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当初,钢铁行业的发展可以说是史无前例的,接触到钢铁行业的商人大多数都已经发家致富了,但是现阶段说到钢铁业,无不眉头深锁,令人头疼。

产能与产量 到底在淘汰谁?

4月上旬重点钢企粗钢日产旬环比上涨4.69%。为什么在淘汰落后产能政策风靡只是,钢企的日均粗钢产量未降反升呢?其实,产能与产量,是一个容易被公众忽视的字眼。如果不压缩“产量”,而只压缩“产能”,那么所谓的淘汰落后产能,就可能陷入文字游戏,不可能如期实现目标。

例如,河北的“钢铁产能”在2013年就已达到2.86亿吨。而同年钢铁产量为1.9亿吨。河北提出压缩6000万吨钢铁产能,准备到2017年,把产能压缩在2.2亿吨左右。如果只压缩产能,不压缩产量,那么到2017年,假如河北仍旧像2013年这样生产1.9亿吨钢铁甚至更多,和现在相比,不会有什么两样。所以说要切实的解决问题,不要利用玩文字游戏,因为这样只会徒劳无功。只有减少产量,才能真正的解决供应压力过大问题。

资金问题再次来袭 钢价反弹艰难

首先钢厂方面,据了解,今年一季度国内钢铁业整体亏损23亿元,其中钢铁主业亏损41亿元。但笔者认为,真实的亏损情况,可能比财报上严重。因为很多钢厂在报表处理上采取变通措施,如不同程度地延长折旧年限。说钢厂亏损其实就是在说盈利能力的下降,现阶段钢厂身上的担子仍旧沉重,例如,收紧的银行贷款、巨额的供货商欠款,还有地方税收的压力。说道地方税,现阶段我国正处于“稳增长、调结构、促改革”的发展阶段,经济增速放缓是可想而知的,这边影响了部分地方政府对钢企开展提前征税。现阶段,国内钢厂的资产负债率普遍偏高,且资金链断裂的企业已开始出现,从这里也可以反应出钢铁行业处境更加严峻。

其次,下游需求方面,现阶段央行开展多次正回购政策,同时发表声明表示后期市场的资金很大程度上会偏紧。同时现阶段钢材下游企业在银行贷款方面或多或少也有些限制,不像以前那么容易了。总的来说,现阶段银行对于钢材下游企业主要采取回款大于放款的政策和态度,对下游的资金方面产生较大影响。

再次,钢贸商方面,现阶段临近月底,钢贸商由于要还贷,资金压力尽显,主要已出货为主,拉涨意愿不足。

期货市场低位震荡 信心支撑不足

螺纹钢1410周三震荡收涨,最低3216,最高3268,收至3266(+22)涨0.68%,总减仓3.4万余手,成交量增加。盘面探低后多空均减仓,多头减仓量偏多,短期异动反弹,关注3270位多空资金流向,短线洗盘波动或加大,防范大幅波动。钢材期货市场持续低位震荡运行,始终难以实现像样的趋势性抬头,对现货市场整体心态也产生不良影响,市场心态整体偏弱。

综合来看,现阶段供应压力仍然显现,同时下游需求释放不足,资金压力显现,商家心态一般,原材料方面也弱势下滑,对后市来说利空消息占主导。综合来看,笔者认为钢铁行业仍后期发展仍有“坎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