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下,被港片折腾了数十年的警匪题材以竭尽枯竭,观众自然也以不满足与老生常谈的警匪故事,电影《魔警》以人性的心魔为点,这并非一部简单的猫鼠游戏,但同样导演林超贤虽在这部电影的野心勃勃,旨在突破警匪港片传统的套路,却难耐心有余而力不足。

未看电影之前,误以电影《魔警》又是一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无间道》,但看到成片才发现这是一部以警为背景的“人格分裂”题材的作品。电影以吴彦祖饰演的对正义公理近乎偏执的警察王伟业同张家辉饰“鬼王党”悍匪韩江二者间的恩怨为剧情的展开,但随着剧情的深入,整部电影开始围绕与警察王伟业的心路历程,孩童时难解的心魔,错误的挽救了悍匪韩江的性命,导致更多的同事牺牲,从小倍受父亲过激教育的他,无法原谅自已的过失,正与邪的对决此时已然并非警察与悍匪,而是这个几乎对公理偏执王伟业的内心的魔障,电影在此也以王伟业的心魔通过光怪陆离的夸张特效化展现,搭配吴彦祖在电影中出众的演技,将主人公一种倍受挣扎困锁的灵魂,展现的淋漓精致,鲜有一部人格色彩的电影能如此出众的把控人物的内心并通过镜头展现与观众面前,《魔警》的结尾,导演也以文字的方式,点出了电影的主旨:“人心.总纳一点黑。”人生本就没有绝对的完美。

《魔警》对警察王伟业这个角色上的塑造无疑是成功的,而另一面电影对于整体叙事的把控,却是失衡的,作为一部走“心”的电影,串联整个故事情节的并不是主人公内心的转变,而是过多的“巧合”,例如本应认为在电影中会有很大看点的“鬼王党”悍匪韩江,居然就莫名其妙的自已摔死了,虽说无巧不成书,但一部电影剧情的发展光依靠巧合的支撑,尤其作为一部心灵电影,没有一个对观众严谨的逻辑性,使得整部电影完成度上明显的诚意不足,剧情上过多辅线的交汇,和电影中韩江与王伟业心魔的回忆,只是相似,却并没有直接的交汇,使得整部电影的最终高潮明显不足,观众被剧情吊足了胃口,最终却只是一盘冷菜,林超贤在《魔警》对于张家辉这个影帝级人物在电影中的运用是浪费且可笑的。

这是一部极具性格色彩不凡的警匪之作,“人心.总纳一点黑。”,魔由心生,电影对人性和心灵的探索是值得认可的,只是作品剧情上把握的失衡使得电影最终走向了平庸,但由这部电影我们看到了香港影人们的创新,打破传统港片束缚的转型,《魔警》只能说正是这种转型中尚不成熟的产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