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林超贤总给人一种风格摇摆的感觉。《激战》、《逆战》都有让人惊喜的部分出现,可是到了《魔警》,林超贤显得有些用力过猛,在诡谲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展现人格分裂已经不是新手法,核心是心魔难除也是旧话题,在这样的故事框架下,林超贤选择了异常暗黑和cult的风格呈现,以至于电影院灯光一开,与邻座四目相对,大家说的都是林超贤是不是走火入魔了?

重现历史的野心 遇上陈旧的表达

影片《魔警》依照一个真实的故事改编。曾经香港的“徐步高枪击案”轰动一时,导演林超贤对此记忆深刻,他一直对警员为何会这样走向绝路感到好奇,于是他将整个故事重新改编搬上大银幕,吴彦祖在电影中扮演的警察,就是以“徐步高”为原型。徐步高被认为智商极高,上班时间是抓罪犯的警察,下班时间就自己变罪犯与同事周旋。不过在原型中,警员徐步高到底是精神分裂还是只是高智商犯罪,至今都说法不统一。

林超贤将徐步高的部分特点安排在吴彦祖身上,为了让角色更加丰富,设置了双重人格这一特点,让吴彦祖成为一个外表有些木讷,与人交流存在障碍的人格分裂者。张家辉像心魔一样存在在吴彦祖心中,即使是他已经被团伙杀害,吴彦祖还是人格分裂地觉得他存在着,从无意给他输血之后就陷入了分裂的精神世界,并且不停在脑海中出现与张家辉角色的互动,然后再陷入恐惧,极度情况下还要鞭挞自己。

炫技式的镜头 变成个人史上最差

《魔警》的首要生理不适,来源于影片中每一个镜头都被剪得非常细碎,中间有一段几乎每三分钟就换一个场景,而且前后场景既不在一个时间范畴、也不属于同一个空间内。观众在情绪上刚刚适应了黑暗场景下的远镜头,马上就切换到了白天场景下的短特写,这种眩晕感在情绪上,妨碍了对剧情的关注。最让人不适的是吴彦祖在幽闭的空间中,想入非非心魔难除,开始摇头晃脑精神崩溃,这时观影者的情绪期待吴彦祖接下来的动向,下面故事就切回警局大家都在格子里上班……

导演林超贤总给人一种风格摇摆的感觉。《激战》、《逆战》都有让人惊喜的部分出现,可是到了《魔警》,林超贤显得有些用力过猛,在诡谲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展现人格分裂已经不是新手法,核心是心魔难除也是旧话题,在这样的故事框架下,林超贤选择了异常暗黑和cult的风格呈现,以至于电影院灯光一开,与邻座四目相对,大家说的都是林超贤是不是走火入魔了? 文_ 陈旦兮

庞杂的线索铺垫 果然是杂乱不堪

另外,故事的线索也旁支太多,既有吴彦祖与张家辉一对心魔的故事,又牵扯张家辉的同党之间相互算计逐利、利用运尸来内地掩盖走私钻石的生意,还有生产特制鬼王面具施展法术掩盖身份的故事,又另有吴彦祖的女上司对吴彦祖似有似无的爱意,以及几乎反目的帮派兄弟轮奸女盲人的强行插入情节。悬疑的气氛被零散的故事冲淡,所以当“鬼王面具”镜头呼啦一下子出现,试图吓人一跳的时候,观众都还没有把前几个零散的线索分清楚。但那感觉,不是悬疑“哇不是吧难道这意味着……”,而是“哎呦我去,怎么又扯出一档子事。”

在电影中展现双重人格,从《精神病患者》就开始。片中的“浴室杀人”场面至今仍然是电影学院的教材内容,这段48秒的戏,有78个快镜头,但是厉害的是没有一个尖刀入肉的场景存在。之所以会让影片进入一种及其紧张恐怖的环境中,完全是镜头语言的高超运用导致。这段镜头不仅短促压抑,而且通过灯光和景别切换,让人完全能感受到被恐惧笼罩的气氛。据说这48秒的戏份,希区柯克花了几乎7天的时间来拍摄,摄影机的机位前后调整了60多次。

不少观影者在观看完《魔警》之后交流,都称自己产生了真正的生理不适,这和导演的表现手法直接相关。吴彦祖因为忍受巨大的心理压力,所以前后几次在影片中“抽疯”,浑身抽搐,在自己的房间中乱撞,还特意有一场在游泳池中水下憋气的戏。张家辉更是有一组死前被火烧到身体极度受伤的镜头,据说镜头非常露骨非常血腥以至于不忍直视,但这部分在内地的公映版中被删除。

电影是通过镜头语言营造气氛的艺术方式,《沉默的羔羊》中的隔玻璃对话,也成为了日后的经典范例,二人没有任何接触,整场戏份灯光大开并不幽暗昏沉,可是那种紧张到窒息的气氛也是触手可得。林超贤却要用黑暗的环境、大叫的表演、突然转身来烘托气氛,让观影过程容易产生生理抗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