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儿女第19集剧情

大河儿女第19集剧情

贺焰生和叶鼎三看着邓邵光留下的图纸,贺焰生不想烧它,叶鼎三劝他,贺焰生让他帮忙一起烧,叶鼎三想找理由委婉拒绝,贺焰生脾气直。邓夫人高兴之余请蒋家班唱戏,贺晨很高兴,贺焰生让他把图纸还给邓邵光。邓邵光带着礼物找马警长,马警长答应帮忙,他担心柴殿军不满,邓邵光的话让他放心。

蒋家班的戏引来很多戏迷,邓夫人在台下又提起邓时轩和叶飞霞生孩子的事,高有德悄悄溜入戏台后面的化妆间偷走蒋福顺的髯口,戏迷们高喊要听蒋福顺唱戏,蒋福顺只好走上台说明原因,众人要求揪出内贼,贺晨身后的髯口被发现,马警长要带贺晨离开,叶飞霞想帮忙也很无奈。叶飞霞急忙赶回风铃寨把贺晨被抓的消息告诉贺家,常月娥很生气,还在院里哭着大骂贺焰生。

贺焰生知道自己错在太过张扬,他不相信贺晨会偷髯口,贺焰生不能让贺晨再走贺青的老路,他只好决定烧制三戟莲花瓶。贺晨被放出来,田飞燕来到警察门口接他,高有德向邓邵光汇报贺焰生烧瓶的情况,邓邵光想拿回邓家的一些商铺。贺焰生和叶鼎三在一起商量烧制之法,他们计划一次烧三个,窑门封好后两人一起点燃窑火。

开窑时辰到了,叶鼎三先打开一个,贺焰生接过后摔碎在地,第二个依然没有成功,摔碎后贺焰生亲启第三个,拿出后的三戟莲花瓶成功了,邓邵光走上前仔细查看,三戟莲花瓶被带走。风铃寨民众庆贺三戟莲花瓶的烧制成功,邓邵光带回的三戟莲花瓶突然炸开,柴殿金被炸伤,他要治罪邓邵光,邓邵光把责任推在贺焰生身上,还拿出三千大洋保命。

官军来到风铃寨封窑,只剩下叶贺两家,三年内动窑火者格杀无论,叶贺两家必须离开风铃寨,他们看到破裂的三戟莲花瓶,邓邵光解释它炸的经过,叶鼎三提出质疑,官军的枪声让民众强烈反抗,贺焰生站出来劝说众人,他不惜倾家荡产也要给大家一个说法。贺焰生看着瓷片分析炸因,叶鼎三明白那个道理,只是担心法院的人根本不懂。

大河儿女第20集剧情

大河儿女第20集剧情

贺晨在叶飞燕面前吹嘘,常月娥让他跟着贺焰生一起去开封讨说法,贺晨明白他妈的用意。邓明轩对书画很感兴趣,邓夫人借机支开他后问起叶飞霞,她拿出五十块大洋让叶飞霞赶紧给贺焰生送去,如果不够就去开封的铺子里取,还让叶飞霞接常月娥过来住。贺焰生带着七十二家窑主的状子奔赴开封府,叶飞霞拿着钱赶到给他们送行。

贺焰生告状让柴殿金很生气,邓邵光在一旁添油加醋,柴殿金安排陈副官替他出庭,还让邓邵光在一旁帮忙,柴殿金想证明他是一个清官。贺焰生在开庭前请来报社记者,他嘱咐贺晨不要胡说八道。贺青来到三河码头,他一走就是三年多,回到家时见大门紧锁。

庭审开始,贺焰生和叶鼎三请的律师欧阳宝龙宣读状子,陈副官反驳时情绪激动,邓邵光也站起来辩解,贺焰生也发表看法,陈副官庭上开枪让众人惊慌,还自称走火,主推事只好宣布休庭。陈副官生气出门威胁记者,记者随后采访贺焰生,贺焰生说出心里话。贺青在废弃的窑洞里见到叶飞燕,叶飞燕扑上去搂住他,她将家中几年的变化和盘托出。

新豫日报刊登贺焰生状告柴殿金之事,面对战事柴殿金不想出乱子来当炮灰。贺青独自来到黄河滩,他忍不住流下眼泪。邓夫人劝叶飞霞去见贺青,贺青一直是邓府的心事,贺明轩也同意她去。柴殿金请贺焰生和叶鼎三去开封的天下第一楼吃饭,贺焰生知道叶鼎三来的时候带有一把刀。贺青见到他娘,母子抱头痛哭。

贺青见到叶飞霞后说出多年的心里话,他把那个小燕子还给她,叶飞霞接过后说完祝福的话后离开。柴殿金在邓邵光的陪同下来到天下第一楼,邓邵光按指示拿出大洋想了结此事,贺焰生收下一百二大洋的烧瓶费,留四十大洋给柴殿金当医药费,柴殿金忍气吞声地接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