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亚方舟》票房破3亿 开启“后2012”时代

由导演达伦·阿罗诺夫斯基执导的史诗灾难巨制《诺亚方舟:创世之旅》的全球票房已于上周末突破3亿美元,成为继《2012》(2D 3D)之后又一部风靡全球的灾难片。与《2012》展现的现代社会的科技进展不同,《诺亚方舟》更回归到莽荒境界,以及正邪的人性斗争当中。送走《2012》灾难片市场的震撼谢幕,《诺亚方舟》开辟航线,破浪而来,带领观众在一场视角和心灵的洗礼中,进入灾难片的“后2012”时代。

《诺亚方舟》视角创新,升级《2012》传奇灾难

五年前,一部《2012》让全球观众领略到末日灾难片的巅峰境界,今年,横空出世的《诺亚方舟》则展现出了一幕史前版的末日奇观。《2012》的时间定位让该部影片糅合了美、俄、日、中等各个国家的现实交点,在展现灾难风波方面,导演十分重视地理特点,更使得每个国家、每个地区经历的“摧残”都具有不同特色:如对洛杉矶交通设施的摧毁、巴西里约热内卢耶稣像在洪水中倒塌、约翰·斯坦尼斯号航母被巨浪掀翻后撞向白宫;金门大桥应声断裂等等,《2012》立足的国与城之间的外交手腕也隐隐展现出来,镜头更倾向于国的位置,讲述在2012年世界末日到来时,主人公以及世界各国人民挣扎求生的经历。

而在《诺亚方舟》中,导演达伦回避了国家利益在灾难中的具体体现,镜头更倾向于“家”,甚至个体“人”。影片讲述罗素·克劳饰演的诺亚在世界毁灭前打造一艘诺亚方舟拯救家人和动物躲过末日灾难,其间贯穿诺亚与有着血缘亲情角色的杀戮戏份,并展现罗马战神与史上最邪恶的杀人博士海上对决。由此可见,《诺亚方舟》在表现灾难的同时,将镜头由大变小,切入到个体人的身上,展现亲情、爱情在灾难中的取舍和碰撞。这样独特的视角,势必会让观众更增情感上的共鸣。

传统与科技创新,大野莽荒还原灾难寓言

其实,诺亚方舟在灾难片中呈现出诸多表现形式。如电影《2012》还原的救命之舟在影片结尾揭开神秘面纱时是一艘巨大的人造飞船。而根据《创世纪》记载,它是一艘根据上帝的指示而建造的大船,其依原说记载为方形船只,但也有许多的形象绘画描绘为近似船形船只,花了120年才建成。这便是关于传奇方舟的短短描述。

《诺亚方舟》票房破3亿 开启“后2012”时代

根据《创世纪》的记载,诺亚方舟是个长方形的大木盒子,并且是一个尺寸让所有人都瞠目结舌的木盒子,但它正是最为真实的诺亚方舟。导演达伦要求严格按照圣经中的记载以及诺亚当时所造方舟的原始尺寸绘制图纸,建造一艘真实的诺亚方舟。并通过三位动画技术实现目标,在曝光的首款中文版剧情预告“我们建了一个方舟”里,片中饰演诺亚的罗素·克劳将建造方舟的使命向家人娓娓道来,为拯救无辜的生命诺亚决议倾全家之力建造一个方舟。夜幕星火下,诺亚矗立于无际荒野与末世苍穹之间,手起斧落之际也开启了拯救万物苍生的创世之旅。《诺亚方舟》便在这大野莽荒中,体现最原始的创造性,恢弘开启灾难片新航线。

大灾难中彰显人性,末日中上演“情”“义”碰撞

《诺亚方舟》成为首部将这个圣经故事真实地还原于大银幕之上的大制作史诗级电影,不仅实现了传统和科技的创新,更在人性情感上表现了影片的深度。在国际版预告片中,上帝为了惩罚人类欲杀死万物,诺亚通过梦境的预兆意识到了这一点,面对残暴的军阀和日益枯竭的大地,他必须想法设法拯救人类。期间包含的环保、和平、人性、善恶、救赎等众多元素,也使“诺亚”这个故事更加的生动饱满。

在影片中展现了诺亚与家人制造诺亚方舟的使命,以及在完成这个使命时流露出来的亲情,演员克劳与康纳利在浩劫的大背景下上演一段更惊心动魄的“大爱”篇章,激动人心的表现和感情冲突将给两人的合作增色不少,给观众带来视听和心灵的双重震撼。克劳与霍普金斯的正邪较量更上演了一段海上斗争惊魂。亲情和正邪交织其中,《诺亚方舟》实现了情感创新,大灾难中彰显人性,上演“情”“义”大碰撞。

据悉,《诺亚方舟:创世之旅》有望在中国内地以3D和IMAX 3D格式引进。届时,中国观众将享受一场视听盛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