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子总的来说是成功的,看《刮痧》容易让人想起李安的父亲三部曲,但是又有不小的差别。

李安的电影更加细腻,文化、情感冲突来的安静一些,而这部《刮痧》的冲突是很强烈的。而且李安的电影一般是描写家庭内部的思想文化冲突来影射中西文化冲突,他的电影中,新一代一般是被西化了的,西方或者说是美国文化的代表不是纯粹的美国人,这可能要追究到李安的家庭情节,把一切的思想的表达融入到家庭冲突之中。而《刮痧》将枪口直指中美文化的极致——“刮痧”。片子的前部分显然要优于后一部分,前部分冲突不断,感人至深;然而后部分,不客气的说是有点“矫情”。这个问题出于:导演急于给影片一个积极的结尾和主题。但是“刮痧”放到国际则不是那么快速、也不是那么容易接受的。片子的最后,主题也没有得到升华,只是他们团圆了,时候呢?说这电影后部分矫情则是出于“爬屋顶”一段戏,这种类型的桥段多用于港式小浪漫,但在这个严肃的话题之下则是失败的,导演本想用这段来拽取观众的眼泪,但是这不是港式爱情片(相爱的男女主角无奈分开后,在影片最后五分中相遇,亲吻结束)。

片子的中我们可以看到导演试图将“刮痧”拓展到一个更大范围的文化差异,例如:管教孩子,中国说的是“打是亲,骂是爱,不打不骂不成才”,而美国人对于“打孩子”联想到的只是“虐待”或者“犯罪”再不会又“爱”这个字眼;中国人一贯的道德规范之中有一条是“父债子还”,而美国人则是没有这种情节的,所以山姆大叔永远不会明白许大同替父担当“罪名”。这样的拓展是非常有必要的,但是也许是因为片子中的“刮痧”冲突太大,这样的拓展没有达到该有的效果,被什么东西拽住了。

我有一点很是费解,为什么他们夫妻说话的时候总是用英语,就算是吵架,就算是喝醉了以后。我和我们女朋友现在都在外省上学,可是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总是说方言,两个中国人在一起老说英语有点怪怪的。

片子中表演最好的数梁家辉了,我最喜欢的片段是,大同和父亲在机场的告别,还有夫妻一起喝酒痛哭的片段。也是片子中最感人的地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