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神之战》之所以会出现票房与口碑完全不相符的畸形状态, “3D”功不可没。自打卡梅隆在《阿凡达》中,将3D技术演绎得出神入化之后,便有各式各样的投资看似过硬的影片盲目步其后尘。《诸神之战》便是“伪3D”的开山鼻祖,更为之后的一丘之貉们赢得了“字幕最立体”的普遍“赞誉”。在《诸神之战》一炮走红以后,片方便决意要拍第二部。不过,眼下的这部《惊天战神》显然是想狗尾续貂,可惜时过境迁,殊不知“伪3D”已经难登大雅之堂了。稍有经验一点的观众,遇到令人深恶痛绝的“小三”,决计会选择2D,免得“赔了夫人又折兵”。

以希腊神话为母题的影片,若再拍不出什么新意,还是照着宙斯、雅典娜、波塞顿等烂大街的神描述的话,即便砸再多的钱搞特效,十有八

九会阴沟里翻船。尽管《惊天战神》在某些细节上,有些颠覆,有些同现代时尚接轨的元素,甚至有些令人瞠目结舌的亮点,但主体的故事情节依然走不出传统希腊神话的桎梏。无论正邪双方的势力怎么个变化法,改改姓名还是必须得走冷兵器暴力对抗的老路线。既然脱离不了窠臼,那怎样将希腊神话题材改头换面,化腐朽为神奇?这显然是个摆在导演面前最纠结的难题。事实上,一般观众并不关心天神、怪兽,他们所起到的作用不外乎就是花瓶摆设。推动故事发展重心的,还得是人类本身。如何塑造一个凡人形象,来博取观众的欢心,这就需要一个羽翼丰满的故事。《惊天战神》的最大短板,仍旧是神话题材影片一贯的通病:热衷于塑造神,对凡人仅仅以凡人来对待。为此,影片中我们印象最深的,恐怕是那些黄金圣斗士版的天神。宇宙的主宰者宙斯,首次以未曾进入更年期的模样亮相。搞得他同雅典娜的关系,怎么看都像是夫妻。难怪会有“天”雷滚滚这么一种说法。关于神的造型,我以为算是影片最能够讨好观众的配置。谈笑也好,吐糟也罢,都不外乎是一种变相的宣传。

其实我很不情愿连米基·洛克一齐否定掉,就单凭他打满全场这一点,就相当难能可贵。沙哑无力、拖泥带水的嗓音,出自他的声带,便觉得魅力势不可挡。恕导演无能,能够把一个暴戾恣睢、霸气慑人的古代帝王,整得像普罗大众那么平庸低俗,还戴个面具,很容易就消失在茫茫人海中了。煞费苦心得来的,似乎是全片焦点的神弓,也不幸“早泄”而不了了之。这种半吊子,经不起推敲的剧本也能拿来认真拍,不佩服不行。关键它还砸下了重金,远的不比,就比《诸神之战》,我想米基·洛克加“贫民窟”女星的片酬,是难以和萨姆·沃辛顿加杰玛·阿特登相匹敌的吧。很明显,《惊天战神》花费在制作上的成本应该大于《诸神之战》。就场面的成色来看,个人还是比较满意的。此番过审的剪辑似乎并不多,能在国内荧幕上看到鲜血与污泥相映衬的长久画面,绝对是不多见的。

希腊神话在题材上,由于流传甚广,故事性在荧幕上演绎起来,就变得极弱。信仰宗教的,会觉得颠覆;没有信仰的,会觉得花哨。期间,很难找到一个平衡的支点。再加上,如今大大小小的电影中,总喜欢穿插一些亦真亦幻的希腊神话,仅存的一点话题性都显得让人腻歪。那最好的办法,便是拍电视剧了。《斯巴达克斯:血与沙》其实开了一个很值得学习的头,13集一季的容量,故事的信息量却几乎可以用一句话来完整概况。使它成功的很显然就并非是一个好故事,而是一个展现艺术的过程。慢镜头、长镜头,并非只是文艺片用来的装逼工具,将它套用到古代冷兵器时代里,意义会更大。黝黑锃亮的肌肉、耀眼洒脱的鲜血、拳拳到肉的对抗等等,都是很传统复古,又简易至极的表现手法。考验的不是高深莫测的叙事功力,也不是场面调度,而是摄影技巧。希腊神话的题材,又为何不能去复制《斯巴达克斯:血与沙》?就按照《惊天战神》这个故事蓝本走,用三集的时间来勾勒忒修斯的成长经历,八集的时间来展现忒修斯由绝望到反抗的精神历程与夺弓的身体力行,最后的两集集中描摹终极大战,并在结尾引入其儿子,将永无止境的战斗带入第二季。超长的叙事战线,配搭上美轮美奂的古希腊外景,怎么样都会比电影要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