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低碳发展道路是石化企业的必然选择。目前中国的碳市场刚刚起步,具有巨大的发展前景。2015年全国碳交易市场将建成,国际市场也可能在2015年迎来转机,未来低碳对很多石化企业来说,或是一道‘生死门槛’。碳交易为企业节能减排提供了更多的选择机会,石化企业应更主动积极地参与进来,用市场化手段有效降低减排成本,走节能环保的可持续发展道路。”北京万企龙节能低碳技术研究院副院长王文堂近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试点工作步入正轨

王文堂介绍,2011年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开展碳排放权交易试点工作的通知》,批准北京市、天津市、上海市、重庆市、广东省、湖北省、深圳市7省市开展碳排放权交易试点工作。2013年起,试点省市正式开始进行强制性碳交易。除重庆外,其他6个试点省市分别颁布了碳交易细则,并陆续开始交易。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4月21日,除重庆外的6个碳交易市场成交量为2480111吨(CO2),成交额达81455656.38元。试点工作逐步走上正轨。

以深圳市场为例,2013年6月深圳市碳交易开市,成为中国第一个碳交易市场。该市场交易相对较为活跃,碳价波动也最大,起初1吨CO2将近30元。2013年10月份曾创出吨价143.99元的中国碳市场最高价。经过几个月的运行,2013年12月31日深圳市场成交价66元。深圳碳市场2013年总成交量达19万吨,总成交额1300万元,占全国成交额的53%。

王文堂告诉记者,深圳的碳市场在短期会有如此高的增长速度,主要得益于政府的减排力度比较大,它吸取了欧盟的教训,配额发放的比较少。各个企业要真正的实现减排任务,就必须计算是购买配额合算还是治理合算。这就吸引了更多企业的关注。

化工企业积极参与

碳交易试点工作启动后,部分化工企业积极响应号召参与到其中来,茂名石化、湖北化肥厂、兴发化工集团、武汉石化、江汉油田、燕山石化等都发生了碳交易额。

茂名石化是在今年年初进入广东碳交易市场的。该公司能源动力科杨华工程师告诉中国化工报记者,在广东省2013年度碳排放权有偿配额竞价发放中,茂名石化以吨价60元的竞价底价成功购买了企业的足额有偿配额,这是茂名石化完成的首笔碳交易。按广东省碳排放权配额交易的相关规定,企业通过竞拍取得政府发放的有偿配额后,将“激活”政府发放的无偿配额。同时,企业的碳排放配额将允许进入二级市场进行交易,为企业的碳资产保值、增值打下基础。

国际市场或迎转机

目前国际碳交易市场正处低迷期,欧洲ERU(减排单位)大幅缩水,价格跌至1欧元左右。王文堂告诉中国化工报记者,这是由于一方面2013年开始进入了《京都议定书》的第二承诺期,决议中规定欧盟比1990年减排20%的温室气体减排目标,但加拿大、俄罗斯、日本等国拒绝加入第二承诺期,给这一决议的实施造成了困难,在此之后将会形成一个怎样的碳交易规则,前景还很难预测,而新的交易规则也需要进行长时间的磋商。另一方面,有些国家在第一承诺期期间,就已经购买了足够的碳排放指标,因此目前不会进行大量的碳交易。

国际碳市场的萎靡给中国该市场的发展提供了机遇。发展中国家目前主要通过CDM机制参与国际碳排放交易。中国处于整个碳交易产业链的最低端,由于碳交易的市场和标准都在国外,如果中国没有一个像欧美那样的国际碳交易市场,将不利于未来争夺碳交易的定价权。王文堂介绍,2015年11月30日至12月11日将在法国巴黎主办第二十一次《公约》缔约方会议和第十一次《京都议定书》缔约方会议。届时,巴黎气候大会有可能达成新的国际协议,这也将影响未来中国的碳交易市场。

王文堂指出,实际上由于国内碳交易具有强制性,石化企业已经无法置身事外。因此,走低碳发展的道路是石油和化工企业的必然选择,而不是备选方案。减少碳排放可能是企业发展的挑战,同样也会成为机遇。

王文堂表示,面对未来碳市场的发展趋势,石化企业领导首先要重视起来,采取具体行动,培育相应人才,结合企业实际情况提出低碳发展规划,接着是要发展低碳化学品,摒弃高能耗、高碳产品。

相关链接

还要迈过三道槛

自去年碳交易元年以来,我国已启动6个试点,重庆试点启动在即,更多地方在跃跃欲试,全国统一碳交易市场的呼之欲出,并开始被提上议事日程。笔者认为做好全国碳排放交易市场还需迈过三道槛。

首先是政策和法律。目前不少参与企业依旧持关注观望态度,市场出现买方火热而卖方谨慎的局面。这从根本上来说是国家政策和制度不透明、长期政策变数太大造成的。要改变当前碳市场不活跃现状,解决之道唯有制定长期稳定、透明的政策和制度,而保障全国统一的碳排放交易市场需要法律做后盾方能加强监管。欧盟的法律、美国的州法律、澳大利亚的国家法律已经成为前车之鉴,只停留在基础或是单纯的经济层面尤显肤浅。

其次,做好顶层设计。尤其是设计并实施好保证合理供求的市场配额。市场配额的设计过紧或过松都会影响市场发展。这就要合理设计配额总量、分配方案,建立碳市场应急处置方案,重点考虑市场对接问题,还包括地方市场与全国市场的关系、国际市场间的对接等。

