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媒婆第1集剧情

男媒婆第1集剧情

丁二春偶遇梦中情人

全成热恋婚介所开业,丁二春和姚双喜登台讲话。杨金芳生气的要去砸场子,男子问她要砸谁的场子,她则说要砸儿子的场子。姚双喜问丁二春,他们开婚介所行吗?因为婚介栏目这些多,可成功的没几个。丁二春则说找对象这件事本来就是困难的事儿。看来他们开婚介所绝对是朝阳产业,就让他等以后跟自己吃香的喝辣的。杨金芳要摘掉婚介所的招牌,丁二春阻止妈妈,杨金芳威胁儿子,如果他今天不把牌子摘掉,她就躺在这里不走了,丁二春让妈妈给他留点面子进屋里说。

杨金芳生气的要砸东西,她挑来挑去将姚双喜的杯子摔到地上。杨金芳说国家号召自由恋爱,丁二春告诉妈妈,他这个婚介所可是经过国家政府批准的,杨金芳一听急着要看营业执照,姚双喜则说执照还在工商局呢。丁二春骑着自行车撞到了一看报的大爷身上。潘总看到了小区的婚介所,生气的说他们在自己开发的小区开婚介所,不是笑话他娶不了媳妇吗?潘总进入婚介所,姚双喜问他是离婚还是丧偶?潘高峰生气的拉住姚双喜的衣服。

丁二春跟白金山商量好了赔偿他三百块钱,可是等掏钱的时候却发现兜里一分钱都没有。姚双喜赶潘高峰出去,潘高峰问他知道自己是谁吗?能让他婚介所马上关门信吗?丁二春要回家娶钱,大爷扣下了他的营业执照。小区物业去婚介所,要求姚双喜赶紧将婚介所关掉,因为之前来视察的是小区开发商潘总。

一女子从白金山身边经过,拿了钱放到他面前,白金山叫住她,说他不要是饭的。女子笑了起来,看到了地上的那张营业执照,笑称介绍对象还改流动的了。丁二春回去拿钱,得知小区物业要求他们关门的事情。潘高峰说丁二春没有签租赁合同,所以让他们赶紧关门,丁二春说他明天就签,可是潘高峰还是不同意,执意不让他们干。丁二春告诉潘部,他在小区开婚介所不是为了自己,而是在帮他做善事:小区内的单身男女婚姻大事都解决完了,小区就和谐了,这样社会也就和谐了,社会和谐了就象征着潘总在做善事。

姚双喜问丁菲,如果他不成功了她会嫌弃他吗?丁菲说不会,因为他这个人根本就不会成功,再者他们两个又没有什么关系。姚双喜说她嫁给自己不就有关系了吗?丁菲问他觉得有可能吗?潘高峰同意让丁二春开婚介所,同时请求他帮自己介绍一个对象,丁二春纳闷,他这么一个大老板还是单身。

潘总说起他对爱情的感觉,丁二春保证用不了三天给他找一对象,潘总承诺,只要他三天之内帮自己找到对象,将会免去他婚介所所有的租金。丁二春给姚双喜打电话的时候,无意中看到白小青从身边经过,此时的他想起小时候的事情,得意的笑了起来。丁二春骑着自行车追上白小青跟她打招呼。大爷坐在那里等待丁二春,坐的腰都疼了。

得知白小青离婚了,丁二春说太好了,因为他也是单身。白小青向丁二春打听起小区有没有合适的房子?丁二春说现在刚好就有一套。姚双喜不同意将那套房子以两千块钱的价钱租出去,丁二春给他做思想工作,让他为了老同学牺牲,之后讲起了白小青的事情。姚双喜说他是想趁虚而入,丁二春讲起了他对白小青的感觉,他认为这是老天又给他制造的一个机会:爱情事业双丰收。姚双喜问人家有那意思吗?丁二春说白小青租了他家的房子,自己就和她住对门,那他就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姚双喜让他把闺女嫁给自己,丁二春说美得他了,让他别做梦了。

丁二春带着白小青去看房子,白小青说房子挺好的,就是有点乱,丁二春承诺帮她一起收拾。丁二春在白小青面前吹嘘,说他开了一家文化公司,有一百多号人呢,白小青夸奖他拖厉害的。杨金芳去找丁二春,姚双喜说哥哥去他家搞对象了,对象就是梦中情人白小青。丁二春打扫卫生的时候想入非非,白小青叫醒他问他干嘛呢?妈妈向丁二春要起了营业执照,丁二春说坏了,因为他把那老头给忘了,之后他借了白小青三百块钱匆匆离开。白小青给爸爸打电话,说她已经租到房子了,让他赶紧过来。丁二春赶到给钱,却发现老头不见了。爸爸回到家将被撞的事情告诉白小青,白小青看过营业执照愣了,因为撞到爸爸的那个男人竟然丁二春。

