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核能机构日前宣布,该国原定于2021年完成在西马半岛兴建首个核电厂的计划,已被无限期推迟。与此同时,东南亚其他国家如印尼和菲律宾也都暂时搁置了核电项目。日本福岛核电站事故之后,东南亚各国对于开发利用核能,都愈发地小心谨慎。

日前,马来西亚原定于2021年竣工的首个核电厂计划被宣布无限期推迟,再次引发各界关注。事实上,伴随着马来西亚经济的不断发展壮大,未来能源需求必然也会不断增长,而马来西亚目前发电量的95%都来自矿石燃料,这显然不是长远之计。因此,马来西亚政府此前计划开工建设两座核电站,而且10年内要建成第一座。但是在福岛核电站因地震发生核泄漏事故以后,这个计划遭到了从民间到政坛的强烈反对。反对党也借机发难,称日本有60年的核能运用经验尚且发生这么严重的事故,而马来西亚根本没有足够的技术能力来保证安全。反对党还向选民保证在反对党执政的州将绝对不会允许建立核电站。与此同时,执政党联盟内部也传出了反对的声音,让政府更加被动。在这种情况下,马来西亚政府只能选择暂时停止核电计划。

在日本福岛核电站事故以后,东南亚很多拥有雄心勃勃的核计划的国家,政府都面临很大的压力,在政治上无法忽视民意强行启动。比如印尼国家原子能署40多年来始终在开展核反应堆研究,并进行了人力资源储备,但是政府始终没能下定决心实施相关计划。此外,东南亚各国都处于地震海啸多发地区,也是各国不得不考虑的客观条件。建于20世纪80年代早期的菲律宾巴达安核电厂就因为位于地质断层和火山带上,建成至今却从未投入运营,最近的重启计划也因为福岛核事故而搁浅。

但是,就整个东南亚或者亚洲来说,对于核电的追求虽暂时受阻却不会停止。据国际原子能机构统计,今后10年亚洲约有100座核反应堆被列入建设计划,约220座反应堆的建设方案已被提交,占全球2/3。除了马来西亚、印尼和菲律宾外,越南、泰国都有发展核电的计划。在刚闭幕的世界核安全峰会上,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就表示新加坡虽然现在没有建核电站的计划,但是要建立对核能的认知。未来五年,新加坡计划拨款6300万新元推进核安全研究与教育计划,在10年之内要培养100名核专家,从研究、培训和公众教育三大层面初步建立起科学界对核技术的掌握,以及让公众了解核能的安全性和潜在风险。

新加坡启动这一计划主要基于以下两点考虑:首先,东南亚的邻国都计划搞核电,假如将来真的发生事故,很有可能殃及新加坡,新加坡必须有提前准备,知道如何应对,并在必要时向当事国提供技术援助,确保损失最小化。其次,虽然新加坡地域狭小,没有足够空间建设核电站,但是对能源的需求一样巨大。所以将来如果马来西亚等邻国决定要建设核电站,新加坡可以通过技术入股的方式参与,从而分享核电能源供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