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严格说,《失恋33天》给人的感觉,不太像是一部标准的电影,它的编排形式仿佛更接近时下流行的小剧场白领剧,或是像一部轻快活泼电视剧的浓缩版精剪版。只在这里要强调下,像“电视剧”不是什么明确的贬义。相反,它很可能会是带来一种新类型的土壤。

基于时下国产时装电影那非常不露脸的库存量,所以导致要出现“填补空白”的作品,是相当容易的。在《失恋33天》中,我们可以非常清晰地看到属于这时代城市生活中,那些年轻人的行动与思维。黄小仙和王小贱这对男女主角的银幕形象,在此之前几乎可说是没有出现过的。尤其要提提文章的王小贱,在并不算很多的戏份里,属于他身上纯粹的符号化,一点也没盖住他表现出的真实和诚恳。所以即便大部分时间他都在创造奇怪的喜感,但当结尾表白,那种情意是立得住,也是令人信服的。让女观众会强烈忽略“他为什么会喜欢女主啊”的逻辑,而觉得他就像蠕动在身边的Gay蜜。

回头鞭尸一下李芳芳导演那部恶意抢注域名的《天长地久》,对,就是很多人看完后会念叨“这跟80后关系不大吧”的电影《80’后》。这词被炒了如此之久,好歹到了《失恋33天》总算能看见银幕上确实是活生生地“80后”着了。像黄小仙般的女生真这样散落在十字路口的熙熙攘攘中。犯浑时很糊涂,勤奋时也认真,渴望享受,又受不了出卖底线,嘴巴不饶人,又巴着人疼,卑微与孤傲同在,洁癖混重口味下饭,嘴里说着“姐跟你吃饭是给丫面子”,转头会发短信“发现了吗,我们一起看过的那个月亮颜色变了”。三观被影视奠定被环境锁定,再个性再知性再第二性,感情炮弹摧毁起来还是伤害百分百。得益于原著,电影用“失恋”这个极其有利的主题,放大了人物身上的细节,导致那些熟悉的事越发明显起来。

记得微博上有位业内老师说过这么句话:"现在电影是50多岁的人写给2,30的人看,电视剧是2,30的人写给50多的人看。"不谈特例,这种错位其实算是目前资源分布的正常规律。年轻的编剧们缺乏机会把真实心情与感受写进电影,所以只能干盯着前辈们将港式和美式已成型故事模式塞入当下。但南北及时代差异导致即便如徐克也没法把《女人不坏》真的放进北京,《杜拉拉》小说红是红在中层之疲,但电影为保险依然包装到梦幻的所谓高层范儿里去。于是有些编剧只能耐着性子从家长里短里抓时代,尝试语言的犀利化和对生活思考的深度化。中国现在许多变化,许多新词:房奴、蜗居、裸婚、恨嫁、异地、败犬等等话题,小荧幕上可能真有刀子藏在三镜头里,而在市场刚起来的大银幕,目前还只是噱头为主。

那么如果这个已被锻炼得很成熟的创作系统开始进攻大银幕,而有了消费能力的年轻人被国产各种山寨片神兽片古装片弄坏了口味,有亲和力的演员和感兴趣的话题出现在排片表,诱惑力也许真的会变得越来越大。当然,看比如本片这一批新作品的实际成绩了。

《失恋33天》的调配就像一半安妮宝贝一半王朔,失恋期的痛苦和职场上的囧途两线并行。抒情的时候,特写,大量旁白,把情绪打包的台词,虚焦,陈珊妮;搞笑的时候,快剪,晃动,耍冷,卡通化桥段,吐槽《幸福额度》。编导一点也没打算融合什么,甚至完全不借助叙事能创造的力量,就是按段子走。总之以就黄小仙为所有贯穿,配角线想丢就丢,新人物新事件说进就进,要煽就煽。这便是它不像电影的地方,但这又多么接近如今我们在电脑前碎片化的精神状态。

而且这部电影制作再薄弱地显得“轻”,还是紧傍住了失恋的“重”。每个人的伤情记忆都是成长激素,在本来青春题材就稀缺的情况下,有一部片浓墨重彩地探讨失恋这件事,可打击面积比想象的还要大。毕竟确实不曾有内地电影,简单粗暴地专注表达着“我错在哪里”“我不想活”“我要振作”的过程,恐怕会真的不知不觉把观众推到自己的过去面前。

电影最后播放了之前在网上颇受好评的采访视频剪辑,那是这个主题下最感人的部分。只因为里面有着真实。有着不同人打算怎么活下去的,一种表率。

不熟王珞丹,白百合很多的镜头极像如今许多人完全不识的雪梨。当然,更像我们每一个人生活里都会认识的,不愿妥协在他人目光里的女孩儿。

所以即便我并不算喜欢这部电影,倒是觉得身边的同龄朋友,不妨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