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完美》:白瞎了这个名字文/皇甫 爱情片是一个辉煌的类型,《漂亮女人》《诺丁山》《五十次初恋》《电子情书》《当哈利遇见莎莉》《假如爱有天意》……但爱情片在国内却并不常见,尤其是以爱情为主线和主题的影片更少。《非常完美》从市场的角度看,有着填补空白的美好愿望,但也仅仅是愿望而已。

《非常完美》的剧本支离破碎一盘散沙。如果做到“形散神不散”,散也可以成为优点,就像散文;遗憾的是《非常完美》形神皆散,散得彻彻底底,就像“梨花体”的诗。导演用爱情手册的招式组织影片的结构,这些招式都不是应用于男女主人公身上,而是用在了女一号(章子怡)和男二号(苏志燮)身上,为了把故事重心放到章子怡和何润东身上,剧本又刻意削弱了“爱情手册”的实际内容,因此剧本的中心就在两方面飘来荡去,至始至终都没找到平衡。结构的错误使影片在顾此失彼和顾彼失此中彻底地迷失了,影片也就靠着小女人的自怨自艾撑满全场,剧情随之在纯情与荒诞之间摇摆。

作为一部由女性主创打造的爱情片,影片中的女性角色都用简单的脸谱化性格勉强立了起来,而两位男性角色则被惨无人道地打造成男花瓶。苏志燮的行为飘忽游移,为了故事的推进他可以随时变化性格,但那张不得不承认很帅的脸上除了装可爱就是面无表情。何润东充分体现了女人对男人的臆想与希望,他面貌潇洒家务一流,他时而坚强,时而懦弱;时而果敢,时而犹豫;时而阳光,时而忧郁;时而天真,时而世故;他在女人需要的时候无所不能,他在需要女人的时候脆弱无比;他才华横溢而不自知,一遇风云变化龙虎……他集成了女人臆想男人应有的一切,他像变色龙一样满足着满足所有要求,他已经不是人,而是神一般的存在,但在一部电影里,这样的角色根本立不起来。比起男性角色像水和泥一般混沌,几位女性角色好歹像水泥一样顽固的挺起来了。虽然简单点,好歹是个人。

关于章子怡和何润东的所作所为,影片进行了弗洛伊德式的解读,把原因归咎于儿时的遭遇,这样的解读是偷懒而精明的做法,但在影片中这样的解释太过单薄,而且并不能完全照应二人的作为。章子怡受其母亲影响很大,她妈满嘴名言,可这些“名言”既没有《懒汉相亲》中宋丹丹她妈的生活气息,也没有《阿甘正传》中阿甘她妈的理论高度,都是些形而上的无病呻吟。而章子怡在听到她妈的“勇敢爱一场”之后立刻大彻大悟,只能说她妈也是神一般的存在。

因为人物设定本身的问题,他们和她们的表演都无可发挥,除了章子怡。演惯了大片和文艺片的章子怡头一次演爱情喜剧,杏眼圆睁的镜头少了很多,声嘶力竭的呐喊也只出现了一两次。她的努力值得肯定,但我认为她并不适合这种类型的电影。演员的外貌对于表演有先天的限制,章子怡的外表透漏着坚强与聪颖,这些年的磨砺也使她的气质里多了些坚韧和世故,去演一个小女生怎么都不可信(也包括以往影片的印象)。因此每当章子怡装可爱的时候,我都想别过脸去。剧情不够幻想凑,片中用了很多荒诞的幻想和网络flash水平的动画表现章子怡的心理活动,但这些幻想的段落和整部影片风格不搭,而且让人觉得章子怡真是个疯子,这些幻想存在的唯一作用是印证了子怡她妈的名言:失恋的人是疯子。

《非常完美》还打着喜剧的招牌,可片中设置的笑点都很低劣粗糙,只有那场中西合璧的万圣节舞会让我振奋了一下,除了歌剧魅影和唐僧共处一室外,章子怡还穿成了“喜羊羊”。

这部电影是依萌的第二部作品,本来不应该过于刻薄,但影片处理得太不得当,有几点我必须说。影片的镜头时刻紧盯着演员们精致的脸,特写从头到尾,即便是美丽如章子怡、范冰冰,让我在大银幕上盯着看一个多钟头也会压抑和厌烦啊;也因为镜头时刻忙着捕捉演员的脸,对背景与环境非常吝啬,爱情片一贯非常注意环境的描写,浪漫的场景产生浪漫的感情,但本片中导演或许觉得让观众看明星的幻灯片就可以了;影片结尾的处理也很失当,在玩了一段廉价的伤感之后,他们不争取,甚至没什么努力,消失了很久的何润东莫名其妙地出现,幸福莫名其妙的地降临了。这个无力的结尾是整部影片的写照,哪怕影片再傻点再疯点也比这样苍白无力支离破碎的好。它甚至不应该拍成电影,几个女生坐在一起YY一下,在日记里多愁善感一番也就罢了,为什么要拍出来折磨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