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次如此震撼于电影的历史感是什么时候呢?大抵是在看《阿拉伯的劳伦斯》的修复展时。可不同于《阿拉伯的劳伦斯》的观影,《盘丝洞》的胶片是不完全的(原版应是90分钟,现在我们看到的则是60分钟修复版的数字版本),一些镜头场景丢失了,而从画面的清晰精致度上更与前者有着千差万别。但这些“缺憾”并不影响《盘丝洞》成为一部好看乃至让人震撼的作品,影片故事的完整性是极高的,而在钢琴配乐下,更如同锦上添花,让人如痴如醉。

电影开始时,画面上斑驳的划痕能让人清晰感受到影片的沧桑历史。像雨滴拍打玻璃窗,配乐钢琴发出的每一个灵动的音符都敲打在我心上。那抹模糊不清瞬间仿佛都充满了诗意,浓重的时间感袭来,恍惚中忘记了自己在哪里,自己仿佛成为了电影的一部分。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好像有另一台摄影机在拍摄正在看这部电影的我们,就像很多电影里一样。我为自己的这种错觉动容,更为这部电影在一开始就带给我这样奇妙的感受而感激上苍。

美,总会让我们更爱这个世界。而沉浸在美当中,则会让我们感受到自己渺小的同时,感慨造物主的伟大——再渺小,每一个生命也都是造物主的奇迹。毫无疑问,这种思考会燃起我们心中不懈追求美的热情与希望,循环往复。

于是,美不是一个点,而是一条线。无论在相对静止时我们处在最初那条线的哪一个点上,我们每个人都是同样伟大的,是我们的共同努力,让无数线聚集成一个平面,空间,宇宙。而到最后,美便成为了一个特有的空间,存在于这个世界,也独立于这个世界,萌生于这个世界,也凌驾于这个世界。于是,我们都是美的千千万万的缔造者之一。

这部电影,让我感慨中华民族的伟大,让我感受到“先行者”们的优秀,不由自主地激起了强烈的民族自豪感。而后,作为这个伟大民族的后裔之一,我顺理成章地开始珍视自己,不甘平凡,想要追求卓越。一瞬间,周遭的一切都变得美好了,连前排一对闺蜜的窃窃私语都没有那么讨厌了。美的事物,总是让我们充满力量,积极向上。

无数次把“我爱电影”挂在嘴边,我到底爱它什么呢?或许就是这种奇妙的感受吧!2014年4月15日,我会记住这个日子。是在这一天,在一个叫做中国电影资料馆的地方,看这样一部由但杜宇导演的叫做《盘丝洞》的电影,让我用另一种目光看待世界。

影片最引发我思考的地方应该就是它所呈现出的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内涵。但“呈现”这个词似乎不准确,因为它有一种“特意给别人看”的含义,而本片的文化内涵是深深扎根在的画面故事当中,水乳交融,难舍难分。它让我明白,一切所谓的“文化植入”,都是伪命题。真正的文化,是如影随形,一切可以剥离出来独立存在的,都不是真正的“文化”——而是学者口中的抽象名词。而《盘丝洞》中展现的是如假包换的文化本身,以至于一度让我眼眶湿润。

电影中着重表现了蜘蛛精“姐姐”与唐长老的大婚过程。双方梳妆打扮,送聘礼,迎亲,那装扮,那道具……在西式婚礼大肆盛行的今天,猛然在电影中见到这样的场面有种怅然若失,深深地怀念。在他们的婚礼上,觥筹交错,“节目”不断,欢声笑语,好生热闹,充满人情的味道。不知是否我太世故,除非特别亲近的家人或挚友,平时接到别人要结婚的通知,第一反应多半是“又要随份子”——钱。

而电影中,蜘蛛精成亲,各路洞府的大王门统统过来祝贺,妖怪们闹洞房,而后因为“春宵一刻值千金”,为了不打扰二人,自主离。他们之间浓浓的“妖情味”,让我不能自已。于是,一阵阵暖意袭来,那舞蹈,有的曼妙,有的逗趣,有的滑稽,可无论哪一种,都让我觉得隽永缱绻。

当银幕上出现“天魔舞”字样的时候,所有人都激动了。好一个“天魔舞”!那时我们的前辈们是多么得热爱戏曲,舞蹈及音乐。所谓“魔舞”——群魔乱舞,容易理解,缘何要加一个“天”字?绝非偶然。这天,是“此舞只应天上有”的“天”,是“顺应天意”的“天”。

谁说伟大的中华民族传统文化已死?文化它从未消失,亦为消逝。它一直在那里,就站在那里,等着我们。可我们却蒙蔽着双眼,另寻他路。只要我们努力,总有一天,洗身上的尘土后,我们会看见重生的自己,无论沧海桑田,日月变换,我们身上流淌的炎黄子孙的血液不会变。

