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出价

一生的追求对于一个人来说是什么?

一段弥足珍贵的感情,一出翻江倒海的事业,倾尽一生的收藏?

可能每个人都会有属于自己独自的答案,或真或假,或轻薄或冗长,有时候听听也就作罢。

几个月前,朋友在跟我讨论电影的时候,大力推荐这部电影,看了下故事梗概后,颇有意思,且主角的职业又是同行。于是好奇心大起,查了下法国的上映日期竟在四月中旬,抑制住好奇心,等着电影院看。想来前年的少年派或是今年的her,大致都因为看过太多影评后才看的电影,情绪早就被拖拉殆尽,出来也自然没有激动地要说和写些什么的想法。

说回到电影,本片故事主线是关于一个叱吒业界多年的拍卖师,退休之际,被曾帮他低价买画多年的非着名画家朋友所骗尽一生收藏的故事。如果没有最后20分钟的剧情反转,大致所有看客都会觉得这是部风格诡异,画面干涩,配乐凄凉的忘年版的乌云背后的幸福线。至少粗粗看来,这是关于两个有严重心理疾病患者的爱情故事。

男主角Oldman,都不知道导演是跟这个男主角有仇还是怎么,从名字到剧情都颇有玩死这个老男人的意味。人物性格设定也是各种直指处女座,洁癖,不喜欢与人亲近,工作习惯一条不理,对时间点的恪守,简直就是让人发指。而随着oldman和claire的对话,慢慢引出他的背景,是个孤儿,从小被父母遗弃在孤儿院,靠自己的努力考上着名大学,而后在拍卖行,建立起自己的地位和成就。

老实说,就这个人物背景设定来说,其实都不好太憎恨这个他。甚至,他为了买到自己心爱的“女人们”,可以欺骗客户,或者变相给出低的估价。看似没有太多职业操守,可是在这行里面,为了收藏艺术品而违背职业道德,已经是非常高尚的行为。可谓是真爱呀。

艺术品市场这行里的人面兽心,骗子,变相翻倍售价卖给客户的,多了。这种为了“真爱”,违背职业道德的,只算到五十步而已。

Oldman就像是走在钢丝上的人,秘密只能埋在心里,不是不可与人分享,而是不能。当一个人对某件事情或者某个爱好到了迷恋的程度,那么他必定是孤独,而孤独的另一端便是脆弱。诸如前阵子上映的贾木许的新片唯爱永生里的两口子吸血鬼们,或者本片导演的前作海上钢琴师1990,这些主角们,除了两口子吸血鬼,可以相伴相离,纠缠几世纪的光阴。剩下些个,大多都属于被编剧写成遗憾终生的悲剧情种。

几乎是一种宿命,而宿命往往是因为它是有时间限制,被局限在一生的光阴里,或匆匆几十年。

Oldman并不是没有察觉到这一切,无论电影开头,一个人在餐厅里用餐,旁人的窃窃私语;除了睡觉时间,任何时刻都带着手套,防止自己和别人有亲密的肉体接触;又或者当别的女人跟他打招呼,他下意识的眼神躲闪。他察觉到自己的异常,察觉到周遭的尴尬,只是他的不信任感,将自己完完全全地封闭。而那些苦心多年的收藏,那些挂在墙上的女人们,是不会伤害他的。

但,每回Robert店里,看到和他打招呼的年轻女孩们,还有Robert漂亮的黑人女友,在拍卖行里身经百战的Oldman,却难免像个小男孩一样,偷偷地望着,且心存嫉羡。

每个骗局,其实大多是为目标量身定做,不然怎么能让目标一步步上钩,外加无视骗局里的种种漏洞,还心存激荡,对未来充满幻想。广义上的骗,如传销,庞氏骗局,狭义上的骗,不成功的爱情。

于是,多年的“好友“Billy为他私人定制了一款苦情古堡萝莉,用掉半部电影的情节,用上只献其声不见其人的伎俩,钓着Oldman一点点上钩,最后落入圈套中。苦情古堡萝莉,这种正常人一看就自觉麻烦,退避三舍的奇葩妹子,却一一对应Oldman的要求。谁叫,大家也都知道Oldman不属于正常人类范畴。

于是,苦情上,女方父母双亡对应男方被父母抛弃的童年经历;爱好上,女方有大量的祖辈留下的古董收藏对应男方的职业病和收藏考据癖;外貌定位上,萝莉估计是每个到了”梨树“年纪的中年大叔的梦吧。

Oldman一边扮演拯救苦情少女的戏码,一边却又在不停地改变自己。他开始不染发了,能面对自己日渐到来的衰老,他渐渐开始懂得关系身边的人了,他也懂得修补好和周遭的关系,直到最后他不可避免地堕入爱河,或者说冲入爱情营造出来的幻觉中。

想来雨夜那场,Oldman被人打倒在地,少女冲出牢笼拯救他的戏码。换句话来说,未尝不是Oldman冲破出自己内心的枷锁?

而随着剧情推进到反转部分,幕后黑手一收网,Oldman几乎没有任何可招架的地方。只有依托Clair留给他的那句话,“无论最后结局如何,要记得我爱过你。”到处寻找Clair的下落,甚至远赴布拉格找寻Clair所提到过的餐厅。而在最后,Oldman回到老房子,听着真正的Clair,说着骗与被骗之间的连串数字,也不知道他是否是真的绝望了?或者那只是多加在骆驼身上的一根稻草而已。

最后要提的是,本片的配乐同样保持了导演的那些着名前作的水准,纤细的女声一直回荡在戏里,把老房子的苍凉,英国的阴霾天气,营造的恰如其分,同时把整个故事的氛围带出些许悬疑感,却又不至于太突出而扰了故事的美感。

Oldman最后找到那家餐厅的装饰太让人惊艳了,只是好奇,现实里是否真的存在这样一个以时钟为主题的餐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