男媒婆第2集剧情

男媒婆第2集剧情

名片风波

姚双喜说起他对菲菲的感觉,丁二春说他是赖蛤蟆想吃天鹅肉,让他死了那条心,而菲菲要找对象也要找一个正常的,姚双喜说他去医院做过检查了,医生说他很正常,丁二春则说他连对象都没有干嘛要去医院检查,就冲这点他也是精神不正常。丁二春接到了白小青的电话,得知她爸爸想见他。

白金山开门吓了丁二春一跳,丁二春问白金山怎么追这里来了?他的营业执照呢?白小青指责丁二春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把她爸爸给撞了。丁二春愣了,他向白金山道歉。丁菲去婚介所叫爸爸吃饭,姚双喜说他爸爸去见老丈人了,而他老丈人就住在她家对门。丁菲向他打听爸爸的老情人情况如何?姚双喜说在他爸爸眼里就是一朵花似的,就像自己看到她一样。

丁二春拿出三百块钱给白金山,白金山说算了,他也不是故意的。白小青拿着执照问丁二春,他所说的文化公司怎么成了婚介所?丁二春解释。白金山夸奖丁二春的觉悟挺高,并说等他们搬过来肯定得麻烦他。得知白金山也搬过来跟白小青一起住,丁二春愣了。白小青送丁二春出来,菲菲走过来喊白小青姐姐,丁二春要求她喊阿姨,菲菲笑称爸爸让叫什么就叫什么,让叫妈都行。白小青问丁二春是不是跟孩子说什么了?丁二春说他们两个的事儿没告诉别人,白小青问他们两个有什么事儿?

爸爸问白小青跟丁二春是什么关系?同时向小青问起,丁二春是不是追求她了?小青问爸爸觉得自己能看得上他吗?白金山说丁二春娶上媳妇就不错了,他想配小青差十万八千里。小青让爸爸放心,就算过日子她也不会看上丁二春的,爸爸劝她赶紧找个对象。

男子给姚双喜送了一些羊肉串,说他是婚介所第一个登记的,如果有女的前来登记,让他一定要尽快安排。姚双喜则说得先过他这一关,男子问他不是跟丁菲谈恋爱了吗?姚双喜说爱情两个字好辛苦。丁二春告诉姚双喜,他今天撞的老头就是白小青的爸爸,这事情怎么会这么巧。姚双喜说这叫缘份,不打不相识。丁二春说起他昨晚上梦见月亮了,往周公解梦一查得知,月亮预示着爱情事业双丰收。

奶奶向丁菲问起,她觉得她爸爸的婚介所能赚钱吗?丁菲告诉奶奶,现在的相亲节目的主持人其实就是媒婆,火极了。杨金芳盼着让丁二春赶紧找个伴,让丁菲赶紧嫁出去,这样她一个人就清静了。丁菲给奶奶建议,要不让爸爸也给她找一个伴,省得她一个人寂寞。

姚双喜向丁二春要房租,丁二春说他怎么能跟嫂子算计呢?姚双喜说要真是嫂子他一分你钱不要都行。丁二春去社区医院找谢院长,让他一定要照顾一下白小青。谢院长问他真要追求白小青吗?丁二春说顺其自然。谢院长说白小青的条件不错,他得有思想准备,不管明的暗的,他的竞争对手可不少。

丁二春给白小青送水果被妈妈撞到,妈妈告诉他白小青不在家。丁二春让姚双喜将名片发到每个住房家中,要让他们全都知道全成热婚介所,之后他向姚双喜索要一张名片,并说这张名片很重要。丁二春敲白小青家门,可是没人回应,于是他趴在地上从门缝往里看,杨金芳开门问儿子干什么呢?丁二春走后杨金芳自言自语的说他是没出息的玩意。

丁二春看到婚介所门口围了许多的人,得意的说小广告还挺有用的。警察向姚双喜问情况,姚双喜说等哥回来了再说。住房说丁二春是罪魁祸首,害群之马。丁二春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警察问丁二春,那些名片是他印的吗?知道里面的具体内容吗?丁二春说当然知道,因为那广告词还是他想的。警察要带走丁二春,因为他涉嫌传播淫秽信息,组织色情犯罪活动。丁二春向姚双喜问起到底是怎么回事?姚双喜说他印借名片了,把幸福的幸印成性别的性了。丁二春生气的瞪姚双喜,之后向警察解释他们确实印错名片了。

送走警察后丁二春向街坊邻居道歉。丁二春要求姚双喜将发出去的名片全都收回来,而且要面带微笑的向住户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