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核电发展转向

2013年美国新开工建设VC Summer和Vogtle两个项目4台AP1000机组。

美国能源部将核能的支持方向转向小型模块堆SMR。新任能源部长认为,应充分发挥核能的潜力,但要解决愈益加剧的高投资高成本问题。美国能源部主张支持小型模块反应堆。通过两次招标,选定B&W的mPower和福陆公司支持的NuScale,西屋公司非能动缩小的AP机型则两次败北。

2013年美国已批准延寿至60年的4台运行核电机组,决定永久停运。美国运行机组由104台下降为100台。总退役容量达357.6万千瓦,总容量降为10350万千瓦。另外有38台机组面临是否延寿的决策。美国电力公司选择建新天然气电厂,替代核电机组的延寿。

目前美国在建核电项目进展困难。美国国家电力公司TVA在建的Watts Bar 2 项目原计划2012年建成,预计推迟到2015年底。原因是福岛核事故后的安全检查和电力市场无需求,分配运行负荷太少,因而TVA决定将施工推迟。TVA另一复建项目贝尔丰特1号,经复建B&W机组还是新建AP1000的比选后,确定复建B&W机组,2013年6月又宣布搁置。另外,新开工Vogtle项目大量超出资金预算,工期延长,经济可行性遭质疑。Vogtle项目因发生工程质量问题、贷款担保费等,总投资可能由140亿美元增加到约173亿美元。州政府批准Vogtle项目建成时间推迟15个月。

此外,美新建项目的许可证申请被撤销、搁置,一些延寿、增容计划被取消。

法国EDF、日本三菱退出美国核电市场。2013年7月,法国EDF决定退出星座能源核电公司(CENG),所经营3个核电厂、5台机组移交给美国合作伙伴Exelon。2013年11月,日本三菱决定放慢在美国获得NRC对US-APWR的设计认证,暂停科曼奇山顶建设项目的许可证申请。

日本核电战略扩张

福岛核事故后,日本经过3年的紧张应对,态势基本趋于稳定,得到国际原子能机构的积极评价。但现在还不时冒出新的问题,尚有许多工作要做,真正解决预计还要二三十年。

福岛核事故的“烂摊子”尚未收拾完毕,日本现又迅速转上了积极扩张之路。对内积极准备停运机组的重启,以克服因进口碳基燃料的重大经济损失和二氧化碳排放的大幅增加,已有16台停运机组向核安全监督机构提出重启申请。

对外向几乎所有有意建设核电的国家推销,尤其安倍内阁实施全面战略扩张政策,加强了政府在政治、外交上对核出口的领导和支持。

在上世纪国际市场上,日本企业跟随美国公司(GE和西屋),处于从属地位。2006年前后,发展到找强手合作,日本企业地位随之提升。东芝收购西屋电气居主导地位;三菱与法国Areva合作,日立与美国GE合作,成立GE-h和日立-GE,平起平坐。最近通过建立9+3(9个电力公司、三个核电站供应公司)公司联盟,形成了统一协调的体制机制,让日本控制的机型,如东芝、日立-GE的ABWR,三菱与法国Areva联合开发的Atmea1,三菱的APWR以及东芝收购西屋电气的AP1000,进军国际市场。最近则在安倍支持下,更加活跃,主动出击,且取得一定成效。如在芬兰Fennovoima公司Hanhikivi核电招标中,东芝战胜法国Areva取得单独谈判权,但又败在俄罗斯的Rosatom手中。在立陶宛Visaginas核电招标中,日立-GE战胜了西屋电气的AP1000中标,但在立陶宛全民公决中被否决。在约旦第一核电站招标中,三菱/Areva的Atmea1败在俄罗斯Rosatom的AES-92之手。在越南取得了第二核电项目的协议,但因资金困难而被推迟。在英国Horizon电力公司出售招标中,日立-GE在无竞标对手条件下获胜。东芝收购了NuGen 60%的股份,为其在英国建设核电打下了基础。

在土耳其第二核电锡诺普项目招标中,安倍首相积极推动,于2013年5月取得单独谈判权,在2013年11月份又签署了合同框架协议,最终取得订单,大局已定。目前,售电、融资框架和两国政府间和平利用核能合作协议两大难题尚待敲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