是怪物片都能经常看到这种模式。而且,按照恐怖片的伟大传统,路上这五人必然会经过一家破败不堪的加油站,必然会遇上一个目露凶光、出言不逊的站主。抵达目的地后,他们又必然会发现一个隐蔽的房间或者地窖,里面也必然会堆放着几件诡异的古物。而不顾自身本能、常识、每块肌肉、全部神经的警告,他们必然会摆弄这些灵器,必然会唤醒某种邪恶的力量,从而导致主角们必然的灭亡。而且,那种邪恶的力量,往往还都是远足者们自己选择的,或者是僵尸、或者是女巫、或者是狼人、或者是魔鬼等等。

在《林中小屋》中,包括克里斯·海姆斯沃斯在内,正好也是五个年轻人,而且克里斯代表是头脑发达的运动员。他们走进森林中的小屋,在其中的地窖中,他们触发了葬于小屋之外的僵尸家族。按照这个套路走下去,就必然成了克里斯自己说的那样简单、无聊的故事。但在这里,不是这样。在五个注定要倒霉的年轻人之外,还有一个神秘的组织,正是他们控制并监视着五个人的一举一动,而且看着他们一一死亡。这个组织是干嘛?

于是,最大的颠覆来了。既然是写给好莱坞恐怖片的一封情书,那么情书中就要存在对好莱坞恐怖片揭底的内容。这种揭底,就是德鲁·高达与乔斯·韦登联手,通过《林中小屋》对于好莱坞恐怖片的流程的揭露。那个神秘的组织,就是好莱坞的所有恐怖片的制作流水线上的人。小屋中的五个人既是五个用于表现情节的道具,也是恐怖片观众者们的观照。

好莱坞恐怖片的制作者用他们标准化的流程,可以制造出各种不同元素的恐怖片,这每一种,都可以在《林中小屋》中找到其中的对应。想要幽灵吗?那么,只要在森林中的小屋中有一个可以触发幽灵现身的机关就可以了。而且,五类人的不同死法,都可以根据需要一一配置好,反正,最终是要只活下来一个女性就足够了,最好是那个象征了贤淑、健康聪慧的处女,因为她毕竟代表了希望,可以为恐怖片的结尾增添一点亮色。

在《林中小屋》一片中,尤其是最后部分群魔乱舞的部分,可以看到史上最全的怪物,想一想流水线上的制作者们如何进行配料,并奉上不同的恐怖故事,只要好好研究下《林中小屋》就足够了。

《林中小屋》用一个好的创意与拍摄手法,就讲尽了有关恐怖片的前世今生,值得好好看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