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一度沸沸扬扬的中国功夫对战泰拳的新闻虽然到头来只是一个炒作,但它在被完全证实前,我们多少人被勾起的想象跟期待,正是《叶问2》里最后那两场中西大战所展现的场面一样,激烈精彩震撼;最好是能跟最后那场一样,由于畏惧、保护的心理,裁判团不得不临时决定对中国功夫做出限制(国人:自豪感油然而生),比如不准出脚(弄出这些限制,中国功夫对战外国武术的意义还完整吗),然后最后还是奏凯。

如今《叶问2》已到来,由于第一集的优质所创下的口碑跟社会效应,《叶问》系列俨然从一个传记类功夫片上升为国民大戏的高度,《叶问2》因此成为这么多年来最受观众期待的华语片续集,从国内票房来看,上映首周就已经破亿了,尽管五一假期帮了不少忙,但依然足见其群众根基的深厚。

我从来都不相信跟理会续集必烂这种理论,但《叶问2》的不如第一集却已是事实。《叶问》的优秀是整体的,去年金像奖拿了最佳电影的殊荣算是众望所归,其树立的英雄形象极具时代特征,叶问的顾家,叶问的好丈夫好父亲形象算是对传统的为大义就要对内有所牺牲的侠义形象的颠覆,同时《叶问》所传达的咏春印象也非常成功跟深刻,它所设计的武打场面也成为一时之间被竞相模仿跟恶搞的经典。

《叶问》最大的成就是它给人一种很浑然天成的感觉,仿佛超出了电影类型的层面,它会让人忽略它是商业片这一点,而完全沉浸在它不着电影工业制作痕迹的故事跟环境里,我们只会全身心走进它营造给我们的时空里,不会时不时地跳脱出来,质疑下这个,质疑下那个,这是只有各方面都平衡与优秀的电影才能达到的境界,这一点首先就是《叶问2》退步的地方。

《叶问2》很不平衡,重重头戏,轻枝节,缺乏慢慢酝酿的耐心,致使枝节没有分量,但枝节又很多,这就造成了一个很明显的问题,剧情空泛。空泛到什么样呢,看完后我们回想一下影片,除了民主大义,除了叶问义愤填膺地挽回了中国武术的脸面,就再没有什么其它强烈的印象了。叶问的徒弟们、各门派师傅、金山找、周清泉、报馆那些人、警察局那些人,都犹如过眼云烟,陪叶问出来演场戏,然后就退下。

他们跟叶问的接触或者说交情都停留在表面的层次(例如嘘寒问暖)上,作为对比我们回想下第一集,周清泉、金山找、李钊、武痴林、沙胆源、廖师傅跟日本将军三浦(虽事隔两年,但大家对他们在片中的形象跟事迹一定不模糊)这些人,哪一个不是跟叶问发生了让人不得不说的事情。而此集中,就算是叶问的徒弟们,也总感觉像是些外人,很多时候我们会感觉他们师徒间的情谊很不牢靠,随时都会散掉一样。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因为叶问失去了第一集中的教育感化人的那一生动面,他龟缩得太厉害了,仿佛没钱就没资格摆出师傅的架子教育他的弟子,甚至总有点羞怯感。所谓打是情骂是爱,第一集中叶问怒骂了李钊,教育了沙胆源,武力教化了金山找(多次),这些都是我们忘不了的情节,通过这些他们之间关系的实在感就出来了。对外人的这种大师风范第二集里却没有了。影片根本就没心思去关照“尊师重教”这个主题,而作为一代咏春拳宗师的故事,此集既然提到了他开馆授徒的事情,这个主题怎么能免呢,既然狠心地免了,其导致的结果就必然是这样。欠缺了这重要的一块,《叶问2》的缺憾就已经难以弥补。

《叶问2》里只有洪师父跟叶问的交往可以称得上是在交心(快要),洪金宝本身那份大哥大的霸气也将洪振南这个人物撑得很饱满,可以说撑起《叶问2》的就只有三个人——叶问、洪振南跟西洋拳王,而洪振南的作用几乎可以跟叶问平起平坐。可惜为了激起我们观众集体的仇恨心理,洪振南得作为那块激起大浪的巨石作出牺牲,于是影片刚过半就倒下了一根强大的支柱。这是多么不明智的设计啊,洪振南跟西洋拳王对战的桥段是整部片成功与否的关键所在,要使叶问像第一集那样站上擂台,将“民族的大敌”愤怒地打倒,完全可以另谋它路,不一定非要牺牲洪师父。没有洪师父的这场生死大战,可以省下来很多时间,讲很多事情,反正里面的打戏也已经不少了。将动作场面变为讲故事,讲得好也许整部戏就活了,洪师父这场大战不仅费时,而且就整体剧情来讲很俗套。

结果却已经无法改变,价值观堕落,剧情也跟着一起堕落,一样是民族大义,此集变成了做作。第一集里的好丈夫好父亲的形象生动高大,在这里叶问依然是个疼爱老婆疼爱儿子的顾家好男人,但这份情感的地位已经变了,被那份“厚重”的国术尊严所淹没,所以说看完之后什么都没有,只剩下那空荡荡的为国为民的大义,就连那极度走样了的释小龙的存在我们都甚少谈起。

《叶问》跟《叶问2》的武打场面可以说一一对应,廖师傅、金山找跟叶问的功夫比试对应圆桌比武,金山找大闹周清泉工厂对应叶问渔场救徒(皆是混战),武痴林、廖师傅的生死一战对应洪振南的生死一战,最后的擂台一战也互相对应,整体来说第二集比第一集的难度要高,特别是圆桌那场看了的人都要竖大拇指,洪金宝设计的这场动作用新意跟难度征服了我们。但是很遗憾,《叶问2》在武戏上也是超越不了第一集,除了圆桌比武,其它的在创作激情上都退步了。第一集里的武打设计可以用“信手拈来”四个字形容,教训金山找的那杆鸡毛掸跟那根棍让我们印象深刻,最后一战的快速酣畅让我们拍手称快。

同样是那帮创造《叶问》的人,心理却都变得浮躁了,《叶问2》名叫“宗师传奇”,但不是在影片结尾定格一下他的英容笑貌,就是传奇了。我看到的是叶问这个品牌正在被毁,《叶问》应该还有第三集,希望他们珍惜这个品牌,放慢下脚步,等到内心沉淀下来了,再来填这个大坑,不要让《叶问3》真的沦为强弩之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