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仁杰之通天帝国》这部电影,最让我疑惑的是,它究竟是什么类型的电影。说是侦破片,推理过程漏洞百出,根本就是伪推理;说是武侠片,影片里只有“武”而没有侠,四个主角全都是动辄就把国家挂嘴边、官符搬出来行走江湖的政府高级公务员;说是CULT片,鬼市一闪而过,奇淫技巧也不过还是易容术或者毒虫那些老套路,最终还是成了《英雄》一样的和谐主题。

但是这部电影又不难看,它能够让我比较养眼的舒舒服服看完两个钟头。只是看完之后,我只有一个感觉,就是----抽离。

这是一部没有什么重量,浮于表面的电影。影片里几乎没有一个角色是让人觉得脚踏实地的,一些细节稍微推敲一下就破绽顿生。例如,狄仁杰莫名其妙的装眼瞎----首先,作为一个谋反案的主谋,如果眼睛是官方要弄瞎,那么狄仁杰显然没那么容易就躲过;如果是狄仁杰本身假装弄瞎实则为了能够在焚字库看到奏折,那么这个假装显然太过草率:一层白纸就能糊弄过去?

而且如果真深究起来,谋反案的主谋居然可以做销毁各地上报京城的奏折,这未免太不合情理了。至于唐朝时期的重案囚犯真的能够做这种工作?这一点倒是可以容忍,毕竟这不是历史还原片。

再看另一个主角武则天。《通天帝国》里的武则天似乎对男人有很大的意见,反复不停的在大小场合说一句话:“他们就是见不得女人做皇帝”。首先,作为一个国家的最高领导,不分场合的对下属,尤其下属多是男人的时候说这话,是有失城府的。建议徐克和陈国富好好看看克林特·伊斯特伍德的《成事在人》,里面曼德拉当上总统之后是如何平息前朝旧臣以及看他不惯的白人居民。武则天到处说这种话,只会让人绝对这厮是想跟人大干一场,如果《通天帝国》是个火暴的功夫大片,我倒可以理解;但作为一个主角是查案专家的电影,让当事人处于这种状态下,似乎并不合适。

再看上官静儿。一人分饰两角这个概念比较有趣,但问题出在国师对自己身份的认识和自己做事目的上面。最关键的一点是:为什么国师/上官静儿会如此效忠武则天,甚至当她知道武则天可以冷酷无情的对任何人痛下杀手的时候,知道自己已经是必死的时候,依然忠心耿耿?其实这一点,用“爱”是最可以精准给出理由的,而且相差数十岁、地位悬殊的同性之爱,更能让本片有着一层妖魅的气息,可惜,《通天帝国》里并没有对这个细节进行探讨,给出答案,所以我很难理解国师的这种愚忠,因为我看不到任何可以解释的理由。

再看反派。反派在本片里的作案动机和手段的使用,是我最最思考不能的。因为整个计划本来可以完美的执行,毫无问题,所有事都是反派自己搞砸的。来看剧情,一个监督工程进行的副部级官员发现设计不符图纸原来的规范,所以就被杀掉,而且还是用最玄幻的方式在大庭广众之下杀掉了。

首先,这个官员不是专业出身,而这通心柱是国外传来的,据说只有反派少数几个人才知道怎么设计,那么,认真的编个更改设计的谎言,糊弄一下不就过去了?

其次,如果此官员真的一昧较真,那么派杀手暗中行刺不就可以了,可以是情杀,可以是谋财害命,可以是政敌看不顺眼(不是有王爷嚣张的要造反么?正好可以嫁祸啊,反正反派最后也把王爷给日了),可以是100个理由,这100个理由都可以和通心柱不挂钩,那么,为什么反派非得要把这人在通心柱旁杀掉呢?他深怕没人发现通心柱的秘密?

最后,整个案件最最搞笑的地方,是最终阴谋的行使手法。反派的目的,是修造一个大佛,然后在武则天登基的时候搞塌,向着皇宫她,从而砸死武则天一班人。稍微学习过物理知识的同学都可以算出,这么一个高上百米的大佛,如果要用她的头部砸中一个人,从根部断裂开始,到头部落地,总共需要多少时间?而登基大殿的卫兵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这些人发现大佛有异样,不会立刻逃窜?忠心一点的不会马上告诉武则天?而那大佛的头就那么大一点,我们可以看到最后砸下来的时候也就10来米,武则天被几个卫士背着跑十来步,就可以躲过了,而大佛慢悠悠的倒下来,要多久?

