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皓峰揭密新作《箭士柳白猿》 将文化放大

大师徐皓峰的名字曾因《一代宗师》和《逝去的武林》在武迷和书迷中有着深刻的影响力和知名度。但在获得香港金像奖最佳编剧大奖之后,他又一次带着他的新作品走上北京电影节开幕红毯,让观众领略到其大师的儒雅和谦逊之外,也对其硬派武侠新作《箭士柳白猿》充满了期待与遐想。北京电影节后,记者采访了徐皓峰导演。

关于自己:《一代宗师》是我的生活

徐皓峰作为编剧参与《一代宗师》的创作是一种机缘,也是一种巧合。当时王家卫为了拍摄《一代宗师》用了三年时间走遍了中国的大江南北,走访了很多武术大家,在了解民国武林和各派武学的过程中听说了《逝去的武林》,进而找到了这部纪实文学的作者徐皓峰,两人至此才开始漫长的合作。

因为《一代宗师》拍摄的时间很长,写剧本的时间也很长,所以整个过程中参与其中的人很难把它当成一个电影创作,因为它已完全变成了你生活的一部分,甚至变成了你的生活。所以在影片拍摄的那几年时间,徐皓峰还做了许多和武林相关的事:写了两部长篇小说,出了一部短片小说集,并且自己还拍摄了一部电影,这就是《箭士柳白猿》。面对与王家卫的这次合作,徐皓峰说道:“我在拍摄自己的电影时,也会在现场用短信的形式为王家卫写剧本,在那三四年的时间中,《一代宗师》成了我生活的常态。”

关于王家卫:他的电影是有剧本的

著名导演王家卫在观众眼中是一代传奇导演,他和他的电影已经烙下了戴着墨镜拍戏不用剧本的形象,但经过《一代宗师》的合作徐皓峰却给出了另一个答案。“在不认识王家卫之前,徐皓峰经常听到上面所说的传闻,但是跟他接触之后,徐皓峰发现王家卫其实有很多剧本,只是不会把剧本拿出来给别人看。对于这样一种奇怪的创作方式徐皓峰解释道:“因为演员基本上都经过系统的训练来演角色,但王家卫就是不要你演,要你除了表演以外呈现出另外一种东西,所以要限制演员的信息量,这是王家卫特有的工作方式。”

关于新作:《箭士柳白猿》将文化放大

徐皓峰的第一部电影《倭寇的踪迹》是根据自己写的短篇小说改编的,影片上映后因为其独具影像风格和写实的武打场面获得了国内资深电影人和武术大家的赞赏,所以《箭士柳白猿》作为自己第二部作品,不仅要保持前者的口碑,又要做出革新。对此徐皓峰表示:“小说中柳白猿一开始用的并不是箭,但因为“箭”本身具有很多意义,中国中庸不偏不倚的观念其实就是射箭的概念,同时它也代表了中国男人的内心,所以《箭士柳白猿》中冷兵器和新兴火枪对决结果就象征着中国男人事业和内心的失落,有很大的文化意义在里边。”

《箭士柳白猿》与《一代宗师》都是讲述民国武林的影片,加上创作时间上的重合,王家卫的风格难免会影响徐皓峰,所以这究竟是怎样一部电影,还要观众给出自己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