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时候,真绪走路的姿势,笑起来的模样,真的很像《交响情人梦》里的野田妹。她眯着眼睛望向浩介的时候,和《交响情人梦》里野田妹蹲在千秋王子的身边,斜眼看他,眼角飘出小桃心时也是一样的。

以前只叫野田妹是呆萌,现在想来,这不就是深情款款的猫咪酱所做的事吗?

对于爱猫的人来说,《向阳处的她》有种不可抗拒的魅力。它滤掉了猫咪偶尔的乖戾,只保留了她们的单纯,恰如其分的甜美。电影中有很多的对于真绪的动作设计都可以看出猫咪的影子——对于鱼的喜爱、喜欢用手触碰新奇的东西,还有……只围在自己想要围着的人身边。有人说,一个不会谈恋爱的宅男要想脱单,第一件事就是要养猫,适应了和猫之间的亲密关系,学会适度的尊重一只猫的生活,内心充斥着奉陪对生命的感情,再谈恋爱的话会比较容易成功。

神秘的猫咪不就和女人一样吗?

猫咪呵,你绝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你看着她沐浴在阳光下,看着她头朝着太阳的方向眯着眼,就以为她是开心的;看着她在你回家的时候跑到你的旁边,磨蹭着你的时候,就以为她是思念你的;看着她晚上蜷缩在你的身边,听着她睡觉的时候微微打出的呼噜声,就以为她是平静的。人类只能用这些表象的东西评估一切,或许在喵星人看来,这真是世界上最大的单纯。她耐着性子适应这种单纯,也是她所能奉献的最大的爱。

她啊,看着你的时候似有千言万语,绕着你的时候似你是世界中心,决心要走时又有如命运到来不可逆转。你整个人必然会被控制,你心的一部分被她滋养着,再也不能抽离。纵然有一天时间过,她已经不在你身边,当听到熟悉的音乐,你仍然会不争气地潸然泪下。她选择存在的地方,不是你周围一个具体的空间,而是你心里的房间。在那里,没有人可以打扰,她也永远不会被取代。

我也说不清,如果有一段《向阳处的她》这样的爱情,究竟是记得比较可怜,还是忘记比较悲壮。但我知道如果有这样一只猫咪曾经来过生命,我一定是想要记得的,尽管这种记得多少有些痛苦。

人生在世的情感,不是生离就是死别,总是有一个会率先消失,另一个则在日子的积累中,慢慢地磨掉回忆。无论是亲子之情还是男女之爱都是这样,更何况,人与动物间,短暂的相遇与相守。所以哪有什么终结,说不定一切都是轮回。这么想着,就平静了一点,像是浩介又能遇上一个好似真绪的女孩,命运变成一个圈,把他带回原点。

电影中的浩介真幸运,独自霸占了一个生灵的全部生命。他的每一天都有一个人在爱着、在祝福着他,期待能和他永远在一起。就这样被默默爱着也是好事。

因为会被这么单纯的喜爱,多难那。

我家的刘小黑失踪了,貌似是被个常常来楼道里喂她的女孩抱走了。她是个流浪猫,挺过了肠胃炎、挺过了猫瘟,她是最呆萌最微胖的女战士。希望她过得好,希望姑娘待她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