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卑鄙,你永远不懂。——Dr.Gru

国内的动漫产业所面向的基本观众群体,向来都只是真正意义上的儿童,不论是从年龄上,还是智商、情商上。童话般的故事,光明健康的路线,邪不胜正的结局,大体上都是换汤不换药的。虽说现在每年都有一部《喜洋洋与灰太狼》系列来准时赴约,低投入高报酬的红火势态,让其他动漫片商望洋兴叹。但本质上而言,即使有再多的成年观众踏入电影院买单,也无非都是冲着新年的祥和喜气纯粹休闲娱乐一把的。加之目前,进电影院看电影已然成了一种相对高雅,绝对时尚的消费姿态。为此,享受电影院氛围的精神意义,完全超出了观影的本身。年中的好几部国产动漫,由于没有一个顺风顺水的档期,题材上的营销策略又比较保守,免不了门可罗雀,无人问津的惨淡局面。但《超蛙战士》,打着3D技术的旗号,不管究竟影片的成色质量如何,成绩仍旧斐然。“昙花一现”就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长”花“短”花,能开花的花,就是好花。

与国内动漫市场完全风格迥异的好莱坞动漫,除了深受日本本土喜爱的动漫,它的发展阶段,已经步入如入无人之境了。最富盛名的当属皮克斯公司,举不胜举的传世经典,让它独占鳌头。即将结束的2010年,对于环球公司来说,显然势头比较萎靡不振。多部投资高昂的大片,票房均遭遇滑铁卢。甚至连拥有迈克尔·塞拉如此大红大紫的闷骚男撑门面,各大媒体以及影评人都一致看好的《歪小子斯科特》也不给力,真叫人泪如雨下。风格上剑走偏锋,不符合大众口味,画面上过度追求炫酷而剧情空洞乏力,是其中最大的诱因。而一部3D动画片《卑鄙的我》,彻底打了一个翻身仗,喘口气的功夫是争取出来了。

与之相对应的类似影片《超级大坏蛋》,同样也票房口碑双双飘红。想必在相对波澜不惊的生存状态下,潜意识里,人们都渴望一种挣脱束缚破坏欲。墨守成规的机械生活令人乏味,麻木不仁;而动荡不安,烽火战乱的局势又提供不了最基本的生存权利。每个人都是一个欲望的集合体,怎样寻求一种相对稳定平衡的状态,大概就只能靠YY了。由此,电影中所营造出来的虚拟影像世界,就无疑是最逼真,最能带给人共鸣的。《卑鄙的我》这部影片,与其说是Gru受三个童真可爱的孩子感化,而变成了一个富有爱心的好爸爸,从这里,我们收获一份真挚的感动;不如说是,影片所极力打造的一个充斥着“卑鄙的坏蛋”,将破坏卑贱进行到无法无天境地的世界,而使我们大呼过瘾。这也是此片立意最为狡黠的地方,动机很“卑鄙”,举止行为让每一个具有正义感的人嗤之以鼻。而当主线铺开,出露眉目的时候,又很自然地穿上了一件“温馨和谐”的外衣,仿佛能够醍醐灌顶地深受教育。不然一味地走“卑鄙路线”,分级起来就不可能是PG-13了。

《卑鄙的我》虽说影片不长,整体叙事结构也异常简单明了,但看罢之后就感觉尤为饱满,内容颇丰。这就是所谓的“细节决定成败”。从开场极具喜感的LOGO亮相开始,导演似乎就想把握每一帧,来灌输所要表达的画面。夸张的恶搞,搭配上天马行空的各种“卑鄙行为”,Dr.Gru这么一个作为“卑鄙者”最典范的代表形象就完全塑造了起来。“人之初,性本善”,这固然是真谛,但后一句才真正一语道破了天机——“性相近,习相远”。如Dr.Gru一样品行恶劣,举止不雅的大有人在,当然了,他们一般情况下,都不具备如此超群的智商与创造力。类似于路边的垃圾桶、围栏、休憩的小凳子、自动售卖机等这样的公共器械,都时常会不知不觉地寿终正寝。虽说很少有人大张旗鼓地肆意搞破坏,但不管怎样,这必定是属于人为。这些可怜的,卑微的“生命”,往往都成了人们撕下面具伪装,发泄心中不快的悲惨工具。《卑鄙的我》,就是以一种艺术的形式来满足这种妄图发泄的欲望,传达一种敢怒而不敢言的心声。当然,你也可以对这部片子“深恶痛绝”,认为它的一部分思想存在着严重的不和谐,不负责任,这也无可厚非。君子与小人向来都是同在一片蓝天之下,至于真伪,倒还有待商榷。Dr.Gru属于严格意义上的,将自己的开心幸福建立别人痛苦之上的“卑鄙小人”。影片甚至搭建了一个“卑鄙者地下世界”的雏形,个人感觉,这也是本片的缺憾之一。完全能花更多的蒙太奇,来诠释一下这个世界与正常世界,反其道而行的“畸形”价值观。Dr.Gru在游乐场的豪迈“卑鄙”壮举,居然第一次得到了他人的认可。习惯了暗自窃喜,反观他人痛苦悲伤的Gru开始有了一丝的触动。想必,这大抵就是“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的涵义所在。

影片中展现的“胶囊小喽啰”们很是讨人喜欢,一个人干卑鄙的事,固然成不了什么大气候;但一群人干卑鄙的事,就真的能“偷天换月”了。“卑鄙”是把双刃剑,可以遗臭万年,也能够名垂千古。“卑鄙”,其实也是一门艺术。