即便以上所有条件都不成立,大佛只要能砸下来就一定能让武则天死,那么为了达到大佛砸下来这一点,反派一行人花了多少人力物力?这些人力物力用在另一个更简单的方法上不是更省事,更事半功倍?这个省事的方法是什么呢?请参考影片里王爷的死法。本片里武则天能做到深更半夜黑灯瞎火的去夜会狄仁杰,看看影片里那场景,当时在房顶上随便安排几十个刺客一股噜脑儿的射一堆剧毒暗箭下去,我就不信武则天能活?!

所以,有着这么一堆连基本的人物的行为都难以站得住脚的前提在这里,我看《通天帝国》真的觉得很抽离。因为我没法认真严肃的去想剧情,而据说破案片是很追求细节的。那么,我就没法把这片当成侦破片看。

那么当成武侠片看吧。本片里武打确实是不少,到处都在飞檐走壁,而且还贡献了鬼市里十多分钟的打戏,洪金宝这次的设计倒也有一些可圈可点之处。不过问题是本片没有侠,邓超和李冰冰,在片子里只是奉政府命令陪着狄仁杰打架,而狄仁杰打架为的也是破案,给政府做事,反派打架呢,则是因为要搞政变。所以本片里阴谋家政客不少,但侠,真的没有。唯一一点让我感觉到有“侠”存在的,是最后狄仁杰遁入鬼市,逍遥自在的段落。这个结尾我倒是比较欣赏,把狄仁杰这个几乎被电视剧定型的人物的结局升华了。

至于武打的设计,由于几个主角都是不会功夫的,打得花哨点,吊钢丝多点,后期剪辑给力点,都是可以理解的。不过我认为本片的武打设计存在一个问题(严格说也是不武打设计的问题),那就是打了一小段就要给打架的人一个定格特写镜头,真的很难看,打一会儿就摆个POSE,打一会儿又摆一个,为了突出每个人兵器不一样,有鞭子有锏有板斧,拿着这些非常规兵器摆出来的POSE,真的很像喜剧片。特别是邓超一脸严肃的拿着板斧摆POSE的镜头,每次在银幕上出现我都忍俊不禁。

基于以上的原因,我认为《通天帝国》非常的抽离。这部电影在我看来,的确是徐克在《顺流逆流》之后最好的作品,因为它的这些毛病,都是基于让我能够入戏之后才发现的,而不会看到《七剑》那样有个人上山就赶紧送绝世宝剑好像再不送就送不出去烂家里了这样崩溃的剧情。但是这样的作品非要说是徐克的回归,我只能说是这回归太廉价了,回归的点恐怕也是回到《蜀山传》什么的上面了,真正的拿出《黄飞鸿》这样的巅峰作品来比较,《通天帝国》就什么也不是了。例如说内涵,黄飞鸿能够对劳民伤财举办狮王争霸大赛的清政府侃侃而谈:“我们不只要练武强身、以抗外敌,最重要还是广开民智、智武合一,那才是国富民强之道。区区一个牌子,能否改变国运?还请李大人三思。这金牌,留给您做纪念吧!”;而到了《通天帝国》里,面对武则天势不可挡的成为皇帝,面对她对李唐宗室老臣的连番杀戮,狄仁杰最终却只能下跪,送出先帝赐予他的锏,然后卑微的说----“吾皇万岁”。从黄飞鸿到狄仁杰,这种对政府的妥协,其实,也是徐克的一种妥协。作为一个曾经拍摄过《棋王》《刀》《黄飞鸿》等具有相当思想高度电影的导演,时至今日,他已经彻底放弃了电影里那层稍微较高的、对“思想”的艺术追求,将影片彻底沦为一种借着过去辉煌而贩卖的粗俗商品。对于非常喜欢徐克的我而言,看到这样的情境,我觉得相当痛心。

《通天帝国》的大卖,让接连赔本的徐克有机会可以再度执导商业大制作,这的确是一件好事;而我希望徐克能够认真的在剧情上多下功夫,不是简简单单的复制和卖弄他过去驾轻就熟的那些天马行空的想象力,让黄飞鸿北上南下,还远渡重洋,这是突破,但如果不是有着那么好的剧情和对白,黄飞鸿也不可能被人记住;而《通天帝国》是否能够刷新大众对狄仁杰的印象?恐怕当影片看到最后,徐克用字幕告诉观众,武则天是因为信守对狄仁杰的承诺才禅位给李唐的时候,大家都顾着笑去了,而无法真的接受这样一个“抽离”的狄仁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