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又要有科学考察团神农架探寻所谓“野人”,此等炒作难登大雅之堂,实则为了旅游经济的“繁荣”,却绝不是为了寻找“野人”的踪迹……看到这些,我为我所生活的国度感到沮丧,这就是我们国家的“科研工作者”的研究方向?也许,地方旅游经济的利益瓜葛可以影响到某些专家的“经济”利益,野人,在他们眼中,就是Money的代名词。

前些年神农架景区拍摄了一部电影:《惊情神农架》,其主演柯蓝抨击摄制组破坏生态,同时原来体现科学家扎根神农架研究保护金丝猴的故事,硬生生地塞入一条寻访“野人”的线索,这分明是为了炒作而不是为了保护生态,也更是想通过这部影片激起观众的旅游愿望,进而提升旅游收入的卑劣之举!我不反对炒作,但我反对借所谓“野人”进行炒作。

据报载,“神农架野人考察研究会”负责人王善才宣布,将面向全球征集探险队员,募集1000万元以开展对神农架“野人”大规模的科学考察。专家说有80%把握找到神农架野人,找到可扬国威。现在,有关“专家”们又开始擘划如何考察“野人”,而且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以前曾经多次做过这样的“尝试”,均无功而返。这说明了什么问题?只能说明“野人”本身就是子虚乌有、虚无缥缈,如此大规模的进山探访,只会破坏生态环境而起不到保护生态的作用,我对所谓“专家”的这次神农架之旅,感到无比的沮丧和悲哀!

在国内民生凋敝、形势纷繁复杂的今时今日,还有所谓“专家”对“野人”的考察项目津津乐道,只能说他们的良知泯灭了,他们钻入了孔方兄的眼里不能自拔!我无意再指责“专家”们的行径,就“野人”本身的有无而言,可谓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那么,我们该如何看待“野人”考察呢?“神农架野人,据说是生活于神农架一带的野人,古有屈原野人诗一首,从解放前就不停有执着探险家在一直考察,找到的也就是一些所谓脚印,痕迹。但时至今日也没有足够信服的证据证明神农架野人的存在。”令人信服的证据至今渺然无迹可寻,这说明了什么?只能说明神农架并不存在什么野人,因为如果有,我们早就发现了,“解放前”也就是说民国的时候就有“探寻”,可是为何至今还寻觅不到踪影呢?结论显而易见!

从生物进化论的角度来说,人是通过无脊椎动物演进到今天的生物形态,经过了数百万年乃至数千万年的进化,才慢慢进化到古猿,然后再进化到猿人,最后才进化到人。而“野人”根本不可能存在,其原因是人不可能倒退进化历程,更不可能停滞进化成了“类人”的某种生物形态。这可以说是生物学的常识,可我们的“专家”们不愿意相信常识,他们更相信人民币!

国家对这种行径没有否定,正说明了我们的政府希望藉此转移民众的视线,让公众从公共领域的视野中转移到所谓“野人”身上。而且,如果能借考察“野人”之名吸引游客,拉动地方旅游经济,大发其“野人”财,他们的目的就真正达到了……我们要从细微处观察揣摩,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我不反对有价值的考察活动,但纳税人的钱以及科研经费要用到正当的科研项目和方向,这种玩弄民众的伎俩只会得逞于一时,不能引起民众真正的兴趣。

我真诚的希望,有关“专家”收收你们要寻找“野人”踪迹的那套作秀、炒作之举,多做点实实在在的科研,而不是无视民生疾苦,搞这种旅游经济!当然,地方政府的责任也是不容忽视的,政府在其中的微妙作用不言自明。你们还是好自为之吧!不要顾此失彼、失尽民心,搞所谓“野人”考察这样不靠谱的研究,实在是对你们智商的污辱,更是对民生凋敝现状的漠视,我们真诚的希望,你们就此打住,不要做这种损人利已、违背科学常识的勾当了!

——————————————————————————————

2010年的旧文,当时看完,整个人就石化了……确实是部差劲的国产旅游恐怖文宣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