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融资铜和融资矿之后,融资金再度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

据了解,随着中国在大宗商品市场的需求迅猛增长,需求点也就不仅仅聚集在工业用途上,更已经逐步扩展到融资需求上。从先前的铜,到铁矿石,再到作为近几年来金融属性越来越强的金,也成为了中国在融资需求上的“新宠”。

多位市场分析人士告诉记者,国内目前的融资金正有愈演愈烈之势,但是和此前的融资铜以及融资矿相类似,随着近期汇率的震荡,融资金可能带来的危机也同样不容忽视。

融资金来袭

根据世界黄金协会(WGC)发布的最新报告指出,在中国,将黄金纯粹用于金融操作是需求的一种形式,也是影子银行的一小部分,这部分黄金在2013年年底总量可能达到1000吨,规模约430亿美元。

与此同时,高盛集团近日也公开指出,“2010年以来,通过商品贸易融资活动流入中国的热钱约810亿-1600亿美元,占中国外汇短期借款总额的大约31%,黄金、铜和铁矿石是三种主要的融资商品。”

据了解,国内进行黄金融资的方式并不单一。其中,利用进口黄金以及信用证进行贸易融资交易的方法一般来说分为以下四个步骤:首先在岸黄金厂家把信用证支付给离岸子公司,并从保税区仓库或中国香港进口黄金到内地;其次,离岸子公司以收到的信用证作为抵押,从离岸银行借入美元;第三,在岸黄金厂家收到离岸子公司的美元款项,并把黄金半加工品出口到保税区仓库;第四个步骤则是循环上述三个环节。

一位黄金贸易商徐某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上述方法和融资铜以及融资矿非常相似,而且相较前两者,融资金甚至还有可以帮助企业避开相应的管制,将资金直接带入国内的优势。

事实上,黄金作为融资工具在国内的另一业务模式则是黄金租赁业务。实际上,该业务其最初的设计是为了满足金矿企业、黄金加工企业、首饰企业的业务需求,帮助其合理安排自身生产经营活动,也只有具有黄金生产经营资格的企业才有资格向银行借黄金。但是,由于黄金的融资成本非常低,因此吸引了诸多企业通过各式各样的方式参与进来。

其具体的操作过程可以简单概括为,一般企业先从银行租入黄金,进而与银行进行黄金回购交易,以15%保证金比例买入一定期限的黄金远期合约(最多1年),约定到期后交割,返还给银行。

根据长江期货的介绍,上海黄金租赁融资成本一般在6%左右,而在其他地方最低能做到4%左右,远远低于市场融资成本。而根据WGC的分析,市场上剩余的黄金除了用于融资操作的可能,还有可能是由于官方机构的购买。不过,根据官方数据显示,目前我国的黄金储备并没有增加,2013年底,中国官方黄金储备依旧是1054吨,是世界上第六大黄金持有国,黄金目前只占中国外汇储备总量的1%。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融资金的热度升温,国际金价却始终处于疲软的状态。数据显示,4月25日,国际金价已经跌至每盎司1284美元,其中,今年4月15日,美国期金市场出现5亿美元的期货合约抛盘,一度触动交易所熔断机制停止交易逾10秒,纽约金价全天跌幅超3%,直接跌穿1300美元大关;另一方面,从去年4月至今,国际黄金价格下跌幅度已经超过了20%。

实际上,当前国际金价的下跌,中国因素是其中不可忽略的重要一环,“中国社会融资规模及货币增速下降,引发市场对于中国经济的担忧,尤其22日市场预期中国一季度GDP增速低于7.5%是大概率事件,此外,金价技术性破位触发大量止损单,使得金价短时间加速下跌。”光大期货有色金属研究总监徐迈里表示。

4月15日央行数据显示,中国3月社会融资规模同比大降19%,M2增幅为2001年以来最低,再度激起投资者对中国经济下滑的担忧。

新一轮危机爆发?

前有融资铜爆仓危机,再有融资矿将国内港口库存推升至亿吨,现在融资金所带来的风险同样让市场着实担忧了一把。

和影响融资铜以及融资矿的因素相同,汇率问题同样是融资金最大的风险来源。据了解,与此前市场普遍预期人民币将升值不同,随着监管层不断扩大增加人民币汇率的波动幅度,市场参与者进行外汇对冲的成本也在增加,商品贸易融资交易的汇率对冲成本随之升高,对冲成本缓慢侵蚀贸易融资的利润空间,并最终扼杀利差的套利空间。

国际清算银行(BIS)公布最新报告显示,3月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REER)环比下降2.7%至117.45,为连续第二个月下降,创2013年10月以来最低水平。

人民币持续贬值以及国内信贷的收紧,无疑会让融资金像铜和矿一样,推高了融资成本,近而出现抛售情绪日益浓重,价格进一步承压。

“虽然融资黄金的规模较大,但是占中国黄金总存量的比重较低,占整体贸易融资的比重也低于30%。若中国经济持续走软,融资信用的风险上升,企业可能会被迫抛售抵押的黄金,将打压黄金价格。”华联期货研究员殷双建告诉本报记者。

“过去那些购买黄金作为融资交易抵押品的中国买家可能有些胆怯了,并非所有黄金进口都被用于实物消费,在中国,黄金可能和铜一样,面临库存过剩问题。”法国兴业金属研究主管Robin Bhar分析称。

不过,融资金风险究竟是否会一触即发,市场上的说法也并不一致。多位分析人士均向记者表示,融资金违约风险短期爆发的可能性很小,当前影响贵金属价格走势的关键因素仍是美国经济复苏进程和美联储货币政策。

“去年以来整体经济增速在下降,快速赚钱和利润率高的行业和项目越来越少。除此之外,黄金及其制品进出口需要央行的准许证,也就是通常所说的‘J’证,并不是所有的企业都可以操作,这也会在规模上限制融资金的规模。”天津利安达贵金属经营有限公司特约分析师简丹告诉本报记者,这些都不符合融资黄金套利的基本条件,市场上对此有一定的恐慌程度,心理上和操作上都存在一定限制。

(华夏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