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定点”降准及中国4月汇丰PMI扭转连续5月颓势,适度改善了国内商品期市悲观的情绪,而凭借部分企业生产装置检修的偏多因素,甲醇期货摆脱上周阴跌态势,本周(4月21-25日)维持偏强格局。截至24日,主力1409合约小幅收高2.15%至2753元/吨,基本收复了22日的跌幅。不过考虑到未来供给面较为宽松的态势将长期存在,甲醇期价反弹的持续性会较差。

海外装置重启产能“泄洪”冲击国内

2014年以来,引发全球地缘政治危机的“火药桶”已从中东转移至乌克兰,因此随着生产高峰季的到来,中东地区的天然气制甲醇生产装置基本自3月开始就维持高负荷运转状态,对外供应的货源也较为充足。除了中东以外,马来西亚多套装置产能投放也导致运往中国的甲醇船货与日俱增。年前的稀缺因素消散导致甲醇CFR中国主港报价持续回落,并且诱发沿海地区甲醇贸易商进口积极性回升。据统计,截至4月17日当周,国内华东和华南两大港口甲醇库存分别上升至19万吨和11.6万吨,分别较年初时增长20.25%和70.59%。而随着前期海外陆续发运的船货于4月末到港,预计4月中国甲醇进口量有望突破30万吨。这其中来自于伊朗装运就大约有20万吨船货,而马来西亚则会有9万吨左右的货源发至中国。可以预见,未来国内华东和华南两大港口甲醇库存仍有进一步回升的空间,这将继续抑制外盘甲醇价格并传导至国内市场,弱化甲醇期价的反弹动力。

国内多套装置陆续重启供应量将大增

不仅外部甲醇供应压力巨大,国内市场甲醇产能释放量也很大。据了解,鹤壁、国宏、定州天鹭、明水大化等多套甲醇生产装置已于近日陆续重启,未来全国甲醇企业高开工率状态将变为常态,供应量将进一步增加。截至上周末(18日),国内甲醇企业平均开工率继续保持升势,周环比增加4.64%至63.54%。从3月国内精甲醇产量275万吨的水平来看,同比增速已达到12.59%,预计4月和5月精甲醇产量和增速将再上一个台阶。

下游需求难以消化供应增量

面对汹涌如潮的甲醇产能释放,下游传统需求和新兴需求的微弱力量无法消化如此规模的新增供应量。就目前下游企业采购情况来看,积极性并不高。由于5、6月将迎来南方梅雨季节,人造板生产会受到显著影响,传统下游中的龙头品种甲醛需求势必会削弱。与此同时,在需求不济的情况下,二甲醚市场走势也较为堪忧,其理论利润率水平已接近年内低点,对甲醇价格支撑孱弱。

而对于新型下游甲醇制烯烃来说,市场频传会在4月展开装置检修计划。其中神华宁煤PP装置、河南中原石化20万吨MTO装置、宁波禾元40万吨PP装置均已开始检修。

受制于下游终端需求转入淡季,加之供应端压力增加,预计后期甲醇期现货价格均将弱势,分析近3年甲醇价格的走势可以看出,在5、6月下跌概率较大。投资者应以逢高沽空为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