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前钢价大涨之后,终端成交跟进明显不足;下游需求仍然按照固有的步伐进行,对钢材涨价十分警惕;因此市场快速反弹之后已经连续数周回调整理,随着阶段性供求矛盾增加,且利好消息不足,近期钢价回调幅度放大,或有再探此前价格底部的迹象。

钢价暴涨 终端不买账

4月上旬,我国钢材市场价格迎来一波去年第四季度以来的最大反弹行情,部分品种的钢价上涨超过200元/吨以上,虽然价格上涨初期刺激了一定的采购需求与中间商抄底补货需求,然随着钢价涨幅扩大后,终端采购出现迟疑,对涨后价格接受程度不高,市场出货随即回落,钢价也借此涨势趋缓,并且逐渐向“重新探底”行情过渡。

虽然在钢价快速反弹后,钢厂有过及时跟进确认涨势,然宝钢等主流钢厂却逆市下调5月份出厂价,加上一季度经济数据发布后并不能让人满意;因此终端采购进度放慢,继续观望价格走势的意图十分明显,需求跟进不足+下游观望导致钢价短期冲高后遇阻回调。

需求预期不足 市场利空因素不断聚集

一季度宏观经济疲软,投资增速大幅回落。随着一季度经济数据陆续披露,虽GDP略好于市场预期,但包括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新房屋竣工面积等主要钢铁下游产业数据都有明显的下降;虽汽车行业3月份产销创新高、造船及机械有回暖信号,但除汽车外的其他制造业处于底部回暖初期,对钢材需求的提升暂时不足,对钢铁业依然形成偏空影响。

政策利好后继无力。虽然国家针对稳定经济发展发布了包括“加快铁路建设、棚户区改造、城市基础建设”等方面的微刺激措施,给钢市带来一定的需求预期;然而随后的政策面利好相对不足,李克强总理强调不会出台短期强刺激政策、且表示在经济结构调整转型过程中允许经济增长有一定的放缓,从政策层面来看,市场不可能在遇到类似“4万亿刺激计划”,这在一定程度上市场看弱后期钢材需求的预期。

房地产市场“价量齐跌”,投资增速降低影响钢材需求预期。2014年以来,全国房地产市场有较为明显的回落,销售面积、成交金额等连续3个月出现负增长,杭州、常州等地房价持续下跌,多地房企出现较为严重的资金链断裂现象;而今年一季度全国新房开工面积同比大降25.2%,房地产投资增速下降至16.8%,创下2013年以来新低;坊间关于国内房地产行业陷入破产潮的传言增多,作为钢材市场最大的用钢行业,国内楼市的相对低迷对钢材市场信心带来较大的打击。

钢企盈利好转刺激生产,市场供应压力抬头。此前一段时间钢价的爆发式上涨,使得钢企盈利空间放大;久亏之后突现曙光,国内多数钢企、特别是原本有主动检修减产的钢厂纷纷增产,而中小型钢厂则因环保压力生产较为平稳,4月上旬粗钢全国粗钢日均产量大幅增加至215.15万吨;当前成本较低,钢价虽有回调,但主要钢企生产热情有增无减,钢铁重镇唐山地区开工率达到88.6%以上相对高位,因此预计4月份粗钢产量或再创新高,而下游需求释放暂时并不充分,在这种情况下,钢材供求矛盾已然加剧。

原料市场低位运行,钢价成本支撑不足。今年以来,进口矿、焦煤等因高库存及下游需求相对较弱影响,价格一直处于相对低位运行;特别是煤炭行业在雾霾治理等重拳压制下,价格回落至20年以来低点;钢企也因亏损严重而不断压制原材料的采购,整个钢铁炉料市场维持低位震荡整理,进口矿也在120美元关口反复冲击均无果,整体来看,钢材的成本支撑力度相对偏弱,难以支撑钢价的反弹;预计后期难有明显的改善。

钢铁产业链期货市场持续走低 压制现货钢市信心。在期货市场上,螺纹钢、热卷、铁矿石、焦炭等全线溃败,持续的下降极大的影响了现货钢市的信心。

总的来说,当前经济依然较为低迷,未来经济结构调整转型力度还将加大,我国钢材需求高速增长的时代已经过去,甚至钢材需求由增速减弱开始向刚性下降转移;而钢铁产能严重过剩,供应压力却有增无减;我国南北地区将从5、6月开始相继进入雨季,不利于户外工程施工;加上货币政策一直在收紧,资金压力仍存;特别是月底钢贸商面临较大的资金回笼压力,诸多利空因素正在不断聚集,受此影响,今后一段时间内,钢价将易跌难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