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擂台的格局可以很小也可以很大,小的时候只有一个比武台,大的时候身边处处不是擂台。还有些擂台不是你说不想打就能不打的,像求学、升职、情感、家庭……人生赢家总是很少,每个人不多不少都会输掉几场。《打擂台》就是一群失败者的故事。

梁景祥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他在公司没有地位,可以被任何一个人指着脑袋骂“死蠢”;他还有哮喘,面无血色,四肢乏力,连路边小孩子都想欺负他。这个角色用奀挑鬼命的黄又南来演真是太形象了。梁景祥被欺负也不见反抗,只得将自己越缩越小,恨不得就此消失,但他越要退缩,别人越要欺上来。

梁景祥记忆中最辉煌是小时候将玩伴鼻涕虫按在地上打的时光。但是我们都知道,失败最可怕是撞见旧胜利。这一回,海归拳手鼻涕虫将失败者梁景祥按在地上打,以前有多风流现在就有多折堕。

如无意外,梁景祥会一辈子这样过下,被很多很多人欺负,受很多很多的气。

泰迪罗宾、陈观泰和梁小龙住在罗新武馆,师傅昏睡不醒,徒弟里擅使拳的折了手,擅腿脚的瘸了腿,还有年纪摆在眼前,发狠打一场架回还要涂药油。闹事者前来挑衅,阿成忍无可忍架起太极手的时候,我还以为隐世者终于要发威了,想不到一代宗师的两大弟子却被流氓们围着往死里揍,毫无还击之力。看到这一幕,想要拜师的梁景祥心都凉了。

输有多可怕呢?罗新三十年前在一场比武中昏迷,没有目击者,谁都不知道他是因为输掉变成这样,还是有别的原因,但是失败者的消息传来,如日中天的罗生门一夜凋零,武馆变成了茶馆。我们崇尚胜利,没有人会相信失败者,他们自己也怀疑自己。疑则生怯,怯而止步,擂台最好变成禁地,不打就不会输。

有时候,直面每一次失败也需要无限勇气。断手与断腿是阿成和阿淳失败的象征,也是他们甘心失败的借口,师傅的醒转使得他们不能再逃避,越是痛的地方越要狠得下心来。“打就一定要赢”,除了赢对手,更要赢自己。

陈观泰跟罗莽对打,一只断手活生生将铁管打到弯曲,吓得对方落荒而逃;梁小龙给李海涛下战帖,戏里陈惠敏说“拳怕少壮”,他最后也没有赢。对手还没倒,梁小龙自己先精疲力竭躺在地上了,但他还是赢了,赢了想投降的自己。

像恶霸一样出场的鼻涕虫也不是反派,他小时候被欺负怕了,逃了美国,回来遇见梁景祥,只想狠狠出气洗挫败的记忆;梁景祥学了功夫,挺起胸膛上了擂台,再度打赢了鼻涕虫,他倒没有大逆袭地打遍天下无敌手,最后上擂台,李海涛两脚就把他踢了下,但他已经得到勇气面对生活。

《打擂台》可以有很多隐喻,它像在说香港,又像在说香港电影,也像在说这部电影的监制林家栋,还像说给看电影的每一个人,只要你也曾有过挫败的时刻——打擂台最圆满的结局不是要赢,而是失败者们还愿意为了赢付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