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惊情》引热议 刘诗诗:蓝兰让我得忧郁症

步步惊情浙江卫视首播,在网络和贴吧引起了极高的关注度,首播当日,该剧在百度风云榜已跃居首位。很多网友感叹刘诗诗的演技转身令人感到“惊艳”!女神演技也出神入化了!对于刘诗诗的演技大突破,媒体专访了诗诗本人,她坦言:“这次表演对我来说真是耗费心血,我几乎都得了抑郁症。”

步步惊情中,诗诗不仅一人分饰两角,而且两个角色反差之显明,着实令观众大吃一惊。游走在蓝兰的阴暗忧郁和张晓的阳光单纯之间,刘诗诗把两个人物的把握得细致入微,其表演堪称精湛。

我把自己逼进蓝兰的世界

看过步步惊情,观众都对蓝兰这个角色都印象深刻,甚至有网友反映,看了之后“心有余悸”,这个角色极度阴郁晦暗,有很多内心戏,跟诗诗以往的角色大相径庭,她是怎样把握这个角色的呢?诗诗坦言:“蓝兰是我演过的难度最大的角色,因为她不是一个纯粹的坏女人,她做的很多错事是被逼的,可以说她本人就是一个受害者,在我的理解,她的可怜多过可恨,我要把这个角色诠释成让观众心疼多过厌恶的女人。”为了把这样一个角色演到位,诗诗做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功课,最极端的就是把自己“禁闭”,当然,这样的功课对于性格开朗的“诗爷”真是个不容易的槛儿,她笑称简直有点“自残”的味道。

“禁闭”的果效是出人意料的,诗诗很深入地进入到“蓝兰”的状态,深入到几乎无法自拔,用她的话说,那段时间她可能得了“忧郁症”:“ 现在回想起来,还真是有点后怕,因为那段时间我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话很少,表情很少,脑子里除了蓝兰就没有别的东西了,后来我的助理和工作人员跟我说,我在演蓝兰的时候他们会不敢跟我说话,觉得我很有距离感,我想,真的吗,这就对了!我就好开心”。

诗诗介绍,蓝兰和张晓是完全不同的两种女孩,同时拍摄这两个角色,她需要在两个不同的状态里跳来跳去,这真是一个“很分裂”的活儿,但是因为张晓跟自己比较接近,所以她会花大量时间封闭在在蓝兰的状态里,她笑言:“虽然以前我也一人分饰两角过,比如仙剑三中曾经有过红葵和蓝葵,但难度绝对不能跟这部戏相比,因为张晓和蓝兰简直就是两种性格的极端。为了让自己不跑戏,一拍完张晓的戏我就冷冷地坐在角落酝酿情绪,很多时候不太敢跟别人去聊天,因为我怕自己会跑掉,但都来当我慢慢慢我进入蓝兰她内心的那种感觉的时候,我就能很自然的转频道,最后就能做到导演一喊张晓,我就很萌,一喊蓝兰,我就自闭,不知道的人,估计会以为我真的分裂了。”

我和隆哥曾哭到缺氧

《步步惊情》(观剧)是从诗诗的泪眼婆娑中开始的,这是一部“很虐”的戏么?诗诗说她不觉得很虐,她不喜欢用虐情来形容这部戏的情感,因为虽然整部戏充满了情感纠结,也充满了眼泪,但这些悲剧不是“刻意”的,情节推进是合情合理的,哭戏也哭的也是顺其自然。

诗诗最记忆深刻的一场是什么?她说仍然是一场哭戏,当然,那场戏是吴奇隆(微博)和她的对手戏,但她强调不是因为吴奇隆才记忆深刻。她说,拍这场戏之前,她就跟隆哥讨论要怎样把这场哭戏的感情表现到“极致”,两个人一边讨论一边酝酿情绪,恰到好处的时候进入到拍摄阶段,谁知镜头一开,两个人都不约而同地进入到角色的情绪里,就一边说台词一边哭,哭到哽咽着说不出话来,直到导演喊“卡”,两个人依然哭倒在地上继续哽咽。好容易缓过来,他们还“很神经”地跑到镜头前面看回放,一边看一边问导演:“导演你觉得可以么?有没有哪里还有不到位?要不要再来一遍”。直逼得导演求饶:“可以了可以了,你们都拍到这个程度了还想怎样?”。

第一次演时装戏,我很忐忑

诗诗的古装角色深入人心,《步步惊情》算是第一部跟观众见面的“现代戏”,对自己的“第一次转型“,诗诗是怎样评价的?她说其实自己挺忐忑的,一方面希望大家能像古装戏一样喜欢自己的现代造型,一方面也有点小担心,怕大家不能一下子接受自己的“穿越。”:“其实很多人也问过我喜欢古装戏还是都市戏,对我而言没有更喜欢哪个,其实都挺喜欢的。以前我拍的古装比较多,我会觉得现代戏对我来说很新鲜,那现在也拍了几部现代剧,其实发现现代剧跟古装对于角色来说,在生活中的状态表演方式是不同的,但是其实人物挑战性是一样的,所以我没有一定要拍古装或者一定要拍现代戏的给自己的一个框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