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本片不失为一部动人真挚的爱情长诗,返老还童的情节增添了几分传奇色彩,除此以外,本杰明·巴顿不过是一凡人,既无盖世奇能,也非道德模范,大卫·芬奇披着传说的外套讲了一个关于人生角色的问题。 不少人“放言”说本片极可能夺得即将颁奖的奥斯卡最佳电影,还有人说是另一个阿甘式电影,媒体也像患了流行性感冒一样,列举种种本片如何具备夺奥实力的证据,似乎大卫·芬奇拍这部电影就是为了给自己正名,拿一个奥斯卡。影迷朋友们于是便抱着这种先入为主的态度去看这部电影,果不然就中了其圈套,似乎这部电影达到了某种新高峰。从影视化妆技术来说,《本杰明·巴顿奇事》极有可能到达某种高点,但正因为这种高超化妆术,也变相降低了对表演的要求,关键的几个事件也不过是人物在不同的地点的相遇和分开,与阿甘具有喜剧色彩的设计并不一样。本片有几处波涛,总体平静,轻轻地来,轻轻地去,不留下,也不带走。

高超的制作技术与单薄的人物设计 电脑CG和化妆术是本片最出彩的技术环节。本杰明作为海员出海的几个场景运用了大量的CG特效,天空黄昏的云彩、远处冒着浓烟的军舰都是CG特效的功劳。CG在这种颇具神话色彩的电影中更是为所欲为,色调的转变非常随意,但又能保持高度的统一。但比起CG的大展拳脚,化妆术甚至撑起了半边天,皮特从七十古来稀的来头演到十七八岁的花样少年,布兰切特饰演年龄跨度极大的角色。早期的弱智化妆术中的拉皮和制作假皮的痕迹已经消失,演员在这种高超化妆术之下甚至可能误以为镜中的自己真的是已经化妆后的年龄,更有利于进入角色。

但是,男女主角并没有非常典型的性格特征,除了两人的年龄向着相反的方向发展之外,导演并没有给男女主角给与太多相处的机会,出彩的地方反而是本杰明在俄国的时候与伊丽莎白的邂逅,当时的本杰明散发着一种成熟男人的魅力,虽然仍是一头白发,但历经沧桑的面孔给伊丽莎白留下深刻印象,两人第一次相遇就互相倾慕,彻夜长谈。反之,黛西这个角色相对就薄弱不少,也许导演忠于原著的缘故,将更多的心机放在对时间和死亡以及命运的描画上,在人物关系上就简单多了。男女主角就是在不断地相遇和分离之中,他们的感情早在童年时期已经奠下基础,他们的遭遇与那个倒转的时钟始终相连,这里没有悲剧或者喜剧之分,人生无论是从年轻到年老,还是年老到年轻,我们最终面对的是死亡,我们将结束生命过程,因此要做好自己的角色。这或许是导演并没有刻意在主角身上用力的用意。 本杰明·巴顿与奥斯卡的可能性 很多人指出本片题材正合奥斯卡评委会的口味,但从奥斯卡历届获奖影片的戏剧结构以及矛盾冲突性来看,《本杰明·巴顿奇事》更像是一首抒情长诗,而不是激情磅礴的小说。奥斯卡技术奖可能会青睐本杰明·巴顿,但说到竞逐最佳影片的话,似乎总缺了一种应有的本质。而且,对于很多大卫芬奇的影迷来说,会把《搏击俱乐部》奉为经典,对这部平淡的人生小品或许并不能全盘接受,同样的情况可能也会出现在评委身上,大卫·芬奇有可能拿到最佳导演,但这部电影就极有可能与最佳影片无缘。

似乎一直在说本片的坏话,但其实在观看本片的时候,还是感到了多少暖流在心中流淌,它会成为一部美好的影片,但本杰明·巴顿难成一个经典角色,除了化妆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