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帅

“电影的影像可以预示一个国家及其各领域尚未实现的未来。”这是日本电影评论家白井佳夫的理想。今天当我们谈论中国电影时,我们谈论什么?艺术理想,似乎不像过去那般令人神往。

中国电影导演协会前不久公布了2013年度表彰名单——年度导演和年度最佳影片意外空缺。在中国电影产业不断刷新高度的语境下,300名导演以一人一票的方式诉说着期待:该是重拾电影人的理想,重塑电影人文精神,回归电影艺术本体的时候了,这是中国电影导演不能缺失的追求,否则我们将愧对这个时代和导演的称号。

日前,导演王小帅向我们讲述了参与评审的感受。他依然以知识分子的视角打量当代中国、以艺术情怀拥抱电影理想,他为近年来中国电影的进步喝彩,也为一些被遗忘的美好惋惜。

记者:此次电影导演协会的年度表彰,票房热门和小众的艺术片平分秋色,有的影片一般观众可能都没听说过。

王小帅:我们坐在银幕前,首先是观众,但不能是只看热闹的观众。导演协会首次表彰就将年度最佳导演颁给了凭借纪录片《茶马古道》入围的田壮壮。这一结果让大众吃惊,但在业内受到不少好评。我相信,由所有导演评选出来的这一荣誉,一定会让更多人意识到,一部高品质的电影对于中国电影业态及环境建设的重要性。

记者:首次执导电影的70后导演成为提名名单的一抹亮色。他们以什么特质打动了你?

王小帅:这几年,中国电影票房突飞猛进,但在积极进行商业探索之外,电影创作最本真的东西慢慢被忽略了。青年导演让我看到电影人创作之初,心里最干净、透明的状态下,作品所呈现的力量。他们毫无疑问地填补了中国电影忽略的一个空间。它们制作成本不高,更没有夺人眼球的噱头,但真诚、朴实动人,美学追求清晰、到位,完成度很高,有很强的原创性,这些正是一部好作品不可或缺的品质。

记者:现在是时候为70后导演命名了吗?

王小帅:我粗浅的认识是,在中国电影走向多元、百花齐放的过程中,所谓“代际”的东西会越来越少。在“第四代”“第五代”之后,我们很难再用一条线去划分、去判断。通常所讲的“新一代”是与思潮、思想、态度相关。并不是一段时间涌现了一些拍电影的人,就能攒出“一代”来。在一个大的学术思潮出现之前,我们更适宜关注导演的个人风格,在不同的个人风格间寻找中国电影的丰富性。

记者:与中国电影产业相比,艺术电影的发展是滞后的?

王小帅: 经济学用“基尼系数”测定收入分配的差距,这同样适用于电影。我曾比较过2003到2012年的中国电影市场,9年间国产电影的总票房和银幕总数翻了数倍,但商业电影和艺术电影仍处于贫富悬殊的状态。电影是文化产品,但我们不能抹杀其与纯粹商品之间的差别。在目前向好的整个工业趋势下,希望大家能对文艺片给予更多关注。

记者:《白日焰火》打破了“获奖必不卖座”的魔咒,是否会搅动文艺片市场这一池春水?

王小帅:《白日焰火》的排片档期非常好,为票房创造了空间。近年已经出现了这一现象,像《桃姐》《晚秋》都受到了市场关注。这说明,我们的观众一直没有离开。这也证明,如果艺术片做得精彩,在市场上获得公平的时间和空间,一样会受到欢迎,会成为引导中国电影工业的主流。随着《归来》《黄金时代》等上映,观看艺术片将会成为今年电影市场上一件“时髦”的事情,我对此抱有希望。

记者:《白日焰火》采取了类型片与文艺片相结合的叙事策略,这是否不失为一条可行的路径?

王小帅:叙事方式是所谓商业片与艺术片之间的一大差别。商业片通过桥段让观众跟着电影走,享受影片所带来的视听刺激。还有一种电影相信观众是聪明的,让观众主动跟进,参与创作。实际上,人在信息的感受上有很大的想象力和创造力。电影与观众的交流,就像人与人之间的对话,哪怕只说一半也会心照不宣。

中国人最懂得欣赏艺术佳作。书法和中国画如此抽象,这说明我们具有很好的艺术判断力和审美能力。有观众喜欢在电影院里享受坐过山车一样的刺激,也会有观众喜欢那种不挤你眼泪、咯吱你笑,而是娓娓道来、有着中国传统艺术般的婉约美的电影。文艺片不会缺少知音。

记者:谈到创作者与观众互相成全,人们会想起中国电影黄金的80年代。

王小帅:那时的环境不同。现在的电影不可能完全规避市场,主导电影的也不再是创作本身。上世纪80年代,商业化、好莱坞化的电影受到批判,这是极端的。而现在是“谈艺色变”,社会风尚是商业化、视听化、简单化,又走向了另一个极端。这就是我倡导独立、理性、自由思考的原因,这不仅关乎电影的发展,更关于我们的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