电影中让人印象深刻的角色数不胜数,每个人物都具有极强的个性及辨识度,但是此刻我想要说的是蜘蛛精的哥哥——那只千年蜈蚣精。蜘蛛精视他为兄长,但因为他看上年长很多,颇具“长兄为父”的含义。在成亲之前,蜘蛛精曾找她,他一方面给予了祝福,却也提醒其小心,更送上聘礼。而成亲当日,更是他亲自接蜘蛛精,情感不言而喻。他是一个对故事主线不起什么影响,却有极强感染力的角色。他“情溪漫步”,他悠然自得,一切看起来如此平和美好。不仅是这个人物,在处理各路妖精及“下人”时同样如此。而在处理“正面人物”孙悟空,猪八戒,沙僧时,也没有将他们“英雄化”,而是全面展现了他们的优缺点。

这种人物处理方式引发了我的第二个思考,前辈们尊重文化,却并没把文化推上神坛。他们对名着是既非崇拜式,也非俯视式的表达——他们平静从容,真实地表达出了自己的思想,表达出了当时社会真实的“社会意识”,不雕琢,不美化,不哗众取宠。推及电影中的人物,就是不做道德审判者,一视同仁,对每个人物都是“天赋人权”,非审判式的描摹。

电影表现了孙悟空的“弱”,却并不让人觉得这个人物是“差劲的”;电影表现了“猪八戒”的傻,笨,懒,贪吃,萌,却并不让人觉得这个人物是“窝囊的”。而我们当下的电影中,总是试图植入“英雄主义情怀”,“人道主义情怀”,“港片情怀”,“武侠武打情怀”等各种各样的情怀,但其实这是最虚无的而不见效的。弱者总是掩饰自己的缺点,而强者不怕暴露自身的缺点,相反敢于调侃。前辈们的这种“不在乎”与“真实”,却让我感受到了他们对我们自身文化强烈的自尊自信,这是一种由内而外的激发。

其实这种“不偏不倚 ”不仅体现在人物设计上,故事情节上更加明显。蜘蛛精虽是“妖”,却极有人情味。她虽然是“强占”唐长老,却是真心实意。她处处为唐长老着想,担心他渴了,饿了,累了,一切都依着他,使得情感描写极其细腻动人。看到他们拜堂成金入洞房时,伴随琴音,内心忍不住呼喊“在一起,在一起”——那份感情好生美好,俗话说,“宁拆十座庙,不会一桩亲”,此情此景,当真是“妖若有情天亦老,天如无恨妖常缘”。她像一个单恋的女子,努力追求她喜爱的人,这有什么错?她问他,“取经有什么意思?难道还不如和我在一起吗?”要是我,一定就和她双宿双飞了。

电影不仅情感细致入微,人物刻画生动形象,更重要的是风趣幽默至极。当今网络时代,我们身边充满“段子手式”的幽默的人,笑料百出。按理说,我们的笑点应该远高于前人。可事实上却不是,我发现,我们的幽默是朝两个不同方向发展的——一个是文化为魂,创意为骨,表演为肉,雅俗共赏;一个以荤为魂,翻版为骨,卖萌卖腐,娱乐至上。

于是,时间的洗礼只让我们笑点更低,更俗。于是,猛然面对真正的“高大上”,竟然忽而失语,一边兴奋,一边怅然若失。电影里的那些幽默,赋予了每个人物魅力,每个人物又让这魅力翻倍,每一个动作表情都热情四溢,想象力之丰富让人汗颜,神来之笔俯拾即是。剃头的大刀,贪财的乌龟,可爱的兔子,拿着超大号锤子的小哥,撒娇的八戒,哭泣的悟空——这一切让电影的情绪变得极其饱满,感染力异常强大,也让我猛然间意识到这是自己看到的最好的西游记故事。如此,《盘丝洞》当真是一部如假包换的“树新风”“正三观”的电影!

不仅是思想完美,电影的画面也让人过目难忘。很多为吓观众的特写,现在看可能失了惊吓作用,但某一瞬间,却让我仿是感受到了前辈们的用心,而我也好像穿越回了过。从《泰坦尼克号》到《阿凡达》再到《环太平洋》,《地心引力》,电影技术日益强大,我们浸淫其中,对画面的要求越来越高,可是当我看到上世纪20年代的《盘丝洞》,仍然惊讶。无论从镜头还是剪辑还是画面上,效果都非常卓越。人物穿墙而过,腾云驾雾,火烧山洞,烟雾萦绕——它从未失它本身固有的震撼力,时间的洗礼只是让它更加珍贵。

除了电影镜头语言,字幕中的语言也非常优美,幽默精准,古风古韵,让人心驰神往。最后,电影以“情欲误人”为结论,且不论其正误,这部电影之卓越是不争的事实。

放映机会难得,今日一别,不知何时有缘再得以观看。不知那时,我是否已长发及腰,是否已绑得我的唐长老,花前月下,月圆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