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半场一片大好的形势,间歇了15分钟却变成了一片“狼藉”,鲁能的失利主因不在于樱花如何强大。防守人数以多打少,但缺少紧逼和协防的“站桩式”的无效拦截,轻易的让出了胜局,而比分落后时缺少关键人物贡献制胜分,攻防两端的如此拙劣表现,何来惊喜可言。

“腰伤”迫使勒夫回撤

每当亚冠小组赛来临,鲁能主帅库卡势必会拿后腰环节说事,在巴西人眼中,乌索是球队中轴线的定海神针。正因为缺少了乌索,库卡在小组赛阶段先后使用金敬道 、李微 、王永珀(微博 数据)、崔鹏 、蒿俊闵、赵明剑 和罗森文搭档双后腰,从效果来看,无论哪一种组合,都没有达到巴西人所期待的效果。

与大阪樱花一战,鲁能的控球率为58.4%,是6轮小组赛最高的一场球,但从进攻效率来看,鲁能有威胁的射门却是屈指可数。传球成功率方面,鲁能为76.4%,比樱花多了将近10个百分点,之所以没有奏效创造更多机会,只因为中后场的无效传球占据了其中绝大部分。

需要指出的是,下半场开局连丢两球,库卡曾把蒙蒂略和勒夫叫到场边,希望两人真正体现出“核心”的价值,引领球队找到得分办法,问题在于,后腰环节缺少与之呼应的意识和能力,这也迫使勒夫不断的回撤到中场拿球,而锋线上只留下韩鹏一人,可想而知,“爱神”本赛季的进球全部来自禁区内,当巴西人远离球门,威胁性自然大幅下降,而更善于为队友创造机会的“空霸”,无奈在禁区内形只影单,拼命创造出的三次头球攻门都显得有些牵强。

“站桩式”防守形同虚设

进攻不利,鲁能的防守更是漏洞百出,从下半场开局32秒失球便可以看出,防守球员的注意力还停留在休息室,在闪电失球后,自我调节能力又出了问题,正当所有人还在为第一个失球感到沮丧时,樱花已经完成了“绝杀”。翻盘两个失球,鲁能中后场均保持6名防守队员的密度,反观客队则只是3人之间展开配合,之所以能够撕开裂缝,樱花球员连续过人后为队友扯出空当是决定性一环,面对对手的突袭,鲁能防守球员几乎采用原地“站桩式”防守,没有利用人数优势进行协防,更缺少最基本的战术犯规去延缓对手进攻。

先前两回合对阵浦项制铁,鲁能已经暴露出了防守不作为的弱点,客场2:2一战,浦项制铁在少一人的情况下,进攻只投入3到4名球员,而鲁能则是在后场囤积重兵,结果依旧无法阻止对方追平比分。回到主场,鲁能防守自乱阵脚却打乱了球队的节奏,接连被对手攻入4个球。

亚冠小组赛的6场比赛,鲁能丢球数达到11个,且每一场都有失球。在东亚区球队中,鲁能的丢球数最多,横滨水手、蔚山现代和贵州人和 的失球数同为10个,这三队同样被小组淘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