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观看《监狱生活》这部影片的过程中,一直有一种十分压抑的感受和对于真实的鲜血淋漓场面的抗拒感,这种压抑和这种场面以一种直抵人心灵的震撼感冲击着视觉的和听觉。这种震撼感的冲击性不亚于电影《角斗士》中那种荒蛮的、古代的残忍训练奴隶格斗的惨淡图景给人带来的震撼感。

本片主人公韦德.波特出于自卫,错手杀死盗窃犯,因此入狱,等待他的是监狱中暗无天日的斗争生活。在这部影片中,我们看到的是监狱生活带给韦德对于求生欲望严酷的、真实的和切身的体验,也看到了为了求生而渐渐变得麻木的韦德的内心心路历程。就像韦德的好朋友约翰.斯密斯说的:“在开始你会觉得血腥和残忍,后来你会觉得有些怜悯,最后你将麻木不仁甚至幸灾乐祸。”

韦德在监狱中唯一的朋友是他的同室室友约翰.斯密斯,约翰因为灭门而被判终生服役。但是,约翰的对其他人的杀戮却并不是恣意而为,而是出于他对于自己家庭的爱。和韦德一样,约翰在很大程度上是被人“挟持”而锒铛入狱的。韦德本来是一个哲学学者,内心里充满着对于他的家庭和家人的爱,但是因为自己孩子的被杀戮,他用同样的方式报复那个杀戮者和杀戮者的家人。他要让杀戮者也知道“看见自己家人被分尸的那种痛苦的剥离感!”如果单单只看到约翰的杀人记录会觉得他是个恶魔,而在知道他杀人的原因之后,我们又会对约翰产生极大的同情感甚至是敬意。他想要死刑却没有被判处死刑。

但是对于监狱的看管官员杰克森来讲,这些犯人,他们是“毁灭社会的渣滓,应对他们实施毁灭”。所以杰克森既为了这些道德上的“理由”,同时也出于自己曾经被囚犯害过的报复心理,在违反一系列相关规定的周密部署中,对每天将要到“活动室”(更确切的说是斗兽场)的重刑犯进行各种变相的侮辱和迫害。

在影片尾声之前,我们基本上看不到正义和公平的惩罚对于个体生命尊严的意义和光亮。所有的惩罚措施和反对惩罚的措施都是基于权力结构的位置而决定的,没有丝毫正义和公平而言。这所监狱,就像古罗马的斗兽场,“看台”上坐着监狱的看管官们,“看台”下面是一群没有自由的“奴隶”,是他们为了个人求生意志的而进行的血腥肉搏战斗。

福柯在他的《规训与惩罚》中,讨论了统治的权力结构并且提出了“规训和监视”的理论,虽然福柯提出的监狱社会学理论有助于我们对于整个社会的权力结构进行研究,但是,我们将这个理论还原成基本的监狱社会的研究却也仍然是奏效的。

在《监狱生活》这部影片中,我们可以看到,人的基本动物学属性在一种被监管的权力结构安排下发挥到了极致:简单的肉搏、种族主义的结群行为、为了简单的求生欲望的权力统治等等。人的社会属性显得只是在韦德和约翰与外界沟通的时候才有的一种存在,比如:家庭的重要、亲情和友情的可贵等等。

关于权力架构的设置虽然在很大程度上也是人的基本社会属性之一,但是,动物世界也仍然有权力架构的形式存在,而只是表现的比较低级罢了。在《监狱生活》中,我们看到,韦德和这些重刑犯们的权力结构显然是简单的和低级的,谁有力量谁就会赢得尊重并且被震慑。韦德也渐渐从一个老实的公民变成了一个好凶斗狠的权力支配者,因为他变成了一个权力支配者,他被看管管杰克森所嫉恨,他的服刑期限被追加,他的妻子要离开他。这使得他更加愤怒,开始继续锻炼他的力量,发泄自己内心的哀伤。

在重刑犯们相互交织的、复杂的权力结构之外,还有看管官们的权力架构。杰克森虽然作为看管官们的上司而能够对重刑犯为所欲为。但是,他的下属中,也有对于这种权力架构不满的人:比如新来的年轻看管官、想要过安稳生活的要退休的看管官等等,他们都想要结束这种权力结构下,这种类似古罗马斗兽场的监狱生活。

监视与被监视、管教和被管教,这种权力结构的出现在《监狱生活》这部影片中被诠释的非常到位。监视和管教者他们所拥有的权力并不是因为他们行使权力是一种符合程序正义、价值正义的赋予,而只是因为他们拥有权力,或者简单地说,他们只是拿着枪、穿着警服而已。而同样,作为被监视和被管教者,他们也不全是因为自身的不正义而导致他们被权力结构压迫,而可能仅仅是因为他们是囚犯而已。

这部影片,在它的情节设置上虽然没有像《死亡实验》这部电影探讨了统治结构对于社会心理学的意义和影响。但是,我们可以从这部影片中看到和《死亡实验》一样的结论:扭曲的权力架构的存在对于人性的扭曲是一个极为重要甚至是决定性的因素。

虽然这部影片的结尾以杰克森的死亡和约翰的献身作为结束这种不合理的权力架构模式的一种方式,但是杰克森在这部影片中并不代表着杰克森个人是一个专制残暴的统治者。杰克森代表的是一个权力架构符号,杰克森的死亡是一种统治结构模式的终结。

片尾有一个值得深思的场景画面:最开始陷害韦德的光头党小头目最终被年轻的看管官关入原来和韦德属于一派的头目的牢房。他对看管官抗议说:“杰克森让我可以单独服满刑期。”但是年轻的看管官对他说道:“杰克森已经死了。”对于这座监狱和年轻的看管官来说,杰克森所代表的权力统治符号已经完结,也许一切将呈现出新的气象。

结束这种不合理的权力结构模式靠的是在影片结尾部分韦德和约翰约定的方法和全体重刑犯对于这种统治结构的反抗。韦德第一个站出来表达对于杰克森(权力结构符号)的抗拒和不屈从,约翰之后站在韦德前面,迎接他想要实现和自己家人在天堂团聚的愿望,接着所有重刑犯都站了起来反抗杰克森的权力统治。

在影片的结尾韦德回忆起约翰给他给他信件:“不惜一切保护你的家庭,即使毁掉这个星球也要找回到我们真正想要的东西。”人类和他们想要的东西最终不仅仅是低层次的权力结构的统治,而是亲情、友谊和为了真理而抗争的不屈精神。而,韦德最终为了他的家庭和亲人,用自己的坚强和执着结束了这种不合理的权力结构和统治模式,他也可以重新和自己的妻子、儿子团聚,韦德的“监狱生活”也最终结束。

正像影片结尾,韦德说的:“监狱生活让你变得冷淡,但是,它告诉你什么是你最重要的东西:家庭和忠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