最后,要协调地方和中央的关系,给予地方政府一定的自由和灵活度。由于各地试点省市的产业情况、发展程度、市场要素都不一样,制度规则甚至对碳交易的理念理解都不一样,如何统一协调这些差异,定将是一个不小的工程。由于各地区的经济发展水平不一,重点工业也不同,对此应当区分,不宜“一刀切”。

唯有迈过上述三道门槛,才能将碳排放交易这解决环境问题的理念真正做到位。

试点市场交易特点

总的来看,国内几大试点城市的交易方式各具特色。广东是全国首个设立有偿配额的试点省份——企业在成功竞拍到有偿配额部分后,才能解锁免费配额用于完成当年减碳目标;北京在线上交易之外还发布了场外交易细则,推出了场外交易模式;上海则率先出台碳排放核算指南,采用历史排放法和基准线法测算配额;深圳、天津、湖北碳市场允许法人机构、其他组织和个人参与碳排放权交易活动。

深圳 实行配额管理。碳排放量达到3000吨CO2当量以上的企业。配额的构成包括下列部分:预分配配额、调整分配的配额、新进入者储备配额、拍卖的配额、价格平抑储备配额。采取拍卖方式出售的配额数量不得低于年度配额总量的3%。市政府可以逐步提高配额拍卖的比例。管控单位获得的配额,可以进行转让、质押,或者以其他合法方式取得收益。

广东 碳排放配额有偿发放,分步实施。每年6月20日前,控排企业和单位按广东省发展改革委核定的本企业(单位)上年度实际碳排放量,完成上年度配额上缴工作。控排企业和单位配额不足以清缴的,须在竞价平台或交易平台购买;企业年度剩余配额可以在后续年度抵减有偿配额购买量,也可以用于上缴和交易。

北京 公开交易、协议转让。碳排放权交易主要针对行政区域内源于固定设施的排放。其中,年CO2直接排放量与间接排放量之和大于1万吨(含)的单位为重点排放单位,需履行年度控制CO2排放责任,是参与碳排放权交易的主体;年综合能耗2000吨标准煤(含)以上的其他单位可自愿参加,参照重点排放单位进行管理。重点排放单位可用核证自愿减排量抵消其排放量,使用比例不得高于当年排放配额数量的5%。其中,本市辖区内项目获得的核证自愿减排量必须达到50%以上。

天津 国内外机构、企业、团体和个人均可参加交易。根据《天津市碳排放权交易试点工作实施方案》(津政办发〔2013〕12号)及2009年以来重点用能单位能源统计数据,初步核算CO2年排放量2万吨以上的排放单位,即拟纳入天津市碳排放权交易体系的试点单位。

湖北 试点期间,配额免费发放给纳入碳排放权交易试点企业。根据试点情况,适时探索配额有偿分配方式。湖北省设置的纳入企业能耗和碳排放门槛远远高于其他6个试点省市,即2010、2011年任一年综合能耗6万吨标煤及以上的工业企业全部纳入。虽然经过碳盘查后最终只有138家企业纳入,但已经是全球第三大碳交易市场。

上海 交易品种为各年度碳排放配额(SHEA13、SHEA14、SHEA15);交易方式为挂牌交易、协议转让等方式。对于采用历史排放法分配配额的企业(钢铁、石化、化工、等行业),一次性向其发放2013~2015年各年度配额。

重庆 重庆碳交易市场尚未启动,但方案已上报市政府。

观点

国家发改委应对气候变化司副司长孙翠华:今年,加快建设全国性的碳排放交易市场已经成为中央2014年改革的重点工作之一。为建立更大范围的跨区域交易市场,交易总量将由国家根据各省工业企业规模,按照统一的标准制定,并由国家将排放、交易配额确定完成后发放到省市级政府,再由各地政府分配给企业。

中国石化联合会产业发展部节能低碳处处长李永亮:未来碳交易市场全国化是大势所趋,但就目前情况来看,明年建立碳交易市场所面临的困难还是比较多的,很多基础建设和技术上的准备还不完善,如果政府出台政策大力支持全国性市场的建立,会促进这一产业较快发展。

目前区域性的碳交易还存在着各自的问题,比如上海,在碳指标的分配上还存在一定争议。因此建立全国性的碳市场不仅要参考试点地区的经验和教训,同时还要综合考虑各地区经济体量、行业分布、企业规模。全国性的碳交易市场不仅要加强基础数据统计工作,研究制定合理的碳排放配额分配方案,还应建立国家统一的登记注册系统和第三方核查体系,制定碳市场监管规则和风险防范措施。目前来看,建立全国性碳市场对化工企业的影响还不明确,关键还要看企业分到的配额多少,从而来衡量企业的减排压力的大小。因此石化企业要时时盯紧行业政策的出台,做到早了解,早准备,早行动。就长远来看,碳交易是一种综合减排成本较低的市场手段。随着国家开发碳交易进程的逐步深入,碳交易将会成为我国环境保护的有力推手,国内碳交易市场的潜力还是很大的。

茂名石化能源动力科工程师杨华:作为大型石化央企,茂名石化有责任和义务履行节能减排的任务、践行绿色低碳发展,同时我们也认为碳交易市场将会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对于石化企业来讲,适时地介入会给企业创造利润和回报。我们将为推动中国碳交易市场健康稳定发展作出应有的贡献。

建立全国统一的碳交易市场对企业来说有利有弊。虽然统一市场有利于避免地区企业间的不公平竞争,全面促进化工行业的低碳节能发展,但是对于部分地区来说,譬如广东和深圳,碳价成本较高,全国碳市场的建立可能在初期造成该地区企业碳配额贬值,造成一定的经济损失。不过具体情况还要看统一后碳市场的定价机制和碳排放指标的分配额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